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的心理成因及对策
2016年07月2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摘要:法轮功练习者由于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往往害怕转化后会遭到“报应”。这种惧怕心理,是法轮功练习者实现思想转化的重要心理障碍。本文依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分析了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成因,并从心理学角度提出了消除恐惧,促进转化的几点对策,包括认知干预和行为疗法的使用等。

    关键词:转化 惧怕心理 需要层次理论 成因 认知干预 行为疗法

    法轮功练习者由于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往往害怕放弃法轮功会给自己带来“报应”和“形神全灭”的灾难。这种惧怕心理,是法轮功练习者转变思想的重要心理障碍,也是心理矫治工作的重要难题。在此,笔者依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来谈谈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成因及对策。

    一、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表现及本质

    所谓恐惧,就是指人在面对某种事物或处于某种状态时,对自身内部不平衡状态或外界事物的一种不适应的消极的心理体验。一般来说,恐惧由危险或威胁的预感所诱发,个人遭遇到利害冲突、灾难灾害、疾病困扰或竞争威胁与挑战时,预感到无力避免、无法应付的威胁,就可能产生恐惧。

    法轮功练习者在平时的言谈中是不敢直呼李洪志其名的,甚至听到“李洪志”三个字也很恐慌,表现出对法轮功、“李洪志”等字眼很忌讳。在经过帮教人员的引导后,他们即便对李洪志自吹自擂的某些谎话有所认识,也对自己的痴迷行为有所醒悟,但他们也不敢轻易的表示放弃,更不敢公开揭批李洪志的骗人谎话和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有的甚至产生轻生自杀等偏激思想和行为。

    这种惧怕心理可以处于意识状态,即持有这种恐惧心理的人自己能够意识到;也可以处于潜意识状态,即持有者对自己有这种恐惧心理并不知情,但是会从其他方面反映出来。例如有的法轮功练习者转化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做噩梦,梦见自己被李洪志追杀,或者梦见自己遭遇不测等,这是惧怕心理的潜意识反映;也有的法轮功练习者转化后,开始有各种各样的病痛,甚至有的病痛是以前不曾有过的,这也是惧怕心理的潜意识反映。

    法轮功练习者的这种惧怕转化心理,其实就是他们在思考和决定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决裂时,无法预知自己转化后会遇到什么问题,惧怕遭到李洪志“报应”的恐惧心理。其本质是法轮功练习者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认识不够,特别是在“李洪志是人还是神”的问题上认识不清;

    同时,从心理需要满足的平衡状态来看,如果他们要承认法轮功是邪教并与之决裂,则意味着他们要改变过去相对封闭而稳定的练功生活,重新考察、审视、否定自己已形成的“修炼”、“消业”、“圆满”等人生目标和价值追求,从而打破他们练功时自身“需要”的“满足”状态,使他们的畸形心理再次陷入被否定和排斥的焦虑和惶恐的紧张状态。

    二、法轮功练习者形成惧怕转化心理的成因

    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人类有五个层次的需要,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现在,我们结合马斯洛提出的人的需要层次理论和法轮功练习者自身的人格缺陷来讨论一下他们转化与否,对其自身的各个层次“需要”满足的影响。

    (1)生理上的需要

    生理需要是人们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如吃饭、穿衣、住宅等。若不满足,则有生命危险。

    承认法轮功是邪教,放弃法轮功,对这个最基本的需要没有造成太大的威胁。但是他们往往因为习惯于法轮功的修炼、学法等生活方式,真正放弃的难度也很大。

    (2)安全的需要

    安全需要要求劳动安全、职业安全、生活稳定、希望免于灾难、希望未来有保障等。

    法轮功练习者大多是情感脆弱、盲目轻信、易受暗示的一类人。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情绪不稳定,对未来缺乏自信,悲观厌世。因此,他们容易被法轮功所蛊惑,进而死心塌地将自己的一切交给李洪志,认为自己只要跟“宇宙主佛”学法修功,就会师父的“法身”保护,而且一定会修炼成“佛”。此时他们对李洪志的崇拜和对法轮功的痴迷,实际上是他们思想深处原本求神保佑、幻想依靠超自然力来解除心中的恐惧、达到目的要求的一种实物化和现实化。

