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一个人加入邪教必须同时具备的四个要件
2016年07月2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当今社会,邪教如同毒品,真正了解其危害的人都会避而远之,但现实社会中为什么还会有人要加入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笔者通过对大量加入法轮功邪教人员的思想、心理和行为分析中发现,并不是每一个都能接受法轮功的邪教理论,只有同时具备以下四个要件的人,即思想上迷信;困扰自己的难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有相信邪教的熟人介绍;能满足自己对身心、思想和利益需求,才可能接受邪教的理论,加入并痴迷邪教。只有掌握了这些要件,弄清各要件间的相互关系,才会使我们找到帮助那些陷入邪教人员走出邪教的有效方法和途径。

    一、个人成长中具有某种迷信思想或信教倾向

    促成一个人具有某种迷信思想或信教倾向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通过分析我们归纳为以下方面,即家庭环境的影响,不和谐的家庭,成长中的突发事件引起的性格变异,

    1、家庭环境对人的影响。主要是成长过程中,家庭中的父母、甚至长辈相信命运、遇事有迷信思想,生活中吃斋念佛,或笃信某种宗教,都会对一个正在成长的人产生重大影响。如一些人梦想通过修炼法轮功能成仙成佛的想法,大多与成长中家庭影响分不开。

    2、不和谐的家庭环境。社会的迅速发展、巨大的利益调整、人们思想的多元化,导致家庭关系紧张,出现许多不和谐的因素,如夫妻双方因利益、感情出轨等问题发生的冲突、出现的家庭暴力,使一方受到肉体上或心理上的虐待,开始寻求逃避的方式。使他们非常容易地受到各色邪教教派用感情渠道实施控制,而且越是家庭中的弱者越是容易成为邪教的牺牲品。

    3、生命中的突发事件引起的性格变异。父母关系紧张、自身交际与交友困难、婚姻生活的不幸、情感方面的不成熟、工作中的不如意等等,会导致看待事物的视角与现实存在的巨大差异,这会让人产生偏执。这种精神上追求完美的个性,在遇到与社会相关的个人危机的时候,这种偏执就会让人步入宗教性质的邪教后,给以解脱。同时追求完美个性让这些人非常容易接受神秘论、邪教的歪理邪说的影响,而偏执的性格在他们寻求解决问题途径时,会变得更加易被邪教所左右和实施精神控制。(引自西班牙反邪教专家罗德里格斯所著《痴迷邪教》一书)

    二、工作或生活中遇到的难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

    中国社会步入转型期,面对社会阶层的分化、利益格局的调整,社会竞争的加剧,每个人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境遇都面临挑战,但对于那些价值观、社会认知能力差的人来说,就是一场考验。如在生活遇到了挫折和苦难,就开始不满于日常生活;面对社会阴暗面感到迷茫,对社会文化范畴的承诺及其前景悲观和失望,工作不如意,是因为挣钱少;生活不如意,是因为夫妻不再相互信任;职务不如意,是因为难于适应主流社会的结构和规范,看到比自己差的人进步更快而失落,核心是过高的自我评价与社会或单位评价的落差,导致融入家庭和社会的困难。

    显而易见,总是那些最不成熟的人,对人或事最敏感的人,总是追求完美的人,最受社会机制方面的各种伤害。身体不好、收入较低与高额的医药费,追求平等公正与社会阴暗面,美满的家庭的渴望与一方出轨或冷暴力;做好人的热情与现实社会人情冷淡,等等,面对个人一时难以解决的这些危害,在寻找自我和团伙的凝聚力及吸纳的过程中,他们最终轻易地就变成了失望、落魄,而这些人恰恰是那些邪教以及其他企图控制他们的个人或团体所能给予解脱的祈望与渴求的牺牲品。

    同时由于这些人不了解操纵情感的手段(胁迫)的运作方式及其后果、不了解可能会加剧脆弱性的社会心理状态、不了解邪教的存在与危险,在超越了个人所能承受的焦虑和压力的时刻,他们会变得异常脆弱,如心理上对社会不适应和不满意,对超自然力崇奉、敏感和着迷,缺少关爱、性情孤僻和易于激动,理想主义、追求绝对有独立倾向和不喜欢结群与承诺;在处世态度上,有和平主义和完美主义的倾向,主张走入灵异组织,脱离家庭独自生活。(引自西班牙反邪教专家罗德里格斯所著《痴迷邪教》一书)

