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论法轮功组织的发展演变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本文不涉评其他任何宗教)

    [主要内容] 法轮功组织的发展演变有没有一个相对清晰的过程?答案应是肯定的。笔者认为,这个组织的发展演变可以归纳为四个阶段。但是,在第二、第三阶段的时间化分上,以及第二、第三阶段的表述上,各位同仁尚有不同的观点。笔者抛砖,权作一管之见。

    [关键词] 法轮功 组织 演变

    法轮功的理论,前后论述并不统一,存在着诸多明显的错误和逻辑矛盾。对法轮功组织及法轮功理论的代表作进行全面分析,可以明显看出,从《中国法轮功》(含《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到《转法轮》,到《走向圆满》、《忍无可忍》、《去掉最后的执著》、《严肃的教诲》、《北美巡回讲法》,再到《九评共产党》和《再论政治》,法轮功组织历经了“气功组织”、“邪教组织”、“非法邪教组织”、“反共政治组织”等四个阶段。

    一、气功组织阶段(1992年—1994年),借传授气功之名,行聚敛钱财之实。

    法轮功组织起初并非是邪教组织。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曾跟随气功师李卫东、于光生学练“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法轮功的初创乃是依托气功,用李洪志自己的话讲,他传的就是“气功”,是所谓层次较高的“佛家气功”。1992—1993年,法轮功经民政部门批准还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进行了注册登记,并作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直属功派。

    1992年,李洪志开始传功时,请了长春的几个人帮他搞了一本名叫《法轮功》的小册子,内容包括法轮功简介、基本功法和心性修炼三个部分,共15页,约6000字。1992年9月,李洪志又在《法轮功》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内容,取名《中国法轮功》,还是一本小册子,约13000字。 1993年4月,李洪志对《中国法轮功》作了较大改动后,交“军事译文出版社”正式出版,全书分为四章,达80000余字。1993年12月,此书再由“军事译文出版社”出版,称作《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内容达84000余字,按李洪志自己的话说:只是“对内容作了一些修订,还撤掉了《法轮功章程》和《神功效果事例选登》,增加了《答疑》”等内容,并将《法轮旋转新天地——李洪志先生和他所创立的法轮功》,改为《介绍李洪志先生和他所创立的法轮功》。从书名的变化以及法轮功组织初期的作为,人们不难看出,李洪志这时还是着重于传“功”,只是他不承认自己所传的是一般的气功,而是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佛家气功”,自说自话为高层次的“功”。

    《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共分五章,第一章:概论。主要论述:所谓气功是史前文化,“不是我们这茬人类发明的东西”;功力是“靠‘德’这种物质转化来的,靠心性修出来的”;修炼可以“开天目”,一旦“天目”打开,就有“遥视”功能;气功治病是“从根本上去掉病的原因”,较之医院治病更胜一筹;“佛家气功”与佛教没有关系,“走的不是一条路,不是一个法门”;旁门左道、武术气功、返修与借功、宇宙语、信息附体等。第二章:法轮功。主要论说:所谓“法轮”是“宇宙的缩影”,“法轮功是佛家功”,法轮功是“高层次修炼”,法轮功的修炼特点(“法炼人”、“修炼主意识”、“炼功不讲方位、时间”、“性命双修”、“不带意念”)等。第三章:修炼心性。主要说明:“心性的内涵”,“失与得”,“‘真、善、忍’同修”,去掉“嫉妒心”和“执著心”,“业力”与“消业”,“炼功招魔”,“根基”与“悟性”,“清静心”等。第四章:法轮功法。主要讲解五套功法动作要领与口诀。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口诀: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第二套,法轮桩法,口诀:生慧增力,融心轻体;似妙似悟,法轮初起。第三套,贯通两极法,口诀:净化本体,法开顶底;心慈意猛,通天彻地。第四套,法轮周天法,口诀: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第五套,神通加持法,口诀:有意无意,印随机起;似空非空,动静如意。前四套属“动功”,第五套属“静功”。第五章:答疑。主要回答法轮功学员提出的各种问题,诸如“法轮是啥样的”、“打雷能不能炼功”、“什么是大根器之人”、“天目开了是否在释放能量”、“怎样对待磨难”、“最初的人类是从哪里来的”等。从《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的内容分布上来看,这时的法轮功还是在讲解“功法”与“功理”,法轮功组织的工作重点放在“传功”上。

