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是邪教中最邪恶的邪教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字号: 】【打印

    1993年4月,美国政府在用武力行动取缔自称言行由“上帝授意”并把自己封为“活先知”,装神弄鬼欺骗美国人民的所谓教主考雷什成立的“大卫教”邪教组织时,全副武装的特工人员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攻进了这个邪教盘踞的山庄,其教主考雷什以及80多名徒众在与美国政府的激烈对抗下所引起的一场大火中全部丧生。1995年3月,日本臭名昭著的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酿成12人死亡,近5000人受到伤害的惨剧。1997年,美国邪教“天堂之门”的39名信徒服用自己配制的毒药,分三批集体自杀。死者年龄最小的20岁,最大的72岁,这是继70年代“人民圣殿教”的914名信徒服毒自杀后又一起邪教徒集体自杀事件。2000年,在乌干达发生了名为“恢复上帝十诫运动”的邪教组织杀死一千多人的震惊世界的大血案。

    世纪之交之际,中国的邪教组织“法轮功”,在教主李洪志的操纵、指挥下,多次围攻揭露其邪教行为的报社、电台及个人,并发展到1999年4月25日围攻中南海,危害社会团结稳定的严重事件。近几年来,世界上的邪教组织不断在社会上兴风作乱,制造事端,它们无视法律,违反人性,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宗教信仰自由,对世界和平、人类幸福构成了威胁,是一股反对现代文明和时代进步的逆流。因此,对邪教的斗争已成为各国政府和各国人民的重要工作。而对邪教的揭露和斗争更是我们宗教界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正邪不两立,破邪才能显正,所以在对邪教组织的斗争中,传统宗教则成为邪教天然克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佛教成为最早揭露和批判“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罪行,并要求国家和政府对其进行取缔的宗教团体。宗教是邪教的克星,那么,什么是宗教,什么是邪教,为什么“法轮功”是邪教中最邪恶的邪教,为什么会出现“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今后如何对“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进行防范与治理?我作为一个僧人,愿站在佛教的角度来谈一下我个人的浅见。

    一、什么是宗教

    关于宗教的界定,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可以说,几乎每个研究宗教的人都有自己对此问题的看法。有的认为,宗教是一种对生活终极意义的解释;有的认为,宗教是人类精神生活中终极的、无限的、无条件的关注,即宗教是一种对人类的终极关怀。宗教(Religion)在西方语言中,为“联结”、“结合”之意,指人与神的结合。而各种宗教对“宗教”更是都有各自的解释,但各种宗教以不同的语言表达的同一种内容是:以加强个人的道德自律求得内心安宁与和平;以善行去谋求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安宁与和平。而对宗教一般意义上的定义是: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人类思维能力发展到一定水平以后产生的社会现象。宗教作为意识形态,首先表现为一种特定形式的思想信仰;同时宗教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在历史上曾对社会的文化、文明和社会进步做出过重大贡献。宗教是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宗教与人类文明同步。世界上一切国家、一切民族,都有不同的宗教存在,不同的宗教也反映了不同的社会文化、民族习惯、法律意识和政治制度,宗教是人类社会普遍的文化现象。关于宗教一词的文字含义,历史上佛教以佛说为教,以佛弟子所说为宗,宗为教的分派,合称宗教(《辞源》第二卷第815页)。“宗”或者“教”这个词,自中国古时候就开始使用,特别是南北朝末期至隋唐时,佛教的天台宗、华严宗等学者,解释经典的中心问题时,总要约地以名、体、宗、用、教等五点来说明,不久,宗与教遂被连成“宗教”之词使用。宗教者即为诠表佛的特殊要义而使用之各种语言文字。由此看来,宗教一词来源于佛教,也是指佛教而言的(日本山口益著《作为宗教的佛教》)。到了后来,宗教一词逐渐演化成泛指对神道及有神论的信仰。当今我国的宗教,是指流传于我国并被部分群众所信奉,并且受到国家宪法和法律保护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东正教)等(徐玉成著《宗教政策法律知识答问》)。