    同时,法轮功练习者由于受李洪志“法身”监视、背叛大法将“形神全灭”等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害怕自己得罪师父而遭到“恶报”;或者自己现在转化了,到“法正人间”时会“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甚至有些法轮功练习者以自身的体验认为法轮功对自己的疾病确有疗效,害怕一旦停止修炼会百病缠身。以上这些方面都是威胁到安全需要的具体表现。

    (3)社交的需要

    社交需要也叫归属与爱的需要,是指个人渴望得到家庭、团体、朋友、同事的关怀爱护理解,是对友情、信任、温暖、爱情的需要。

    一般来说,缺少基本的社交欲和归属感的人往往都有性格内向、孤僻离群、社会交际困难的性格特征。在法轮功痴迷者中表现出这类性格特征的比例大大高于正常人群。这些人往往寡言少语,不善交际,协调能力差,知心朋友少;同时又喜欢自命清高,一副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样子。

    但是人都有社交需要,都有被社会群体接纳和认同的渴望,都有一种强烈将自己归属于某一群体的愿望。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被接纳感、认同感和归属感的法轮功练习者在练习法轮功后,却很快的以“大法弟子”的角色走到了一起,他们聚在一起谈论修炼、上层次的事,交流练功心得,这些本来感觉自己处处与人格格不入的练习者不再感觉到孤单和无聊,而是觉得自己是一个集体中的一分子,因而体验到了社交的乐趣,也有了被接纳感、被认同感和归属感。如果放弃修炼,则害怕自己又要回到以前那种没有朋友、没有业余活动的枯燥无味的生活。

    (4)尊重的需要

    尊重需要可分为自尊、他尊和权力欲三类,包括自我尊重、自我评价以及尊重别人。与自尊有关的,如自尊心、自信心,对独立、知识、成就、能力的需要等。

    法轮功练习者大多敏感自卑,缺乏自信,寻求寄托,常表现为缺乏自主自信,独立意识不强,过于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评价,甚至为了赢得他人的接纳,明知错了也随声附和,害怕被别人排斥,心理学家称这类性格为依赖型人格。他们在生活中胆小懦弱,谨小慎微,人云亦云,随声附和,其目的就是要掩盖自卑,赢得信任,满足自尊,获得自信。

    但是,现实生活往往满足不了他们的这种愿望,导致这类人在现实生活中不得志,缺乏自信,得不到自己和他人的尊重,相反李洪志宣扬大法学员都是与大法有缘而不同于常人的人,迟早会走向“圆满”等,从而使法轮功练习者在赞美、许诺和安慰声中得到极大的“满足”。

    另外,在修炼过程中,一些人自认为自己修炼得比其他人要好,或者在法轮功组织中担任了一定的职务,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价值感,也很快从练习法轮功中得到了满足,也因此拥有了自信、权力和他人的尊重。现在要与法轮功决裂了,则说明自己上当受骗了,这种意味着丧失自信、权力和他人尊重的伤害自尊的恐惧,也导致他们害怕承认法轮功是邪教。

    (5)自我实现的需要

    自我实现的需要是最高等级的需要。满足这种需要就要求完成与自己能力相称的工作,最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潜在能力,成为所期望的人物。

    由于自身的人格缺陷,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在现实处境中缺乏价值感和成功感,但是在练习法轮功的过程中,这种价值感和成功感轻易地被满足了。法轮功练习者把练习法轮功作为人生的唯一。将“不断修炼,提高层次,走向圆满”当作人生的伟大目标。他们希望借由修炼法轮功,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在能力,修成正果,成为伟大的人物。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需要,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如果承认法轮功有害,脱离法轮功,便会威胁到这种需要,丧失唯一的精神寄托。

    正是由于对法轮功本质认识不清和对自身基本需要的畸形满足心理,使得法轮功练习者在思想认识过程中,不愿也不敢去正视和承认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对转化产生变态的恐惧心理。