    李洪志为什么要搞法轮功?我们上述已有交代,即当时气功热的时代背景,以及赚了大把银子的“气功大师”,还有李洪志家庭的经济拮据。这个问题,人们只要看看李洪志1998年《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就再清楚不过了:“过去我在中国传法的时候,中国正好处于改革开放时期。我有一个感觉:人的思想在向经济发展这种状态转化,那么就在这个时候我把这个东西讲出来。”这段话其一讲出了时代背景,即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时期;其二讲出了当时人们(自然也包括李洪志本人啦)的思想现状,即思想向经济方面转化,一切向钱看的现状;其三讲出了他讲出一个“东西”,即法轮功这个东西,或者说这个东西就叫法轮功!从这三点可以明显看出,在改革开放和气功热的时代背景下,在一切以经济为中心、一切向钱看的催化下,李洪志难耐寂寞和银子的诱惑,终于想出并抛出了一个东西——法轮功!这在从前他是根本没想起来的!

    然而李洪志在他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作者的话”中,却非要给自己一个“体面”的包装:“我出山的目的主要是想把多年练功不长功的人往高层次上带一带,让他们尽快开悟开慧,整体提高到高层次;同时也想把目前在气功界存在的一些不好的现象以及从另外空间来的不好的东西给以协助澄清,使正法得到弘扬,使气功事业沿着正确的道路健康发展。”可惜啊,假如李洪志传出这个“东西”(就是法轮功)不能赚钱的话,我想他早就不会再讲、再传啦!

    这里大家也要客观地分析一下李洪志本人在一些说法上的前后变化。李洪志在《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第一章的“概论”中说:“气功在我国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历史……作为正法修炼的佛道两大家气功,已经公开了许多秘传大法。道家的修炼方法是很独特的;佛家也有自己的修炼方法。法轮功就是佛家气功的高层次修炼大法”。这里要注意两点:第一,李洪志肯定佛、道两大家气功是“正法修炼”;第二,李洪志肯定法轮功是“佛家气功的高层次修炼大法”。然而,李洪志在日后的《转法轮》中,又否认了自己的说法。即使黑纸白字,李洪志也经常转脸变卦、矢口否认。

    在《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后面,以“法轮功研究会”名义撰写的“附录:介绍李洪志先生和他所创立的法轮功”中道:“他(李洪志)为法轮功的创编确定了以下原则:第一,大法应该是无私的;第二,大法具有超自然的力量;第三,大法应该符合真、善、忍的特性;第四,大法应当绝对保证安全……他总结了气功发展史上的各门派之优劣,然后取其精华,将其揉合到法轮功里”。法轮功的“无私”、“超自然力量”、“真、善、忍特性”、“绝对保证安全”等,这些早已被事实证明是一派谎言。需要强调的是,李洪志前面说法轮功是所谓高层次上的“佛家气功”,这里又说“揉合了”气功各门派的“精华”,且不论其中的矛盾,有一点应当肯定,李洪志承认他的法轮功是一种气功,而且还是“揉合了”气功各门派的“精华”的“杂功”!而且还想通过贬低其他气功,来抬高自己的法轮功。李洪志在后来《精进要旨》的“惊醒”一文中承认:“而《中国法轮功》包括修订本,那只是一开始以气功的方式叫人们认识的一个过程中的东西”。显然,他十分清楚《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与后来的《转法轮》有着本质的不同,他要逐步借以扫除法轮功信徒的疑惑。

    总之,从法轮功产生的历史背景,从《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的主要内容,从李洪志本人的一些说法来看,都清楚表明法轮功在这一阶段,还属于气功,法轮功组织,还属于气功组织。尽管李洪志给自己的法轮功套上了“佛家气功的高层次修炼大法”这么动听的名字,但其作为气功的一种——“佛家气功”的本质没有变。而且,当初李洪志传授的重点也在“功法”与“功理”上,尽管他打出了“性命双修”的旗号,也谈到“提高心性”的问题,但重心还是在“佛家气功”的“练功”与“修命”上。