    二、什么是邪教

    关于对邪教的界定,在西方用Cult这个词来指信徒向教主顶礼膜拜,并在教主庇护下过群体生活的膜拜团体。这些膜拜团体中有少部分因造成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危害,对社会生活的破坏而被称为“邪教”。邪教的“教”,不是指宗教的“教”,宗教本身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因此在我们国家,邪教根本就不是什么宗教,所以邪教不是指什么邪的宗教,而是特指一类邪恶的说教,邪恶的势力。因此,我国《刑法》第三百条中的“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清代雍正皇帝则指出:“所谓邪教者,非指世俗寻常僧道之流而言。”“大抵妄立名号,狂诱愚民,或巧作幻术,夜聚晓散。此等之人,党类繁多,踪迹诡秘。”从以上对邪教的界定中,我们就可以认识到作为邪教它的特征就是:1.进行教主崇拜;2.投机欺骗;3.进行思想毒害,精神控制;4.有一套歪理邪说;5.敛收钱财;6.组织神神秘秘;7.危害社会;8.违反人性;9.打着宗教的旗帜反宗教。也就是说,所谓邪教是相对于正教而言,是与正统的、传统的宗教,或与国家政治制度、社会道德、人性相违背的说教及组织,是一股极端的反传统、反宗教、反政府、反社会的黑暗势力。

    正因为邪教的形式都诡秘,本质都邪恶,特征都疯狂,所以邪教是社会发展进步中的逆流,是威胁世界和平、人类幸福的公害。

    三、为什么“法轮功”是邪教中最邪恶的邪教

    邪教的出现,在世界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古今中外都有之,只是在20世纪的世纪之交,千年之交所表现出的疯狂和对社会的危害更烈而已。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邪教组织有3000多个,徒众数千万人。而这些邪教组织又以欧美居多。在我国近20多年来,也先后出现过如“呼喊派”、“被立王”、“主神教”、“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而在这些邪教组织中,可以说“法轮功”是邪教中最邪恶的邪教。为什么说“法轮功”是邪教中最邪恶的邪教?因为“法轮功”除具有一切邪教组织所具备的特征外,更过于其他邪教组织的是:①教主十分险恶无耻;②蒙骗毒害的徒众之多为建国以来所没有;③活动的时间长,范围广;④对宗教界的伤害最深;⑤对社会的危害最大。

    1.教主十分险恶无耻

    作为“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教主李洪志所以十分险恶无耻,主要表现在他的投机、虚伪、野心、奸诈、无耻等几个方面。

    (1)他的投机。李洪志本来是一个知识不高、年龄不大的普通人。1952年出生,1970年参加工作,原系吉林省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的一般工作人员,1991年才停薪留职闯荡“江湖”。然而李洪志涉足“江湖”时,正是当时所谓特异功能、气功被吹得可刀枪不入、包治百病、神乎其神的时候。出于人类强身健体的本能,于是一股练功热兴起在社会上,一些江湖骗子纷纷摇身一变而成为五花八门的“大师”,到处招摇过市,骗取钱财。一见有机可投,所以李洪志也编造出了所谓的“法轮功”后,自称“李老师”到处流窜“传功”,一场“带功”演讲,门票贵到50多元一张,并且还于1993年加入中国气功协会。正是在这股气功热中,居然使李洪志的“传功”、“讲法”网罗门徒到了一定的气候,形成了一定的财力。说明他一出山,投机投到了点子上,但是一旦达到了一定的气候,形成了一定的财力,有了一定的徒众后,“李老师”也就不老实起来,不愿受“气功协会”的约束,不遵循气功协会的规章,他于1993年加入气功协会,到1996年就被气功协会在年检中注销,“法轮功”成为非法组织。

    被气功协会注销后,李洪志看到国家和政府由于认真贯彻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国的五大传统宗教受到国家的保护、人们的尊重,特别是五大宗教信徒达一亿多人,于是他又把投机的目标对准了宗教。他把“法轮功研究会”改名为“法轮大法研究会”,大量盗用宗教术语,特别是佛教名词,如“法身”、“业力”、“不二法门”、“法轮”等,并标榜“法轮功大法”是“最高佛法”、“唯一大法”,“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借用宗教信仰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达到发展“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目的。

