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与邪教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SRC-143
【字号: 】【打印

    两个多月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非法活动的内幕不断曝光,令人触目惊心,深感“法轮功”组织不简单,“法轮功”问题很复杂,一方面需要继续进行深入揭批,一方面也需要多角度、多层面地进行深入剖析。“法轮功”非法组织与其它一些非法组织相比较,确实有它的一些特性,而这些特性恰恰又与当今邪教组织的特性很类似。宗教界人士把“法轮功”称作是带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我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因此,把“法轮功”与邪教作一番比较,有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法轮功”非法组织的实质,进一步认清“法轮功”非法组织的极端危害性。

    从70年代以来,从美洲、欧洲到亚洲,邪教组织制造了一系列集体自杀和攻击社会的事件,震惊世界。如美国“人民圣殿教”900余教徒自杀和“大卫教”80余人自焚,日本“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造成数以千计人员伤亡,加拿大、瑞士、法国等国家的数十名“太阳圣殿教”教徒相继自杀身亡。这些不断爆发的丑闻,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西方,一般把膜拜团体(CULT,也称新兴宗教)中那些邪恶、怪诞的组织称之为邪教。事实上,从行为看,邪教已经超出了宗教领域内的教派问题,而成为从事违法犯罪对社会构成严重威胁的邪恶势力。在当今世界,邪教组织林林总总,像一个个毒瘤附着在人类社会的肌体上。防止邪教的破坏活动,铲除这个社会公害,已成为国际社会应当共同承担的责任。

    在中国,邪教不是宗教,特指利用宗教从事危害社会活动的有组织的邪恶势力。清代雍正就曾说过:“所谓邪教者,非指世俗寻常僧道之流而言”,“大抵妄立名号,诳诱愚民,或巧作幻术,夜聚晓散。此等之人,党类繁多,踪迹诡秘。”(《雍正朱批谕旨》)邪教冒用宗教名义或打着宗教旗号,歪曲宗教经典,掺杂迷信和伪科学内容,拼凑所谓“教义”,神化首要分子,以传教方式发展成员,制造、散布歪理邪说,蒙骗、恐吓、胁迫群众。邪教以犯罪群体的形式出现,建立严密的非法组织,进行诡秘活动。邪教都装神弄鬼,诈骗钱财,盘剥群众,破坏家庭,损害健康,摧残生命。邪教宣扬人类即将遭受大劫难谎言,制造恐怖气氛,扰乱社会秩序。邪教教主权势欲极度膨胀,往往不可遏制地发展成为具有敌视政府、推翻政府政治企图的政治势力。总之,邪教突出一个“邪”字———讲的是歪理邪说,干的

    是歪门邪道,聚集为邪恶势力。“邪”就必“反”———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我们不妨根据邪教的这些共同特征对照一下“法轮功”。

    反科学。邪教都反对科学、宣扬迷信和伪科学,编造一套荒诞不经的“教义”蒙骗群众。李洪志尽管胡乱使用一些科学名词,但他声称“不承认现在的科学”,否定人类社会几千年积累的文明成果和自然科学的一切成就,是“神”安排了世界一切。他利用一些科学探索中尚未揭示的现象,兜售神秘主义,鼓吹“法轮大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只有根据他编造的“法轮大法”才能认识宇宙,改造世界。

    明清以来的一些邪教组织大都以习法祛病、练功健身为名,欺骗群众,招徕徒众,发展势力。李洪志承袭了这一“传统”,宣称人有病有难是前世业债造成的,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消业”,吃药不能治病,实际上侵害甚至剥夺了“法轮功”修炼者的生命权、健康权。他还威胁说:“法轮大法的弟子都不允许看病,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轮大法的人。”在这种威逼利诱下,许多“法轮功”练习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成了“法轮功”的无辜殉葬品。