    二、邪教组织阶段(1995年—1996年),借气功传播邪法,行邪教控制手段。

    1994年12月,李洪志的《转法轮》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全书约19万字。《转法轮》的内容,对《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作了较大幅度的增加、删减、改动。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增加了开篇的“论语”和尾部的“小传”。可以说,以《转法轮》的“论语”和“小传”的问世为标志,《转法轮》至此带上一股妖气,法轮功从此变为邪法,法轮功组织从此蜕变为邪教组织。

    《转法轮》正文共分九讲,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中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提到了《转法轮》的第一讲中,突出了李洪志的所谓“传法度人”的目的和“真、善、忍是宇宙根本特性”的谬说。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第一章的内容,在《转法轮》中被扩充为前三讲。《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第二章的内容,除“法轮功的修炼层次”被改动置入第一讲外,其余内容扩充为《转法轮》的第五讲,并增加了“奇门功法”、“开光”、“祝由科”等新内容。《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的第三章内容,加上第一章的“武术气功”、“气功治病与医院治病”等,和第二章的“意念”、“法轮周天”等,经扩充变成了《转法轮》的第四、第六、第七、第八、第九讲。这五讲中新增加的内容较多,如“灌顶”、“玄关设位”、“男女双修”、“显示心理”、“欢喜心”、“杀生问题”、“吃肉问题”、“辟谷”、“偷气”、“采气”、“气功与体育”等,都是《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中所没有的。

    如果从《转法轮》尾部“小传”上细细分析,这时的李洪志已不能称其为人了,完全是个“非人”。如果从《转法轮》“论语”的内容上去看,李洪志盗用孔子《论语》之名,一改《中国转法轮》(修订本)对法轮功冠以“佛家气功”的做法,改称法轮功为“佛法”,文中说:“‘佛法’是精深的,他是世界是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谓的‘道’,佛家所说的‘法’……‘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说清的唯有‘佛法’”。李洪志在诸多场合,贬低佛教,抬高《转法轮》,他“论语”中又称:“其实‘佛法’不只是经书中的那一点,那只是‘佛法’初级层次的法”。《转法轮》中说:“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分”。在《转法轮》(卷二)中,李洪志诽谤和低贬佛教的内容更多,如:“佛教的论述是佛法中最弱小的一部分”,《转法轮》(卷二)中的“佛教中的教训”、“禅宗是极端的”等文还赤裸裸地对佛教进行诽谤、贬损。李洪志还将他的“讲法”汇编取名为《法轮佛法经文》,其中也有许多诽谤和贬低佛教的文章,如“佛法与佛教”中说:“佛教代表不了佛法的全部……是伟大的佛法造就了佛,而不是释迦牟尼造就了佛法,是释迦牟尼悟到了佛法,证悟了自己的果位……现代佛教与后期的婆罗门教还相差多少?”李洪志自己也多次说过,后期婆罗门教已经邪变了,他这里将现代佛教与后期婆罗门教相提并论,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人们:现代佛教也邪变了。