    (2)他的虚伪。正因为李洪志所成立的邪教组织是靠投机来达到目的的,所以没有一点真的东西,一点实的东西,由于没有一点真的、实的东西,但又要欺骗人民群众,因此他要靠伪装、骗术来装神弄鬼,用大话、假话来包装自己。

    刚出山时,李洪志也不过就是打着“传功”的幌子,靠着“气功协会”对其还不了解,接受其为会员的牌子,到处“讲法传功”,一张门票都贵到数十元,可充其量也就是骗点钱而已。但“讲法传功”也有露马脚的时候,据传说,如1999年在哈尔滨冰球馆做所谓的“传功讲演”,正吹得死人也可医活,百病包治时,一位妇女带着重病父亲来“听法治病”,结果因得不到及时的医治而死亡。这位妇女乞求李洪志救活父亲,此时善于吹骗的李洪志也无计可施,只好从后门溜出去。

    正因为靠“讲法传功”吹骗不保险,只有神化自己,才能使更多的人上当受骗。所以,李洪志竟把自己的生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农历四月初八),说佛祖释迦牟尼是四月初八生的,我也是四月初八生的,我也是佛。

    为了装神弄鬼装得更实在,他竟毫不知廉耻地编造了“4岁时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七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8岁即悟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12岁接受道家师父八极真人传功……”等鬼话,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神神秘秘的人物。

    尤为荒唐的是,在宣传世界末日,鼓吹“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而这次世界毁灭的时间由他来定”时,还造谣造到国家领导人身上说:“某某、某某叫他什么也别干了,你的任务就是把地球爆炸时间推移,越往后越好……”

    正由于作为邪教组织头目的李洪志没有自己一点真实的东西,而且还要从传统文化、科学、宗教中盗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东拼西凑出什么“真善忍”的骗术来蛊惑人心。李洪志虽然口头高叫“真、善、忍”,而其所作所为,没有半点真、半点善、半点忍;有的只是“假、丑、恶”。如果能言行一致,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做人,也就不成为邪教了。而李洪志所以成为邪教的教主,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他的虚伪性。

    (3)他的野心。李洪志靠着投机虚伪,蒙骗和毒害了不少群众加入“法轮功”,练功的人也达到了一定的数量,使邪教组织“法轮功”初成气候。此时李洪志再也不安分作为江湖上鬼混的“李老师”了,他要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救世主了。为实现其不可告人的野心,觉得光靠投机、虚伪来包装自己还达不到目的,于是他开始了对自己进行一道又一道神秘的包装。一再表白:“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人在传正法”,“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并自吹自擂说自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有“推迟地球爆炸时间的大神通”,能“把整个人类度到光明世界中,是比老子、释迦牟尼、耶稣还高的救世主”。从而通过这些不通情理的说教,造成徒众对自己的崇拜,其野心暴露无遗。

    (4)他的奸诈和无耻。李洪志为了达到自己成为“救世主”的野心,将“法轮功”经营成了一个行动诡秘、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恶势力。整个“法轮功”,共有39个辅导总站、1900个辅导站和28000个练功点。然而,这样一个规模庞大,体系严密的组织,却未履行任何合法的登记审批手续,违反了我国宪法和法律关于公民结社的有关规定,其性质属于非法结社,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非法组织。而且由于“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和歪理邪说,从一开始就受到人民群众,特别是宗教界、科技界和新闻界的揭露和批驳。所以李洪志之流为发泄不满,密谋策划、煽风点火,先后在北京、济南、重庆、沈阳、天津等地组织、指挥“法轮功”练习者,非法聚众围攻国家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据法庭认定的事实,仅每次300人以上的聚众围攻就达78次。猖狂到极点的是,竟发展到1999年4月25日聚集万余“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南海静坐示威,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无理要求,严重扰乱了国家机关和广大群众的正常工作、生活秩序,破坏了交通、治安秩序,危害了社会安定。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一到,什么都报”。李洪志正是由于非常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仅为社会、为人民、为宗教界所不齿,而且触犯了法律,在任何国家都会受到制裁的。所以李洪志时时有灭顶之灾的感觉。因为做贼心虚,李洪志一边蒙骗“法轮功”练习者,让他们当牺牲品,成为社会不安定的因素;一边却自己用骗取徒众的钱财到国外办了绿卡,一有风吹草动,就跑到境外躲了起来,实在是奸诈到了极点。