    反人类。邪教仇恨人类,蔑视人类,散布“人类大劫难”的谣言,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以达到他们的罪恶目的。李洪志丑化人类,把地球比作宇宙的垃圾站,把人类当作垃圾。他宣扬人类社会已进入“末法时期”,宣布地球即将爆炸,人类面临大劫难,唯有他才能推迟地球爆炸时间,唯有他才能度人上天,唯有“法轮大法”才是拯救全人类的“超常大法”。为了避免灾祸,靠政府不行,靠法律不行,人们都得按李洪志说的去做,按“法轮大法”提倡的“真、善、忍”这个“宇宙中根本的特性”去做。所谓“真”,就是只有李洪志是真的,其它都是假象;所谓“善”,就是只有李洪志是善的,其它都是罪恶;所谓“忍”,就是只能忍受李洪志的操纵和控制,对其它的忍则是对李洪志的不忍。需要指出的是,宣扬“人类大劫难”反映了邪教组织急功近利的特性,但李洪志比其他邪教教主确实要高明一些,他既宣布地球马上就要爆炸,又宣布他用神力将爆炸时间推迟了30年,这就为从事他的罪恶活动留出了充足的时间。近年来“法轮功”练习者受“地球爆炸”说恐吓自杀身亡或造成精神失常的时有发生,如不及时果断取缔“法轮功”组织,不知还要造成多少人间悲剧!

    反社会。反人类与反社会是一脉相承的。邪教组织或逃避现实社会,或对抗现实社会。前者是消极对抗,后者是主动对抗。对抗的目的是建立以教主为核心的社会。李洪志说,每当人类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或者是被历史淘汰的时候,都是人类道德极端败坏的时候,现在正是这样一个时期,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下滑得很厉害,就要有魔出现祸乱我们常人社会。他甚至毫不掩饰地公然污蔑社会主义中国“被邪恶搞得一塌糊涂”,“万魔出世,乱法乱世”。怎么办呢?只有靠李洪志来拯救了。李洪志称自己具有超自然能力,是唯一至高无上的“大智大觉”,高于佛祖、老子、耶稣,能主宰宇宙,是当今唯一的救世主。对“法轮功”修炼者来说,“李老师”是神,只能对他顶礼膜拜,绝对服从。李洪志这个众神之“神”,是比人民圣殿教的琼斯、大卫教的考雷什、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幌、“被立王”的吴扬明等辈

    还要高、还要大的“教主”。李洪志建立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体系十分严密,通过现代通讯手段——国际互联网发布“经文”,通过这一组织及其骨干分子,对修炼“法轮功”的人从精神上、组织上进行严密控制。他用种种方式对试图脱离“法轮功”的人进行威胁和恐吓。他自称有无数“法身”,他的“法身”无处不在,对每个练功者每时每刻都在监视。李洪志不准练功者学习其他知识,必须每日读他的书和“经文”。久而久之,练功者经过“洗脑”,逐渐在思想上与社会隔离,走向封闭、偏执,完全被“法轮功”组织所操纵。“法轮功”组织诡秘、联系诡秘、活动诡秘,不但外界对此一无所知,一般“法轮功”修炼者也难窥其详,俨然已成为一个神秘的地下“王国”。

    反政府。邪教教主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开始就有明确的政治图谋,有的则是在势力壮大后政治野心随之膨胀。他们不满足于在“秘密王国”实行神权加教权的统治,还要在全国甚至全人类实行神权与政权的统治,于是与政府对抗,试图取而代之。李洪志在这方面有“杰出”表现。他不仅像“被立王”头头吴扬明、“主神教”头头刘家国等人一样敛财,而且敛财本领更高,从开始时的作报告售门票,到后来“经书”和练功用品的生产经营,已形成颇具规模的非法产业。更重要的是,李洪志积聚大量金钱和财富除自己享用外,看来还要为实现他的政治图谋提供经济支持。这实际上也是邪教组织的共同特点,不过李洪志更高一筹,主要体现在他创造的“法轮功”式的政治谋略上:

    一是政治目的明确。李洪志把地球描绘成是宇宙的“垃圾站”,把社会描绘成问题成堆的烂摊子,任何政府都解决不了,现有的伦理规范和法律规定只能把社会搞得更糟。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照李洪志说的去做,建立一个“极乐天国”。李洪志虽然口口声声不关心政治,但欲盖弥彰,他的所作所为明明白白地暴露了他的政治目的,他要充当反政府的政治领袖。