    其实,李洪志自己所了解的佛教,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佛教,而是卢胜彦的“灵仙真佛宗”。卢胜彦法名莲生,自称“活佛”、“宗主”,台湾人,早年修习道教,后来改信基督教,之后又改信佛教,尤重密教,1971年始创“灵仙真佛宗”,二十世纪80年代移居美国西雅图,著有《灵仙真佛宗》、《灵的世界》、《第三只眼世界》、《灵仙飞虹法》、《大手印指归》、《灵魂的超觉》等100多种书。“灵仙真佛宗”在美、加、英、日、荷、印、新、泰、台、港等世界各地设分堂300多处,据说信徒有200多万之众。李洪志在前往泰国探望妹妹李萍时,接触了“灵仙真佛宗”,对其中许多内容予以吸收,法轮功的“天目”、“大手印”等,都能在“灵仙真佛宗”中找到影子。其实,“灵仙真佛宗”并非正宗的佛教,许多佛教界人士视其为“旁门左道”。李洪志自己承认他“不读佛经,不读藏密”,照理没权力对佛教说三道四,然而,他却偏要信口开河、乱发议论。其实,李洪志对佛教的贬低、损毁,目的在于抬高他的“法轮佛法”。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说:“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又称:“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还说:“我揭示了一个千古之谜,绝对不能讲的秘中之秘,把历代修炼的各种修炼方法的根底都揭示出来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李洪志在《精进要旨一》中的“佛法与佛教”一文中还说:“当今我再一次来世间传法,而且是直接传宇宙的根本大法”;在“大法不可窃”一文中又说:“弟子们呀!我一再讲大法传给人已经是对人的最大慈悲了。这是亿万年从未有过的事呀!”在《转法轮》(卷二)的“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分”一文中说:“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李洪志《在悉尼讲法》中说:“我做了前人没有做的事,我开了一扇大门,我做了一件更大的事,就是我把所有修炼的道理、圆满的因素都讲出来了,而且讲得很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很高的神讲:你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李洪志在后来各地的“讲法”,如长春、新加坡、欧洲、美国、瑞士、悉尼等,干脆全都冠以“法轮佛法”,只字不提“佛家气功”了。

    从李洪志对法轮功的称谓变化上,人们不难看出以下轨迹:法轮功—→中国法轮功—→转法轮—→大圆满法—→法轮大法—→法轮佛法—→宇宙大法。真是越吹越大了!

    这个时期的李洪志,腰包渐鼓,逐步尝到了“传功”带来的巨额利润。因此,要想继续获取更丰厚的利益,他就必须牢牢控制一帮或更多地控制一群信众,成为他忠实的走卒,沦为他个人利益的来源和利润榨取的对象!那么,怎样才能做到控制住这群信徒呢?最简便的方法之一,就是通过吹嘘和神化自我,持续不断地向信徒灌输一些理念,同时排斥其他信息、渐渐封闭自我、丧失比较能力,逐步改变信徒的正常认知,让信徒形成他李洪志个人所需要的思维定势和认知模式,也就是形成法轮功式思维,使信徒成为他李洪志的传声筒和代言人,变成他李洪志的嘴、手、腿,从而完成操控步骤,达到操控信徒为他所用的目的。因此,吹嘘和神化自我倒不是李洪志的真实目的,而是为他达到操控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目的的一种手段。所以,李洪志在他的“讲法”中,就多次、反复、喋喋不休、不厌其烦地向信徒们强调学习《转法轮》的重要性。

    ——“要把学法看书作为每天必修之课。”(1994年4月20日《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

    ——“这段时间我在家里,一直在长春,所以对长春的情况掌握得比较多一些,你比如说,现在长春掀起一个学法热,怎么个学法热呢?现在在其它地区,把炼动作当做是很重要的。当然它是很重要的,性命双修的功法,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在长春,他们把这个法摆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学。所以他们坚持每天炼完功之后,坐在那儿就开始念书、开始学法。学完了之后大家还要讨论,逐段的讨论。后来呢,他们又发展成背书,他们觉得这样好的东西(当然这是学员讲的话,这不是我讲的),过去有许多经书没有谈得很明确,都是谈得很含糊,人们都把它背下来了。当然还讲了其他的说法。我就说这个意思,说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时时刻刻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能做个好人,能提高,你背下来不就更好吗?时时刻刻都有对照。这样一来就掀起了一个背书热。

    现在长春能有上万人在背书,他们现在学法形成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坐在那儿开始学,不用书,他从头开始背书,停下,另一个接着背,一点都不会差的,一个字不错的接着背。然后你背一段,他背一段,这样接着背。后来又发展成抄书。如果抄错一个字,就全部重来,全部重新抄。目地是什么呢?就是加深对法的理解和认识,这样对学员的提高非常有好处。因为他已经在思想当中有那么深的印象了,他在行动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都能够用炼功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样。