    三、消除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对策

    (一)打破心理防御,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

    心理咨询中很重视与来访者信任关系的建立,可以说,这是决定心理咨询成败的关键。法轮功练习者对法轮功歪理邪说根深蒂固的相信,就是对李洪志绝对的盲从,而对一心想让他们转化的帮教者,则怀有敌对、抵抗甚至漠视的消极心态。这种消极心态对于消除他们对法轮功、对李洪志的恐惧,是极为不利的。

    首先,法轮功练习者不是无情无义,而是把人间的情感压抑在了潜意识之中,所以用人世间的情不断地去感化他,是打破这种心理防御的一个基本方法和前提。

    其次,打破心理防御,建立良好信任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是给予积极的关注和足够的尊重。通过积极的关注和尊重,帮助解决法轮功练习者生产生活、疾病治疗等方面的具体问题,让他们体验到人间有情,有爱,有尊重,有理解,进而信任干警,建立良好的关系。

    另外,在矫治过程中不能率直地指责对方,如“不要怀疑我,不要对我有戒备心,我是很真诚的,我是在真心帮你”,这种说法只会使帮教对象更加退缩。用直接的方式解除戒备心,往往只会产生逆反效果;相反,要注意通过潜意识的影响,在潜移默化中消弭于无形,最后是情感上拉近距离。

    (二)认知干预

    认知干预是针对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本质原因开展的,其目标是转变法轮功练习者的思想观念,重点要打破其对“李洪志是‘神’”的认识,让其认识到李洪志是人而不是神。只有对“李洪志是人还是神”的问题和“‘法轮功’是宗教还是邪教”有一个本质的认识,才可以消除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对法轮功的恐惧心理。

    认知干预的内容主要包括:科学地解释气功的强身健体作用和气功幻觉产生的机理;科学地介绍有关古代哲学和宗教的知识等,揭露李洪志自相矛盾的歪理邪说和不学无术的骗子本色;进行理想教育和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帮助法轮功练习者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和价值追求。

    认知干预以个别谈话为基本方式,可以运用“合理情绪疗法”进行治疗和干预。针对法轮功痴迷者的人格特征和偏执性认知障碍,应注意掌握谈话的技巧。这些人的人格依赖性大,本质上需要关切,然而他们又有从自卑到偏执的逆反心态,因此单纯的关切还不够。具有偏执心态的对象一般不愿意接受教育式的谈话,他们认为对方居高临下,不平等;他们对规劝式的谈话也通常表示厌烦,规劝属情感打动,与他们横下心来的心态不符,也与他们自认为的“高层次”相抵触;他们比较愿意接受的谈话方式是探讨,此种方式下谈话双方相对平等,阻抗较小。

    因此,一般情况下,谈话以关切的态度和探讨的口气进行比较容易成功,把握局面主要靠谈话的内容,不倚势压人,冷冰冰的态度和生硬的批评容易引起阻抗,使以后的谈话难于进行。另外,谈话的频率似不宜过密,因为解释、说明性的谈话内容需要有时间消化吸收,不是谈一两个小时马上就能奏效。

    每次谈话后,留下要求思考的问题,并规定书面还是口头回答。心理作业可请帮教人员敦促完成。此外,每次谈话后可请帮教人员搜集反馈意见,但不宜在谈话结束之后马上直截了当地问,最好从侧面了解,以保证反馈意见的真实性。

    (三)行为疗法

    行为疗法包括系统脱敏法和冲击疗法。

    系统脱敏法是行为治疗的一项基本技术。通过对引起恐惧的现象由少而多地暴露给患者,使其逐渐适应,增加耐受力,直到消除恐惧的反应。如对于某些不敢揭批的法轮功练习者,我们可以先跟他们谈谈他们自己以前的功友转化的情况,让他们看到别人转化后并没有受到什么“报应”;然后让他们学习以前的功友或其他转化典型的转化材料,并让其大胆的谈出自己的观点,引导其逐渐的敢于面对揭批的氛围,同时适时给予积极的鼓励和表扬。