    当出现对痛苦者需要安慰的巨大需求市场后,而且一点点的安慰就能感动他们时,法轮功等邪教以“做好人、袪病健身”为诱饵、以痛苦的安慰者面目出现,导致大量不明真相且身心痛苦之人会自愿进入邪教,并越陷越深而不能自拔。

    三、有相信邪教的“熟人”以适当的方式加以说服

    并不是每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接受邪教的观点,并加入邪教,但当一个人有了信教天性或本人迷信且有痛苦长期不能解决之时,内心变得非常脆弱,这时邪教组织一番努力就会取得成效,让这个人不知不觉中进入邪教。特别是中国是一个“熟人社会”,对自己熟悉的人是没有防备、完全信任的,于是法轮功人员利用这个特点,通过“熟人”介绍的形式开始发展信徒,并不断壮大。

    1、接受心理帮助。法轮功等邪教的教主李洪志建立组织后,组织法轮功人员向自己的亲人、朋友、熟人推销法轮功理论,并开始在公园等公共场所出没,如果他们发现一些人比较孤独、抑郁,或者知道某些人近期遭遇了痛苦的事件,他们就会主动上前接触并提出一些小小的帮助,从而建立关系。

    当一个人痛苦、抑郁或者生活没有方向时,正是邪教吸收新成员的好机会。其实,很多正统的宗教在发展教徒时,也是利用同样的时机,也是利用民众心理的痛苦提供安慰,从而使他们信教。尽管在吸收新成员时宗教与邪教都有共同之处,但是正统宗教与邪教的一个本质区别就是正统的宗教尊重人的正常的社会生活,鼓励教徒融入社会生活,为社会做贡献,而邪教则蛊惑信徒脱离社会生活,唯教主之命是从。

    “法轮功”邪教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打着“强身健体”的幌子,诱惑人们加入他们精心安排的群体中练习“法轮功”,以期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与此同时,李洪志向他们兜售歪理邪说,使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在此过程中达到心理上的自我安慰、自我解脱,以求暂时的心理平衡。同时,一些人由于退休或者性格内向、孤僻,缺乏朋友交往,“法轮功”的练功、学法小组给他们孤寂的心灵提供了交往的机会。

    2、接受要求。在人们加入了某种邪教团体之后,邪教组织的成员会首先向他们表达关心和理解,接下来是把新的信徒带到与外人隔离的地方,或者创造一种与正常人隔离的小环境。最初,邪教组织总会是要求新成员做出一些小的承诺,例如,在集会后多停留一会;然后,他们再鼓励新成员做出一些稍大的承诺,例如,向工作单位谎称得了病,与他们一起多呆一天,等等。最后一步,是要求做出大的承诺,把信徒的财产交给邪教组织,并搬来和群体其他成员住在一起,等等。这些事情让新成员觉得自己很傻,但是由于已经跟邪教组织产生了情感联系,并从中得到一些情感满足,所以很多信徒会在犹豫不决之中按照要求做了。

    等你一旦信了“法轮功”,那么其他的要求就随着跟来了:要弘法,送书,因此很多人开始大把花钱购买“法轮功”相关资料,送给其他人;要跟毁坏大法的“邪魔歪道”做斗争,要围攻说大法坏话的人,要围攻电视台、媒体,甚至围攻地方政府及中央政府机关,不惜以身试法。

    3、完全服从。一旦加入这样的群体,信徒与自己原来亲戚朋友的一切联系会被切断,邪教组织控制了信徒的信息来源和对这些信息内容的解释。当新成员与他们先前的价值系统和社会结构失去了联系后,他们把自己作为一个邪教组织的成员而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时就实现了对邪教组织的完全服从。从此之后,邪教教徒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崇拜教主,一切按照他或者他的代言人说的做。

    等你信了“法轮功”,世俗的欲望和规则都抛弃了,那么干什么呢?“不二法门”则更牢牢的控制了人们的思想和精神,你修炼了“法轮功”就不能想别的,否则就是“下地狱”,“来世”受苦;前面有“圆满”的前途,金子铺路,金子的房屋。当法王,等等,如果你中途不练,或者,反对“法轮功”,那么你就要“形神全灭”;你必须完全服从师傅,因为师傅的“法身”无处不在,处处监督着你;所以,前面有美满的前途,后面有陷阱,中间有一条修炼的“不二法门”和师父的“法身”监督,所以,痴迷者就只有完全服从,一条路走到黑了。