    最为可耻的是,当“法轮功”邪教组织被取缔,李洪志受到公安部门的通缉后,又堕落成为投靠西方反华势力,与藏独、台独分子同流合污,干起了危害祖国、破坏祖国统一,甘心充当反华工具、出卖祖国的无耻之徒!

    从以上几个方面的无情事实中,我们可以看出,李洪志作为“法轮功”邪教的教主,实在是险恶无耻之极。

    2.蒙骗毒害的徒众之多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没有

    根据新闻媒体所报道的数字,受李洪志“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蒙骗,以为练“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可以“消业”,误入歧途的徒众近200万。尽管200万的数目相对于我们国家的12亿人口来说是一个小数目,平均600多人中只有一个“法轮功”练习者。尽管从相对数字来说,微不足道,可是从绝对数字来说,200万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虽然,“法轮功”作为邪教组织被政府取缔后,98%的人都主动与“法轮功”决裂,过上了正常的社会生活,但作为一个邪教组织,能曾经蒙骗近200万的群众上当受骗,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3.活动时间长、范围广

    李洪志1991年停薪留职,外出传功。1992年5月份才正式推出所谓“法轮功”,到1999年7月22日被国家和政府取缔,时间长达7年多。在这7年多时间里,李洪志等邪教头目先后在16个省、市举办过“培训班”、“讲法”、“传功”,而且还先后在30个省、自治区、市建立“辅导站”、“练功点”,编辑出版宣扬李洪志的迷信邪说和“世界末日”等恐怖说教书刊,毒害人心,蒙骗世人;采用弄虚作假等手段,编造练“法轮功”能治病的谎言和所谓的“调查报告”,致人走火入魔。据有关公布的材料说明:“法轮功”邪教组织向全国发行的“法轮功”书籍就达1108万册,音像制品531万盘(盒),图片等129万张(幅);“法轮功”标识徽章23万枚。其活动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所出现的邪教组织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4.对宗教界的伤害最深

    李洪志到处剽窃宗教术语和教义,将各个宗教都窃取了一遍,又将各个宗教都歪曲了一遍,糟蹋了一遍。各种宗教既成为李洪志用来招摇撞骗的旗号,又成为他脚下猛踩的垫脚石。从李洪志将自己的生日改成与释迦牟尼佛同一天,并编造所谓“4岁接受佛家独传大法,……12岁接受道家师父传功”等鬼话,到说什么如来的层次还不够高,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大佛,功能比释迦牟尼要高几十万倍,然后说:“所有宗教都是假的,神是不承认宗教的”,“现在的宗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包括犹太教不能度人,是低的东西”,“本世纪所产生的宗教,何止是本世纪,前几个世纪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新教产生,这些大多都属于假的”,“现在的宗教不能度人,都会把你自己修炼的身体和你所要修出来的一切搞乱,你就无法回家,你在破坏你自己前进的路”……。从“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所谓演讲中、所出版的“法轮功”书籍中,其对宗教的攻击、贬低可以说到了非常疯狂的地步,不但造成了对宗教的严重伤害,而且直接威胁到宗教的名誉和命运。