    对法轮功练习者应用此项技术时,关键在于建立合理的恐惧层次,这需要在实际工作中深入了解,并且针对不同对象的特点建立适合的恐惧层次。毕竟每个人的性格、经历不同,对法轮功的理解也不同,因而导致了恐惧层次的个体差异。

    冲击疗法是行为治疗的另一项基本技术。指让患者快速直接地接触其恐惧对象,发生恐惧亦不退缩,由于持续地猛烈刺激,使恐惧反应在短期内由高度紧张到渐趋消退,从而消除恐惧。如对某些极端崇拜李洪志的法轮功练习者,我们可以故意在其面前撕毁李洪志的画像等反动宣传资料,适当的施加压力,让其直呼李洪志的名字,直至其不再感到害怕或不自然。

    使用冲击疗法来消除法轮功练习者的恐惧心理时,一定要谨慎。因为控制不当会造成反效果。冲击疗法只适用于恐惧程度比较轻的法轮功练习者,并且身体没有重大疾病,例如心脏病、高血压等。另外,还要注意恐惧对象的选择。要根据被治疗的法轮功练习者个人特点和实际情况来选择。

    (四)转移注意力

    法轮功练习者往往是在实现了初步转化后,惧怕转化心理表现得尤为严重。针对这个特殊时期的特点,可以采取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来消除恐惧。这个时期进行个别谈话时可以避开法轮功,谈些他感兴趣的话题,或者谈他的家庭、朋友等;也可以根据各人的爱好和特长,鼓励参加各种活动,以陶冶性情,转移注意力,打开闭锁的心灵,从而摆脱对邪教“神性”的依赖,进而消除恐惧;组织他们参加各种文娱活动,加强与他人的交往和交流,克服自卑心理,树立自尊、自信、自立观念。

    同时,对一些惧怕心理比较明显的对象可以采用音乐疗法来帮助其放松情绪,缓解恐惧。音乐疗法是应用音乐和言语疏导的心理效应来改善和调节人的心理和生理功能,改善情绪状态,以减轻或消除症状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现代神经生理学研究证明,音乐对人的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内分泌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等都有明显的影响,乐曲的节奏、旋律、速度、谐调等不同,可产生镇静作用、兴奋作用、催眠作用、降压作用等不同的效果。现阶段由于实际情况和技术的限制,对法轮功练习者的音乐疗法主要是通过播放事先选好的轻音乐,指导他们随着音乐节奏做深呼吸放松练习,想象蓝天大海、森林、小溪泉水、婴儿的笑声、鸟儿的歌唱声,想象一切使人高兴放松的情景,使身体各部位肌肉逐渐放松,并在音乐中体验放松后的感受,从而缓解恐惧的情绪。

    (五)其他消除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措施

    可以参照人本主义的“交朋友小组”疗法来对怀有惧怕转化心理的法轮功练习者进行集体治疗。“交朋友小组”是罗杰斯开创的一种集体心理治疗,由背景或问题相似的人组成小组,通过集体活动来帮助参加者改变各种心理问题。交朋友小组的活动形式多样,可以讨论、角色扮演、自我分析、行为训练等。

    另外可以在消除法轮功练习者惧怕转化心理的过程中,穿插“支持疗法”。如请转化后的法轮功练习者现身说法,让正在接受转化帮教的学员了解到转化后自己不会有什么威胁,进而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恶本质,消除恐惧心理,促进转化。

    以上介绍了消除惧怕转化心理的几种方法。但是,应该认识到这样一点:使用单一的方法可能会因为一些自身的不足导致效果不大。因此为了确保快速有效地消除法轮功练习者的惧怕转化心理,应当适当地结合各种方法,例如可以在使用行为疗法的过程中穿插音乐疗法、支持疗法等,并且针对法轮功练习者不同的个人特点,制定矫正计划,这样才能够让法轮功练习者尽快消除对转化的恐惧,大胆的摆脱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勇敢地走好转化之路,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中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