    在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的宝座上方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谁忘记了过去的痛苦,谁就将再次受到惩罚”。这句话意味着正是他,吉姆·琼斯,解除了教徒们原来的痛苦,如果教徒想背叛他,那么这些教徒就会再次陷入痛苦,受到惩罚。“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不断地说如果谁不信他了,不跟他走,就会“形神全灭”,从而给信徒们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摧残。

    从以上“法轮功”发展信徒的过程可以看出,“法轮功”与世界上其他邪教发展成员的道路是完全一样的,“法轮功”痴迷者从强身健体和修心性、做好人开始,以盲目崇拜李洪志为标志,发展到自杀、自焚、杀人或者疯狂,从而以自我毁灭他人而告终。

    四、邪教组织宗旨满足了当事者的需要、利益和思想

    虽然邪教的最终目的是破坏其信徒的人格完整,使其成为邪教教主或者邪教组织的傀儡,但是在信徒加入邪教的过程中,邪教信徒也会得到种种益处或满足。正是由于这些益处或满足,才使邪教更具有诱惑力,也使邪教信徒更难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具体地讲,邪教常常撒下了如下的诱饵:让信徒觉得崇高伟大;得到心理平衡;得到最终答案;摆脱孤独,得到“关心”;摆脱因自由带来的迷茫、负担和责任;一些心身疾病得到暂时缓解等。

    1、使信徒觉得崇高伟大。所有的邪教都会为信徒制造一种“崇高感”、“伟大感”,好像信徒都是精英分子,都肩负着拯救世界的使命。下面一些“法轮功”痴迷者的口述记录作为证明:像“法轮功”人员对这条极大满足,你了不起,你佛性一出振动十方世界,你在宇宙都发光,谁看见了都帮你,把你说的特别伟大。他原来觉得自己不得志,现在想呵,我够伟大的,宇宙中我有一号,人中当了精英都不算什么,当个名人不算什么,我在宇宙中都是了不起的。“法轮功”的人都特自傲,别人都是要淘汰的,我们都了不起。在没练“法轮功”之前,我觉得成佛是远古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看一看就乐。没想到有一天我有机会修炼成佛,很高兴,有很幸福的那种感觉。

    我们也觉得自己飘飘然,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了,看到人为了一点利去争呀,我们就觉得特别可怜,觉得他们眼光那么短浅,从那人跳出来以后,我们觉得绝对不是争这些东西,为了名啊什么去争,这些东西,什么职称呀,金钱呀,争这些,我们觉得特好笑。在李洪志的经文和书里,都告诉你,你是最伟大的,你是未来宇宙的希望。这不仅仅是人间,不仅仅是中国,它把你拔的很高,让你心理上那种满足可以说无以伦比,所以最吸引人就在这儿。

    2、得到心理平衡。人生在世,总是会遇到种种挫折,与自己的理想相比,与周围的优秀分子相比,自己的境遇总是有不如意的地方,在这些时候,正常的人难免会产生痛苦。虽然,过去强烈和漫长的痛苦也不是没有价值的,正如古人常说的“穷则思变”、“知耻而后勇”。但是邪教却往往教人淡化现实中的一切,使人在无可预知的未来、在外星或者在来世得到补偿。这种说法,当然会在一定程度上使人得到心理平衡,活得“潇洒、轻松”一些。我们仍然引用一位“法轮功”痴迷者的口述作为例证:

    《转法轮》中也说,为什么你一生遭那么多罪呀?这就是你前世欠人家的。我就想,我跟我爱人矛盾挺突出的,他老欺负我,而且还很不一般,就是大丈夫,虐待我,家庭暴力。我老想不通。我自认为各方面还是挺优秀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对待我。这书中就说了,是消业呀,还债呀,做好人呀,我就想通了。

    事业不行,女朋友也找不着,思想负担特别重。练功后好多东西都看淡了,看淡之后心理平衡了,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极大满足,这就是后来为什么一步一步对它那么坚定的原因。我觉得自己心性提高了,不为名利争斗了。我家最困难的就是住房问题,一家人住9平米的房子,但是我从来没有去争过。好多人都说我,为什么不去争呀?现在单位分房那叫争房,但是我就是这样。我觉得练了“法轮功”,我明白了病是怎么回事儿,明白争来了也就是那么回事,心理就处于平衡状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人要有原则,有自己的人格。于是好多事就能承受,心态就好了。