    二是物色和培植政治“高参”。李洪志十分清楚自己肚子里有几滴墨水,只靠一批老头老太实现不了他的政治图谋,他需要物色一批政治“高参”和“精英”,就钻到共产党队伍、国家公务员队伍里找一些局长、处长、科长等,到高校、科研单位里找一些教授、博士等,充当“高参”和“精英”,为他进行理论包装和出谋划策。

    三是窃取情报。李洪志通过他在党政机关的“弟子”,千方百计刺探和窃取重要情报,研究同党和政府作斗争的策略,并通过互联网广为传播他们窃取的政府机密文件,试图在政治较量中占取先机,争取主动。

    四是显示力量。几年来,李洪志以“站出来护法”为名,精心策划、严密组织,制造了一系列围攻新闻单位、党政机关的政治事件。他用诱骗和胁迫的手段,把不明真相的一般练功者推到闹事第一线,采取名曰“会功”的方式进行非法聚集,挑战法律权威,显示“法轮功”组织力量,向党和政府施压,试图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制造混乱,乱中取胜。

    五是投靠海外势力。李洪志很清楚,他反人民、反社会、反政府的活动注定是要失败的,就在外国找靠山,一方面是为自己留后路,一方面是为了进行长期对抗。

    邪教活动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严重损害受蒙蔽、受控制者的身心健康,严重威胁社会正常秩序。根据媒体披露,因修炼“法轮功”自杀、或拒绝治病致死者达2000多人,造成精神失常者也不在少数;“法轮功”组织围攻新闻单位、党政机关事件,仅“4.25”以后就已达300多次,令人触目惊心。从这个简单事实看,“法轮功”活动的直

    接后果,与邪教无出二致。但值得注意的是,“法轮功”的政治背景更明显,政治图谋更突出,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轮功”又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邪教组织。因此,把“法轮功”看作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是有根据的。

    当然,我们要把一般“法轮功”练习者与极少数为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策划、组织者严格区别开来。过去绝大多数参与练习“法轮功”的群众,他们的愿望是健身强体,并不了解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法组织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更不了解这个非法组织竟然有许多邪教的特征。即使过去的“法轮功”组织的一般骨干,也并不是什么“邪教分子”。他们本身就是被蒙骗和愚弄的,是受害者。他们一旦了解了真相,大都能够主动与“法轮功”组织划清界限,脱离“法轮功”组织,交出有关“法轮功”宣传品,不参与其一切活动。我们不但不能对他们有丝毫的歧视,还要真诚地向他们伸出热情的双手,与他们进行心贴心的交谈,做耐心细致、入情入理的说服教育工作,满腔热情地关心和帮助他们。还要尽可能关心他们的实际困难,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要大力普及科学文化知识,为他们创造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条件,引导他们从事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使他们充分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尽快医治好“法轮功”给他们带来的身心创伤,心情舒畅地和广大群众一起投入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之

    中。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历史上就一直有滋生邪教的土壤,特别是明清以来邪教活动十分活跃。新中国建立后,新生的人民政权以摧枯拉朽之势,取缔了一切邪教组织和反动会道门,但要彻底铲除邪教得以萌生的土壤,则任重道远。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确实应当看到,我国社会情况发生了深刻复杂的变化,国外的各种渗透也日益突出,我国当前出现“法轮功”问题不是偶然的。有党中央的正确指挥,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斗争一定能够取得全面的、彻底的胜利。但从总结经验教训上讲,我们既要着眼于“法轮功”问题,又要透过“法轮功”问题深入思考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党这次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深层意义所在。依法制止邪教以及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的活动,破除一切愚昧迷信,通过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建设,逐步消除邪教赖以滋蔓的根源,已经成为我们必须认真研究、严肃对待的一个重大现实问题。

    邪教之尤,不可小视。“法轮功”的出现和覆灭,给我们再次敲响了警钟。

    国家宗教局 王作安 1999年08月28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