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杜陵秋兴诗卷》看王铎草书风格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中国书画报
【字号: 】【打印

 王铎(1592-1652),字觉斯,又字觉之,号嵩樵、石樵、十樵、痴樵、雪山,别署“烟潭渔叟”。河南孟津人,人称“王孟津”。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

  王铎书法从法帖和学古入手,曾自谓:“予从事此道数十年,皆本古人,不敢妄为,故书古帖如登霍华,自觉力有不逮”“书不师古,便落野俗一路。”王铎的书学路径应为当下涉古不深者以启示。我以为,传世经典作品当一生相守,不离不弃,深入探讨挖掘开采,必有大用。《杜陵秋兴诗卷》是王铎55岁所作,风格独特,具有独到的艺术特征。此作用笔成熟,变化丰富,也是王铎汲古累年精彩轨迹之再现。该卷起笔重落,逆锋入纸,顺势顿挫,使转分明,疾徐有度,含筋藏骨;墨彩酣畅,连绵起伏;纵横有象,形态万殊。《杜陵秋兴诗卷》当为习草书者的最好范本,就此作而言,王铎草法可从以下五方面论述。

  一、湿笔法

  从《杜陵秋兴诗卷》中诸字可见王铎对湿笔法运用相当娴熟。如“堞”字,折笔涩行,使线质绵里藏针,温润丰满,万毫齐力,有扛鼎之势。再如“泛泛清”三字相连,仍湿笔贯通,气息畅达。如“屋漏痕”,如“锥画沙”,如“虫食木”,如泉水涌动徐徐流走,似淌非淌,时迟时疾。每当看到此处,就联想到九寨沟,那里的水有与之相合之处。飞瀑倾泻,没有让我激动,高耸入云的原始森林没有让我感到神奇,碧绿如镜的海子也没有吸引我驻足细看,可偏偏不起眼的流动的水却让我震撼!那涌动的似乎静态的水使我联想到书法中的行笔,那么舒缓,那么妙不可言,是一种只可意会的东西,美到极致。在我书法创作中,每次都能感受到大自然的恩赐。当我看到王铎草书中这些能引我共鸣的线条时,感到无比欣慰,这种美感并不是我个人发掘出来的,古人早已有之。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对大自然的近距离接触,亲临所感,说不定对王铎的这种写法不会有如此认识。由此,我印证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哲理。

  二、破笔、枯笔法

  王铎多用长锋兼毫,干湿笔法交替。对于长锋笔来说,使转重按,枯笔很容易形成破笔,锋毫难以聚拢。如“头”“看”等字,枯笔线质苍老泼辣,雄强奔放,若干柴烈火,勃勃然豪气十足,茫茫然似飞沙走石,观之恰似沙尘飞扬,飘乎若定,若危若安,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这种笔意能让人产生虚幻的感觉。枯笔更能显示功力,书家首先应具备娴熟的用笔技巧,纵横牵掣,钩环盘纡,运用自如,不失规矩;其次应有沉静的书写状态,这种状态来自于个人的修为、阅历、人生历练,不仅有充沛的创作激情,而且有平和淡定、从容不迫的良好心态。王铎作为一代大家,他做到了,从他笔墨语言、线条挥洒中均能体味到对真善美的诠释。

  三、涨墨法

  王铎的涨墨在《杜陵秋兴诗卷》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山”“芦”“万”等字。“重若崩云,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孙过庭语)王铎行书条屏作品更为多见,有的达到了极致,几乎难识其字。涨墨的处理使作品产生分量感,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作品突显气势与活力,精神倍增,强化了视觉冲击力,改善目力疲劳,作品节奏得到了调整,韵律美增强,跌宕奇险生焉。

  四、连缀法

  此卷为王铎盛年所作,精力充沛,线条老到自然,趋于成熟,因此更显游刃有余,收放自如,落笔不失法度,张扬更显功力。每行有二字、三字、四字、五字、六字不等,均自然妥帖。或大小错落,或左牵右掣,体势大多向右下行。有的端庄,有的倾斜;或上右下左,或上左下右取势;或扁如踏死蛤蟆,鞠躬屈腿,或长如荡舟之桨,力冲斗牛。有的四字相连,如“已映洲前”“彩笔昔曾”等;有的三字叠加,如“笳请看”“吟望苦”等,看似一笔,气贯始终,仔细观察,字中时有新起笔画,但笔断意连。凡连缀之字,大多圆转较为常见,折笔偏少。此时的用笔切忌过于光滑,要稳住笔,把转折处交代清楚,保持疾徐有度,达到枯而不燥的墨韵效果。

  五、对比法

  墨色对比最为常见,“将浓遂枯,带润方燥”(孙过庭语)。王铎在此卷中运用得极好,干湿调节也有不同。有微湿稍蘸墨;有较湿,多用点墨;有极湿用涨墨。有此几种变化,丰富了用墨而又平添了几分“音符”的变化,多了几分和谐,强化了整幅作品的气韵和墨分五色的层次变化。浓墨的效果是沉重、敦厚,所流露的飞白显得苍拙苦涩,有老树枯藤之感。淡墨的效果是墨饱色润,所流露的飞白显得虚灵生动,有秋山淡云之趣。王铎在运用干湿变化的同时,还运用宿墨,在水的添加上又表现出特有的浓淡变化的笔墨效果,看上去整幅作品苍苍茫茫,恰似连绵起伏之山峦,或劲松翠柏郁郁葱葱,或干藤枯枝风神超然,悬崖峭壁间有平台楼阁,空旷留白处有飞瀑倾泻,有诗意,有画境。“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千家山郭静朝晖,尽日江头坐翠微。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这是多么美好的诗句啊!此情此景仿佛就在眼前,王铎用书法线条意象赋形,用千姿百态的个体字构成了美妙的旋律,透射着华彩乐章。

  总之,王铎的草书下功夫最深、成就最高,他曾说:“凡作草书,须有登吾嵩山绝顶之意。”为臻此境,他博采诸家之长,熔“二王”、颜、柳、张旭、怀素、米芾、黄庭坚乃至张弼、祝允明的笔法于一炉,终于创造出“风樯阵马、笔走龙蛇”、气势非凡的草书新风。其成熟草书主要采用米芾以中锋为主、八面出锋的运笔法,在圆转中回锋转折,注意含蓄;同时又掺入折锋,以增劲健之势。提按顿挫变化较大,墨色由浓及淡到枯,层次丰富,呈现出奇肆的风骨。结体紧密,连笔较多,姿态欹侧,追求奇险,章法疏密相间,上下错落;同时又非字字相连,个个东倒西歪,整体布局于大小参差中见平衡、和谐。由于他有很深的正统书法根基,故草书虽狂而不粗野,虽奇而不怪诞;笔法纵敛适宜,刚柔相济;结构错落有致,正欹相生。吴昌硕说:“文安健笔蟠蛟螭,有明书法推第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