    5.对社会的危害最大

    “法轮功”通过邪教组织的形式进行传播,扩大影响,形成极其险恶的黑暗势力,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的伤害,对国家的安定团结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李洪志为了达到自己当“救世主”的目的,不但在思想上向社会鼓吹:“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是第一次真正把修炼的东西留给人,这是从来没有的,我做一件前人从没做过的事,给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他一方面用这些胡说八道,像精神鸦片一样来毒害人民群众,控制徒众,煽动无政府主义,把“法轮功”练习者引进他的“邪恶势力”中,对抗社会,对他顶礼膜拜。一方面、制造变相的暴力行动,据有关材料披露,从1996年8月李洪志指挥“法轮功”组织围攻《光明日报》社以来,聚集300人以上的非法示威事件就达78起。总之,只要谁对“法轮功”邪教组织有看法、有意见,就围攻谁。正是由于李洪志所操纵的“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猖狂活动,造成了因痴迷“法轮功”而自杀和拒医拒药致死的已超过1600人、致精神障碍651人、杀人害命14人、致残144人,并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失去了以往的和睦与幸福。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对社会造成的严重危害,不但在新中国从没见过,而且在中国历史上也少见。

    四、为什么会出现“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

    “法轮功”的头目李洪志之流的素质低下,文化不高,其表现充其量也不过是“江湖骗子”的把戏而已,其歪理邪说甚为荒唐,其骗术也非常原始,而且新中国成立后,对类似的丑恶活动进行了扫荡,可为什么,在灭迹几十年后,这些歪门邪道又能重新出现,而且还如此猖狂呢?分析起来,我认为有以下一些原因:

    (1)就其社会背景来看,近百多年来,我国的传统民族文化在过去帝国主义的武力入侵和文化入侵中受到的伤害太深,同时在国内历次政治运动中又遭到了过多过长的批判和否定,从而造成了一方面民族虚无主义、传统文盲在国人中大有人在,一方面人民对以往历次运动中对传统文化的过分批判形成了思想上的反感。特别是1985年后,社会上有一股暗流,如《河殇》就受西方所谓的民主思潮的影响,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连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黄河、长城都要批判,鼓吹汉奸哲学,造成了思想上的极端混乱。所以当邪教一开始打着“弘扬传统文化”、“护法”的幌子出现时,就使很多人不分好坏地跟着其跑。

    (2)就文化背景而言,中国人对神道的信仰已经根深蒂固,对各种神秘主义,包括对“神人”深信不疑,或半信半疑;而且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所带来的日新月异过快的变化,反而不知所措,总觉得有一种摸不着看不见的神奇力量在背后支配着这种进步,所以当李洪志用神神秘秘、装神弄鬼的手法来伪装自己时,很多人就拜倒其足下。

    (3)宗教知识贫乏。近代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遭到极大的冲击时,作为宗教大多数人更是缺乏了解,成为“宗教盲”。而在社会发展的今天,一方面是人们对宗教特别是对宗教知识近于无知;一方面是道德失范,一些人在精神空虚的情况下,迫切需要精神寄托,追求宗教信仰。可由于宗教知识的贫乏,人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宗教,所以当邪教打着宗教的旗号,盗用和歪曲宗教的教义时,一些人就“病急乱投医”,将邪当正,误入邪途了,这也是为什么李洪志能令相当多的人上当的原因之一。

    (4)人们的善良愿望被利用。由于“强身健体”是人类的良好愿望和人性的本能,所以当邪教乃至江湖骗子打着“治病消业”的把戏蒙骗群众时,认为有了病不用治,而且还可以得到“圆满”,自然能诱惑很多人追随其身后,深陷其中而不能出。

    (5)良心被金钱出卖。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一些人和部门甘心充当邪教的助产士。为什么近年来伪科学泛滥,迷信活动愈演愈烈,奇怪的现象层出不穷,邪教邪说横行于社会,真正的科学得不到弘扬,传统的宗教无能为力。像“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特别是其教主李洪志,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居然获得了相当多的人对其像伟人一般地崇拜;一本胡言乱语、不成章法的《法轮大法》,居然获得了经典一般的地位,更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被愚弄到不顾生死,一心只想在练“法轮大法”中上层次、得圆满。假如没有一些有脸面、有身份的人士的支持,没有部分新闻出版单位的大开绿灯,在金钱面前不惜出卖良心,为其推波助澜,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绝对不会蔓延到如此地步的。

    所以“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绝不是凭空产生,而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五、今后如何对“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进行治理与防范

