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缘何如此敌视社会?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反社会性是一切邪教共有的特征,邪教的反社会性具体往往集中表现在对所在国政府和现实社会持对抗的立场,它也是邪教教主个人对信众控制和驾驭的又一重要手段。邪教的反社会性还强烈地表现在其成员与外界民众的隔绝上,长期地受到邪教宣传的影响,亦会催生其成员萌发仇视社会的心理意识,而这同样又可起到促进强化邪教组织内部成员之间凝聚力的作用。如美国邪教“上帝之子”在所谓的“家庭”中,经常播放反对美国的故事片,该邪教教主贝克十分仇恨美国,说美国是大淫妇和魔鬼,诅咒说当世界末日来临时,首先毁灭的就是美国。1973年,他曾预言,哈雷彗星将无可救药地坠落在美国,美国人罪大恶极,很快就会看见报应等等。

    由于在邪教组织内获得的最高地位,加上个人私欲的膨胀,邪教教主绝大多数有着极其强烈的超乎常人的政治野心和权利支配欲。如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在参加竞选失败后,并不甘心,转而走上与政府、与社会为敌的道路。1995年3月20日发生于东京地铁5个车站的“沙林毒气事件”,就是麻原向国家和社会进攻的重大步骤。邪教教主其实对世俗社会的权力同样垂涎,为了弥补政治失败带来的缺憾,麻原在自己的邪教组织内,竟设置了类似政府的职能机构,奥姆真理教内竟也有“外务省”、“大藏省”、“文部省”、“法务省”、“邮政省”,以及“科学技术厅”等部门,麻原甚至制定了“宪法”,还拥有自己的武装和兵工厂。麻原在教内俨然以“天皇”自居,最终企图建立以所谓“奥姆佛法”为基础的“自治国家”。日本政府正是根据奥姆真理教的所作所为,才将这个自诩为“以原始佛教和印度的瑜珈为根本教义的真挚团体”,定义为颠覆国家的武装集团。

    “法轮功”邪教教主李洪志尽管表白自己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但随着参加“法轮功”人数的增加,其政治野心也不断扩充,他标榜的是“真、善、忍”,却纠集信众到处冲击政府机关或报社等要害部门,美其名曰讨个说法,为“法轮功”正名,实质就是向社会显示力量,向党和政府公开挑战,并借机加强对信众的驱使,以突出其教主在信众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李洪志污蔑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而且整个社会问题成堆,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只有他李洪志才能拯救“修炼者”们放下“常人”才有的“执著心”,此邪说是想让“法轮功”信众强化与社会的疏离感,并逐步形成对社会和政府的敌视心理、反抗社会的言行。“法轮功”具有中外邪教反社会性特征的明显例证。在民政部于1999年7月22日正式取缔“法轮功”后,“法轮功”更是明目张胆地利用一切场合进行疯狂的反政府活动。如2001年元旦,曾以“真、善、忍”作为号召的李洪志,还在网上发布所谓“忍无可忍”的“经文”,以致国内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屡屡采取破坏社会稳定的极端措施。近些年来,海外法轮功组织更是多次攻击干扰我国的鑫诺卫星,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法轮功”邪教组织还与鼓吹台独的台湾民进党当局相勾结,利用国际民用通讯卫星频率、频道公开的特点,又转而对亚洲3S卫星进行攻击等。这也再次清楚地表明:李洪志及其邪教组织业已公开地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

    对那些完全受到教主崇拜阴影笼罩的邪教信众而言,教主个人的意志已逐渐替代了信徒个人的全部心愿,他们原有的心智也大打折扣,甚至会荡然无存。在教主的指令或授意下,受教主崇拜毒害较深的信徒,表现得就像机器人,如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会在东京5个地铁车站同时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的严重恶果;有的邪教信徒会俯首贴耳地甘心走上教主指定的死亡之途;或者像我国部分“法轮功”痴迷者那样轻视自己的生命,居然会到天安门这样庄严而又神圣的地点去集体自焚。这种轻视生命的举动,本来就是邪教的特征之一。当邪教教主个人意志通过教主崇拜而成为邪教集体成员的共同意志时,邪教的反社会性行为往往会产生类似共振效应的可怕后果,这也是全人类社会之所以要合力杜绝邪教,从根本来铲除邪教这个人类社会肌体内毒瘤的重要原因。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