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对邪教问题的反思及应对措施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一、邪教的历史与状况

    中国人素来无宗教情结,他们对宗教的“信仰”往往出于功利性目的。从历史上看,佛教和道教多是被一些世俗失意或身背官司或穷困潦倒的人作为容身之地,真正因信仰而入佛入道者少之又少。伊斯兰教因其地域性而在中国的影响十分有限,近代传入的天主教及基督教则因其强烈的殖民色彩和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而未能被中国人从纯宗教的意义上看待。这样,无论土生土长的或外部传入的宗教都未能对儒家文化产生致命的震荡和冲击。“厚生性”的文化传统使中国人有着浓重的现实意识和功利意识,他们对宗教的信仰往往出于“治病”、“消灾”、“祈福”等十分世俗化的动机。对宗教所作的功利性理解已经作为民族性格的一个特质深入到中国人的血脉中。这样,如果一种歪理邪说,对人们做出种种看似动人美好的许诺的话,部分人就很容易上当受骗,像“法轮功”正是做了这样的许诺。

    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有人大力宣传所谓特异功能、气功大师、神医,炮制了气功灭森林火灾、意念取物、信息水、遥控治病等异端邪说,并把它与科学真理相提并论,还冠之以“现代科学”、“人体科学”的名目。还有借助于电脑等高科技手段的所谓科学算命,使那些缺少科学知识、盲目崇拜奇异之术的老百姓以为这就是科学,混淆了人们的视听。甚至在一些高等院校里,也有教师摆弄起八卦算命等伎俩。这些杂志、编辑及科研人员,有意无意地为伪科学和异端邪说充当了舆论工具,这种种封建遗毒和伪科学思潮,为邪教的传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使一些不明真相者对此类东西深信不疑。而邪教则利用科学的伪装来装扮封建迷信的谎言,堂而皇之的招摇过市。

    二、邪教对人的危害

    当社会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社会出现了重大变革和激烈的动荡,各种社会价值体系和观念发生冲突。面对各种竞争和压力,社会的浮躁心态日益严重。功利社会滋长了人们的自私自利、急功近利和不劳而获的思想。有人为了达到自己升天和圆满的目的,无视社会道德和伦理亲情,而追求实现邪教廉价的、虚幻的“天堂”和“正果”。

    而这时邪教团体则用一些手段剥夺个体自由选择的权利,用欺骗性的手段招收成员,诱骗他们,毁灭性地利用他们的肌体,控制他们的精神。用极端的和不道德的手段招募和吸收成员,控制成员的思想、感情和行为,以进一步达到为邪教头目所操纵的目的。他们通常表现出安详、优美、积极、生气勃勃、充满活力、成功、博爱、友好、令人激动、诚实与承诺、专注、献身、幻想、亢奋、最富刺激(Where the Actionis)、富有同情心、热情、健康、魔力、激进、风趣、宽容、神圣、庄严、富有洞察力、富有魅力。[1] 让其成员感到愉悦、害怕、罪恶,团体的头目具有特别的吸引力和说服力,让成员觉得神秘莫测,难以拒绝;团体中人们的相处过于友好、相爱、笑容可掬,超乎寻常地拜访或通话,应允对几乎所有的事情提供帮助;团体宣称有特殊的、意义重大的、惟一的使命;团体的头目宣称具有独一无二的权力、先见之明、知识或其他能力;团体每周开几次会,团体成员整天谈论他们的头目,似乎他就是神。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不仅同宗教毫不相干,而且其歪理邪说是与宗教教义相对立的,是反宗教的。李洪志所鼓吹的“法轮功”企图以其歪理邪说来迷惑法轮功学员,阻碍广大信教群众从事正常的宗教信仰活动,尤其是假借宗教的名义来伤害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破坏国家宪法和法律所保障的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秩序,从而来树立李洪志个人作为所谓世界最高教主的地位。这是一种典型的、极端的、以反宗教为特征的“邪教”。

    痴迷“法轮功”使修炼者丧失了理性判断能力。对入迷的修炼者来说,“法轮大法”所构建的观念世界,是一个非常奇异而又神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现实世界的一切都显得荒唐可笑,并且肮脏不堪。用李洪志的话来讲,地球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站”。因此,人必须摆脱这个“垃圾站”,才能返本归真。而返本归真的惟一途径与方法,就是修炼“法轮大法”。面对着李洪志用谎言和歪理邪说编造的世界,修炼者既不能通过现实的经验来证明,也不能以此去否定。经验和理性,在这个诡秘的世界里显得苍白无力。只有超验的神秘感觉,在这个世界里得到了恣意滋长。修炼者的理性判断能力,就在巨大的困惑和超验感觉的恣意滋长中,逐渐消解于无形之中。