    现代社会出现的邪教组织,是一股人类进步的逆流、世界各国的公害,所以对于危害国家稳定、破坏人民生活幸福的邪教,世界上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不管。所以当“法轮功”邪教组织被我国政府依法取缔后,受到了全国人民,包括我们宗教界在内的坚决拥护。但邪教组织自古有之,中外有之,今后也不会随着时代的进步而立即消亡的,因此与邪教的斗争也是长期的,并且是任重道远的。要想对邪教问题进行卓有成效的治理与防范,我个人认为需要做好下面几点工作:

    1.加强弘扬传统文化的力度

    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既是炎黄子孙的思想精华,又是非常重要的平衡机制,还是爱国主义的源泉,所以加强传统文化弘扬的力度,使人民,特别是青年人了解自己的文化,了解自己的历史,了解民族的成就,了解历朝历代所值得自己效法的英雄人物,从而养浩然正气,有了正气,歪理邪说自然不敢近身。

    2.加强科学特别是社会科学知识的普及

    近年来人类的科技文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一般老百姓对一些科学知识,特别是社会科学常识缺乏了解。科学在人们的观念中,是那些极少数科研工作者的事。而即算自然科学的学者,由于不具备社会科学的知识,也容易误入歧途,所以对科学知识的普及特别是社会科学的普及,能提高人们对伪科学的识别力。特别对邪教的“末日论”、“地球爆炸论”,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3.健全法律制度

    “法轮功”在数年内能蔓延开来,练功者竟达200万人,遍及全国各大城市,一段时间内曾无人问津。尽管有识之士觉察到“法轮功”的邪教性质,特别是佛教界在已故赵朴初会长的指示下,1996年就开始对“法轮功”的邪教性质进行揭露,并强烈要求政府取缔,但苦于法律对邪教处置的空白,从而投诉无门,而有关部门由于“无法可依”,对“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的活动也只能姑息养奸,也正是“法轮功”等邪教组织钻了法律的空子,才在无法可依、无人敢管的情况下蔓延起来的。所以加强对邪教方面治理的法制建设,依法打击邪教,是防范和治理邪教的根本。

    4.扶正破邪

    痛定思痛,“法轮功”事件后,应认识到,只有扶“正”才能破“邪”。有识之士指出,在“法轮功”的徒众中,有党政干部,有教授,有博士,但却没有一个真正的佛教徒。这是因为佛教徒知道李洪志所说的那套歪理邪说根本是胡说八道,完全不能成立,更不是什么佛法,是地地道道的邪说外道。所以从“法轮功”邪教组织一展开活动,佛教就与之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而且对于邪教与宗教的关系,双方都是清楚的,因为,邪正不两立。但尽管“邪正不两立”,可邪教开始形成,大多要利用正统宗教的影响和威望,盗窃其教义名词,歪曲其思想。其活动直接伤害宗教信徒的感情,威胁到正统宗教的形象和前途。为此,宗教反对邪教的态度是鲜明的,是邪教的天然克星。值得我们引以为诫的是,在揭露和批判“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斗争中,一些地方个别新闻媒体,不是把矛头对准邪教组织,而是挑起无神论与有神论的争论,从而“法轮功”没批判透,倒把宗教伤害了。关于唯心与唯物,有神与无神的争论,是哲学的永恒主题,已经争论了几千年,实际上从我们佛教来看,它们的存在是因缘的存在,因缘的存在就是辩证的存在,谁也离不开谁,“此生则彼生,此灭则彼灭”,离开了唯心,何论唯物?所以有神论、无神论从存在以来,并没有因为有其存在和争论,而阻碍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同样在今天,也不会妨碍各民族和各界人士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热情。故江泽民同志和李瑞环同志多次在讲话中强调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相互尊重”。在我们国家,信仰宗教的群众有1亿多,误入邪教组织的徒众不过200多万,所以只要充分调动宗教界“破邪显正”的积极性,全面贯彻好国家的宗教政策,扶持正统的宗教,依法多开展正常的宗教活动,多出版合法的宗教刊物,多进行宗教知识的教育,让宗教真正占领信仰阵地,邪教自然就失去了传播、蔓延的市场。