    后来又看《转法轮》,看后觉得心理平衡,挺好。为什么呢?因为里面讲“真善忍”,符合自己做人的准则,还有里面讲吃喝、通过不正当手段当大官、发大财什么的,那你就要有业力,做坏事,产生黑色的物质,黑色的业力。这样的话心理平衡,原来吃亏、受气是好事。学了《转法轮》之后,书里边就讲了,做好事就得德,黑物质是业力,还有就是坏事并不一定是这辈子做的坏事,有可能是以前做的坏事。我认识的很多人,他们觉得到处都是腐败,人间没有出路,黑暗得很。还有一些人没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在生活中比较失落,什么都达不到目的,生活中很穷困。在“法轮功”的群体中有两个极端,一方面是层次很高的人,追求理想;还有就是一群生活在底层的人,寻求寄托和安慰。其实从另外角度来说,法轮功邪教真的能给予很多人梦想,给人许多圆满的机会,所以好多人在里面不愿意出来。就我本人来说,因为它告诉我这宇宙是“真、善、忍”的,这宇宙的出发点和终极都是“真、善、忍”的,是美好的,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和我冥冥之中的理想很合拍,合乎我对宇宙的想象,我愿意相信它。

    3、得到最终答案。世界上充满了神秘和未知的东西,科学永远有其不能解答的问题,科学永远处于探索和发展之中,人永远不可能得到对世界的一个最终答案。但是,总是有人出于一种对未知的恐惧或者一种精神上依赖性,希望得到一个关于世界的“完满的”、“包容一切”的解答,邪教就正好满足了这一点。“法轮功”信徒对《转法轮》的看法正好证明了这一点:

    老觉得一点点探索知识太累,总希望获得一种统一的学说,统一的观点。希望各个学科统一,希望能站在一个高处来看来欣赏整个大海的美丽,不想在大海中游,觉得看不到整个大海挺遗憾的,读了《转法轮》后,所以就觉得好像自己掌握了宇宙的真理似的。

    “法轮功”从形式上把什么都包括了,解释了。“法轮功”是一个大拼盘,把各个方面的话都说了,都拿来为我所用。李洪志利用科学不能解释的未知的东西攻击科学,利用科学已有的发现来证明自己的功能,夸大、片面强调社会的阴暗面证明李洪志的伟大和高尚,证明必须用练功来净化自己和社会。

    因为《转法轮》讲的好多东西,没法验证,没人知道,但是李洪志敢讲,这就是它的吸引力。明知道它无法验证,但是我就是相信。

    4、摆脱孤独,得到“关心”。孤独是现代人的通病,由于社会的都市化现象,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和住房的单元化趋势使人们在生活中亲密接触的机会大大减少了,电视和电话日益深入人们的生活,又似乎使得与周围的人接触已经没有了必要。但是,人是需要与周围的人接触的,如果人生活的圈子里都是陌生人,会使人莫名其妙地感到焦虑和紧张。所以,邪教组织从某种程度上也满足了人们的这种需要。

    我刚开始参加学法小组时,看见那么多人一起虔诚地学《转法轮》,好像文革时学习毛主席语录似的,感觉挺可笑的。慢慢地我就觉得这个群体有一定的好处。怎么说那,就是感觉在这里你不用害怕有人利用你的短处去伤害你。“法轮功”中提出“真善忍”,大家都按照这个去做,所以我逐渐开始喜欢这个群体,慢慢地就觉得“法轮功”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投入了。

    现在社会都很冷漠,你跟谁也说不了几句话,你就想寻找一块净土。为什么说“法轮功”是唯一的一块净土很多人特信,因为人们在一起互相特信任,相互你帮助我,我帮助你,特别亲。你想我们这些陌生人,素不相识,今天晚上我就把你让到家里边一块儿读书学法,我不怕你偷我抢我,因为它这里边有一个什么呀?不怕丢东西了,你偷了我东西就是你给我德,他心理能平衡,什么都不怕没顾虑,人就会非常地放松,感受到人生的美好。

    我觉得现在的社会也是比较复杂,人与人比较功利,没有安全感,不像五六十年代的那种人与人之间都是比较相信。现在人与人之间都隔着,谁都不信谁,谁都猜谁,现在我觉得这个社会,作为一个女孩子好像生活特别害怕,特别恐惧的那种感觉,不太爱与人交往,我觉得好像练“法轮功”有这个情绪,在这群人里感觉好一些,这些人都是一心向善,可以交心,觉得安全些。