    痴迷“法轮功”使修炼者的自我意识逐渐瓦解,自信心逐步丧失。一个人在感到自己所面对世界复杂诡谲的同时,必然会产生个人是非常渺小的心态。这种心态本身就表明其人自信心的缺乏。当修炼者怀抱各种目的,步入“法轮大法”编造的世界时,满心以为会轻而易举地修成“正果”,哪知并非易事。非但如此,反而掉进了迷宫之中。这无疑是对修炼者自信心的一种打击。更何况,在通向李洪志所指点的“上层次”进而“圆满”的道路上,有着许多人生而俱来和红尘生活带来的障碍需要克服。如果仅仅是面对着这一境况,许多修炼者恐怕是要打道回府的。但是李洪志指出了一条极为轻便的道路,这条路就是无条件地服从师傅,听师傅的话。只要诚心修炼“法轮大法”,以师傅的意志为意志,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就可以提高“心性”和“上层次”。当修炼者自信心丧失的时候,李洪志给了一个神奇的魔杖,这个魔杖就是把自我交给师傅,让师傅成为你心灵的主宰。这样,修炼者在得到新的信心的同时,不仅抵押出去了自我意识,而且也丧失了原有的真正的关于“我”的自信心。

    随着理性判断能力的丧失、自信心和自我意识的瓦解、情感的无所依附,以及超验感觉的滋长和皈依神灵之心的产生,修炼者不可避免地由被动的迷走向了主动的迷。因此我们说,正是由于“法轮大法”对修炼者的谜,才导致了修炼者对“法轮大法”的迷。修炼者对“法轮大法”态度的这种转变,标志着一个普通的修炼者,已经逐渐转变为一个具有浓厚宗教皈依情结的信徒。

    综观“法轮功”所谓的“教义”,其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本质便一览无余,再看其组织行为,其反政府的政治企图也昭然若揭。勿庸讳言,如果任由“法轮功”蔓延,进而得势的话,结果必定是祸国殃民,社会动乱,文明倒退。

    三、铲除邪教的几点措施

    1、从法律上对邪教进行控制

    多数邪教信徒对法律知识十分匮乏,这样才给了邪教组织和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这个方面我们认识到首先应该从法律知识的普及开始对邪教进行有力打击,要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普及法律教育和宣传,使广大民众知法,懂法,会用法律来保护自己,从而自觉地守法。而对于邪教的那些歪理邪说,一旦发现要给予严厉的制裁和打击。

    2、做好基层的理论工作

    “法轮功”组织刚开始出现时,就遭到了许多干部和群众的抵制,但后来,其组织仍然发展壮大了,并演变成了一个反党、反国家、反社会的非法组织,这是我们的根本信仰,我们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我们的方针、政策,在部分领导干部那里被主动放弃了其一元领导地位,作出了无原则的迁就和让步。[2]所以,我们要发展经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就要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用党的理想主导人民心理的同时,还必须积极引导人民的心理,作好思想政治工作。在这方面,我们有理论优势,也有组织优势。让人民群众了解党,认识党,做到了这点,“法轮功”组织就不可能有立足之地。

    3、完善农村医疗保障制度

    疾病问题始终伴随人类历史而存在。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的医疗条件虽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但医疗保障制度还不够健全。尤其在农村,主要表现在:农村卫生资源配置不健全,卫生条件差;乡村医生的业务水平不高;医疗费用过高,农民承担不起。[3]农民的医疗保健缺乏保障,这也就给邪教组织以可乘之机。

    所以,改善农村的医疗条件,加快农村医疗保障制度的建设与实施,让农民彻底摆脱现有的医疗困境,改变农村治病贵,治病难,难治病的状况,保障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

    综上分析,众人痴迷“法轮功”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一旦痴迷,其转化工作十分艰难。要解决社会科学面临的这一新课题,笔者认为,要坚持预防和转化并重,预防为主。要全社会综合治理,标本兼治。要创造祛邪扶正,抑恶扬善的良好社会环境,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要加强对公民的科学意识、科学发展观的教育,提高公民的整体素质;要加强法制,坚决打击邪教传播者,使广大公民择善而从,明于抉择,在全社会激浊扬清,扶正压邪,促进社会和谐,维护社会稳定,为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保驾护航。

    [参考文献]

    [1] 何秉松?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1

    [2] 转引自:江泽民)关于讲政治(1996年3月3日)

    [3] 江泽民,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七十八周年座谈会上的谈话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