    以前我没有这样要求我们学员。就是刚才讲了,在各地都总结了一些其它经验都很好。我也跟长春辅导站讲,我说你们的经验应该向全国推广。这些学员自从这样学法以后提高得非常快,层次提高得也非常快,那是必然的。可能我们好多人,因为我们炼功嘛,在座的大家都是辅导员,我可以深谈一谈,都没关系的。我的书中每一个字,在浅层次上看是一个法轮;在深层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连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经过你的嘴念出来的时候,那也是不一样的。好多人已经修炼出很不错的功,念出的字都是有形象的,嘴里出来的都是法轮。就是说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当然层次不够的还是不行。能够使你念书学法的本身就是在提高,因为我们重在心性修炼,从理性上认识他本身也是提高。”(1994《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注意:李洪志对法轮功信徒如何看书学法的要求是进一步明确了,对《转法轮》的神化更离奇了]

    ——“希望大家在今后能够掀起一个学法热。不要把每天炼功看得比学法还重要,我们每天炼功要坚持,每天学法也同样要坚持。真正掌握好这个法,才能够指导你修炼的。”(1994《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我们有个别地区的负责人,不看书不学法,而且说一看法就头痛,这不是明摆着有魔干扰而自己又不想摆脱控制吗?”(《精进要旨一》“猛击一掌”)[注意:不看书、不学法、说看法头疼的,都是受魔干扰和受魔控制的。你要不想受魔的干扰和控制,就赶快拼命看书学法吧。尤其要记住,看书学法千万不能说自己头疼,否则你就不是什么东西了]

    ——“有的人是抱着各种各样目地进来的,经过学法大部分人能改变初期的学法目地。”(《精进要旨一》“和时间对话”)[注意,经过学法确实有人改变了正常思维,逐步形成法轮功思维,这正是李洪志所需要的。在这他是不打自招了]

    ——“不需要在集体学法时占用大量时间讨论了,那么就应该用大量的时间来学法,尽快提高,思想中装的越多变化越快。”(《精进要旨一》“溶于法中”)[注意:大脑中法轮功的东西装得越多,正常人的东西自然就装得越少,形成法轮功的思维定势自然就越快]

    ——“一定要把心用在学法上,看书学法,看书学法。我几乎在每次讲法中我都在不厌其烦的在叫你们看书、看书、看书。你们只要看书,你们就会得到你们想像不到更好的东西。”(1998《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看书学法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从本质上真正能够改变你的保证,能够升华的根本原因所在。炼功是圆满的辅助手段。你不要把炼功变成第一位的看书变成第二位的,这不行,绝对的不行,你达不到那个境界。”(1998《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有法轮功学员问:“我们每周组织三次通读《转法轮》,没时间切磋,这样好不好?”李洪志答:“可以,占用那么多时间切磋什么呀?通读,时间都用在学法上。”(1998《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有法轮功学员问:“有人认为少讨论多学法,就是连续朗读《转法轮》等,我觉得这是片面的理解。”李洪志答:“其实就应该多读多看法。那么我们读累了,大家停下来休息休息也谈谈自己的收获,这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告诉大家,你不能谈论法好与不好。那么更多的时间不要浪费在谈你自己,要多看法,多看书,是不是这样啊?一个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你装进的法,就同化了法;你装进了土,那就是土。”(1998《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注意,不能谈论法好与不好,就是不能对法轮功进行评价和质疑。当人们的大脑对事物丧失了质疑的批判精神后,那脑袋可真成了容器了,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装进去垃圾就是垃圾桶,装进去邪教就是邪教徒]

    ——“通读是主要的。我们不要学一段,停下来,开始大家议论议论,再来一段,再议论议论,这不好。要大量的通读。在谈自己、谈认识的时候要不能多于读法,学法是最主要的。”(1998《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有法轮功学员问:“在家通读《转法轮》的进度和集体学法时学的进度不同,对修炼有影响吗?”李洪志答:“认真学都不影响。我告诉大家,你们看《转法轮》,你就从头到尾这样看。说你今天没看完明天接着这地方再往下看,再没看完接着这个地方下一次再往下看,就这样看,不要挑着看。最忌讳的就是第一次看《转法轮》的人,抱着人的观念衡量法:噢,这个地方讲得好,那个地方好象是我有点怀疑。那么整本书他都会白看,什么都得不到,这太可惜了!因为法是严肃的一本天法,人,他都不知道他有多大的业力,他都不知道他的思想从哪里来。他在用人的思想衡量这么一部法,所以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什么观念都没有,就拿起这本书去看,看完了之后你再去衡量他怎么样,你不要在看的过程中你去衡量他好和坏。(1999《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注意:李洪志要求大家在看《转法轮》的时候,就是要解除思想武装,做到囫囵吞枣,不挑、不拣、不思考,更别说什么分析、判断和推理了]