    5.用仁爱之心感化邪教徒众让他们迷途知返

    “法轮功”被取缔后,许多信众一旦明白了真相后,绝大部分的人都主动与“法轮功”决裂,现在,“法轮功”的徒众除了极少数中毒较深的外,已经没有几个人再相信“法轮功”了。

    而这些中毒较深、过分痴迷于“法轮功”的徒众一时尚无法转过弯来,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打不开情结。因为这些人当中,有些是科学工作者,有些是知识分子,还有些是曾经革命一生的老干部。他们由于个人名誉、社会地位,在社会上过去都是受人尊敬的人,现在一下子成了邪教徒众,所以从感情上不敢承认和面对“法轮功”是邪教这一事实,而且当初他们进入“法轮功”也确实是为了“强身健体”而练“法轮功”的。因此,为了他们的名誉、社会地位和面子,就想方设法要为“法轮功”正名;再就是一些普通徒众,由于他们认死理,钻牛角尖,思想特别固执,这些人一旦进入“法轮功”练功,特别是经李洪志“洗脑”后,对其进行了牢牢的精神控制,所以,短时期要其转过弯来是很难的。还有一些人,过去本来心灵就受到过创伤,在生活中受到过挫折,在人世间失过意,因而对人生悲观失望,一听练“法轮功”后,“李老师能度他们到光明世界去”,从而希望能从练功中得到好处,而现在好处不但没得到,反而又成了邪教徒,心灵更加受到伤害,种种伤害中产生了绝望的思想。而这种绝望的思想发泄出来,就变成了对社会的不满和仇恨。这种人转变最难,容易成为“法轮功”的死硬分子。

    尽管这些少数“法轮功”练习者,一下子还难以转过弯来,除应对其中的心怀叵测、反社会、反政府的邪教组织中的骨干分子依法严惩外,对其他的徒众,我们要用悲悯之心、仁爱的胸怀、宽容耐心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多组织各界精英,如科技、宗教、文化、体育界人士,通过各种途径,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从多方面进行理性剖析与阐述,从思想到事情都合情合理,以此来说服他们,感化他们。使他们感受到的是真诚、温暖,不是歧视、冷眼。同时这些工作要做得自然、亲切、通情达理,不要动不动就上门搞帮教,给予特殊关怀,因为有时这样做,反而会带来逆反心理。所谓用仁爱之心感化的方法,就是把他当正常人一样对待,想办法让他们放下邪教徒的包袱,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善意,虽然误入歧途,而不致于绝望,始终把他们当作社会大家庭中的一员,并不因为他们误入“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而不信任他们。从而排除他们的心理负担和思想顾虑,让他们真正从噩梦中醒来,彻底摆脱“法轮功”的精神控制,回到正常生活中来。

    6.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端正社会风尚

    邪教“法轮功”组织所以能在社会上危害人民,欺骗人民,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精神文明建设没有得到进一步加强,从而社会上一些地方吃喝成风,娱乐成风,贪污腐败案件一个接一个。古人云:“玩物丧志”,所以在灯红酒绿的饭馆,纸醉金迷的娱乐城吃掉了正气,玩掉了正气,增长了邪气。不能居安思危,失去了理想、志向。更忘记了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巴比伦,不是亡在落后中,而是亡在国家过分发达、吃喝玩乐中。正是由于社会道德滑坡,“法轮功”邪教组织才得以趁虚而入。

    因此,要真正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而不是喊口号。所谓精神文明建设,就是要加强思想情操、爱国主义、社会公德、传统美德等社会各项有益于人民的事业建设。通过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养成尊老爱幼,互相关心,好事大家做,善心大家发的良好社会风尚。社会风尚端正了,人人都争做一个有理想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那么,邪教组织的歪理邪说,自然无法蔓延开来。

    总之,邪教问题在国内外、在历史上的出现都不是新鲜事,只要我们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通过从对邪教出现的前因后果中,找出治理的办法。而只要方法得当,那么邪教尽管出现,也不会成其气候,对社会也造不成危害,并能很快地得到防范和治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