    5、摆脱因自由带来的迷茫、负担和责任。我们都知道《牛虻》小说中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诗,它赞美了自由的价值: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自由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负担。现代人摆脱了奴隶主和封建领主的压迫,争取到了比生命和爱情更珍贵的自由,但是也品尝到自由带来的焦虑和迷茫。美国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弗洛姆曾写过一本书《逃避自由》,书中认为,自由是个沉重的负担,自由意味着自己去面对这个未知世界,所以自由意味着更重的心理负担,更多的焦虑,因此很多人,很多逃避责任或者不很成熟的人,就会选择逃避自由,选择让他人来决定自己的生活,让他人来安排自己的时间和行为,邪教正好满足了人们的这种希望和需要。

    我们仍用“法轮功”练习者自己的语言来说明:人这一辈子该怎么走,有时候想想挺害怕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李洪志讲得这么好,这么多人都信,这么多人都练,自然不会出错。就像李洪志开着火车,我们随着往前走,心里有谱多了。

    过去不练功的时候,争这争那,什么都没争来,争一肚子气,身体都气坏了;整晚看电视,眼也看坏了。自从练了功,这些问题都没有了。早上5点钟起来,与功友一起练动功静功,回去做饭、收拾一番上班。中午别人闲聊,打牌,我在办公室看《转法轮》,不跟他们掺和,下午下班后做饭,收拾家务,然后到辅导员家跟大家一起读书,谈心得,每天过得都很充实。现在我转化了,知道“法轮功”是邪教,危害社会,可是现在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心里闷得慌。

    我自己练这个功,身体好了,后来不让练了,我尽管不练了,认识也不通。我想这么好的功,怎么不让练了呢。刚开始,我还想不通。后来,才知道,只要你天天出去转转,加强体育锻炼,身体能不好吗。我现在就是,不练功了,也整天不出去活动,天天在家里看电视,眼睛都看坏了。还盯着看,都没什么可看的,还在不停地换频道。不光身体越来越不好,还觉得越来越傻了。

    6、一些心身疾病得到暂时缓解。现代的医学、心理学、社会学的研究已经充分证明,人的身体健康往往是心理、生理和社会三方面的共同作用的产物,很多疾病往往具有心理或社会方面的根源。如果心理、社会两方面的问题得到缓解,生理上或感觉上困难就会化解或减轻。如上所述,邪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心理需求,使人得到了心理平衡或精神蔚籍,身体感觉乃至生理症状自然会得到某种程度的好转。这方面的证据在“法轮功”练习者里也有很多。

    那时候生活中对很多事情看得比较重,七情都伤身体,所以那时候睡觉不好,一躺那儿翻过来调过去,事业不行,女朋友也找不着,思想负担特别重,所以睡眠不好,睡不好也吃不好,精神也不好,每天晚上看电视,消磨时光,那时候整个身体的系统我觉得处于一种恶性循环。等我修炼之后,那个就不一样了,每天晚上你可以大家在一起切磋,聊天,早上起来有事干,练功,晚上睡觉之前要打坐一个小时。所以我那时候睡眠特别好。睡眠好食欲也好,精神也愉快,我从一百二十斤,后来一下就变成将近一百五十斤了,人家一看一练了这个怎么又壮了,身体又好了,其实我觉得人的身体好坏跟人的精神状态绝对有关系。

    心情特别好,身体也好了。有些事儿也能想通了。我本来都想出家了,练这功以后,感觉挺好。练练功,身体好,也能想开了,听到别人说什么不好听的,心里也不别扭了,不钻牛角尖那么琢磨了。过去的问题多了,心脏病,高血压,甲亢,睡眠不行,失眠,从练功之后,这些问题没有了,躺下就能睡着。后来通过学习和接受心理专家辅导,才明白了心态对于身体的影响,而非法轮功的功能再启作用,才感觉没有知识有多么可怕。

    通过以上加入邪教四个要件的分析,我们强调的是同时具备四个要件,如果当中缺了任何一条,被邪教俘虏的可能性就会大减,直至变而为零。不过,事实上有了第一个条件(如果不经过适当心理治疗终生不会改变),生活中时刻变化不定的种种情况很容易就会使之同其他三个诱发信教狂热的条件不谋而合。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邪教的行为受到世界各国善良人民的谴责和批判,其本质和危害也在警醒热爱生活的人们,但这一切并没有影响邪教的存在与发展,究其原因,既有人本身的弱点,也有邪教利用人性的弱点,借助新的科技和心理研究成果,伪装自己去迎合特殊群体需求的吸引力,从而让无知和善良的人们逐渐步入邪教,并受到身心的伤害。这一点也为我们做好防范邪教渗透、帮助进入邪教之人摆脱邪教提供了努力的方向。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