    ——“大家知道我在任何一个地方和学员见面呢,都要讲一个问题,就是叫大家要多看书,多学法。”(1999《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2001《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2004《芝加哥法会讲法》)

    可以看出,李洪志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是多么不厌其烦啊!当然,上面列出的只是李洪志“讲法”中的一部分,更多重复的内容这里已作删减。自《转法轮》出版后,李洪志就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将其与提高“心性”、“层次”、“圆满”等挂上钩,目的就是要通过不断地、反复地、大剂量地、无批判地“学法”,将法轮功信徒的正常认知改变,逐步置换成法轮功式思维,为日后完成精神控制做好前期铺垫。因此,这度时期的法轮功,传播的就是邪法教义,行事目的从聚敛钱财转向精神控制,这个组织已是名副其实的邪教组织了。

    三、非法邪教组织阶段(1997年—1999年),借精神控制手段,行扩张邪教之势力。

    客观地说,早在1996年,法轮功组织就已经是非法组织了,法轮功的出版物,就已经是非法出版物了。理由如下:

    第一,1996年下半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作出决定,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法轮功分会,开除出中国气功研究会。但是,早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作出开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法轮功分会”的决定前,法轮功组织未经任何批准、未经履行任何手续,就已经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四处张扬活动了。而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法轮功分会”被开除后,法轮功组织不仅没有自行解散,反而继续以未经依法登记注册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发号司令、四处招摇!也就是说,至少从1996年起,“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任何活动就已经是非法的了!直到国家取缔法轮功前,“法轮大法研究会”还是没有履行合法的登记注册手续。这在1998年12月25日,李洪志写给《北京老学员》的一封信中,也明确无误地表明了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够独立注册,那就还象原来一样。”

    第二,1996年下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作出了查禁法轮功有关书籍的决定。1996年7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发出了《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决定对《中国法轮功》(军事谊文出版社出版)、《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转法轮(卷二)》(中国世界语出版社出版)、《法轮大法义解》(长春出版社出版)、《神通大法——李洪志和中国法轮功》(沈阳出版社出版)等书立即予以收缴、封存,不得继续销售。1996年8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决定,对华龄出版社出版的繁体竖排16开精装本《转法轮》予以收缴查处。1998年6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同意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对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法轮佛法》进行查禁处理。1999年5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对吉林教育音像出版社出版的《李洪志济南讲法》录音带、录像带,黑龙江音像出版社出版的《大圆满法——功法教学》等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作出了查禁处理。1999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同意青海省新闻出版局对青海人民出版社出卖书号、违规出版的《转法轮法解》、《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等书进行查禁处理。

    虽然李洪志在1994年底1995年初就已经跑到美国,暂且抛开法轮功理论的正确与否问题不谈,退一万步来讲,就是在法轮功组织登记注册和法轮功出版物刊印发行等问题上,李洪志永远也是难脱其咎的!

    在这个阶段里,李洪志要求弟子们做的主要任务就是“学法”与“弘法”。这里我们试举几例,看看李洪志对法轮功信徒的“弘法”要求:

    ——“说到弘扬,现在有一个错误的认识。有人说:老师讲了要抓紧实修,那么他就理解成了什么都不干了,他就抓紧实修。……主要是在我们法的弘扬上你们没有重视起来,你们得到了法,还有没得到法的人哪。……所以,弘法的重要性大家也要认识到。这个问题我就讲这么多。”(《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1998年3月29、30日于纽约)。

    ——“交流会对我们学员的提高和促进作用是能够有很大好处的,同时也能弘法,这种形式非常好。……法会能起弘法和促进作用,也确有人通过法会得法的。”(《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1998年3月29、30日于纽约)

    ——“弘法就是度人。”(《在广州讲法答疑》)

    ——“我当年传法的时候,我在办学习班,其实就是在培养大法的精英。今天这件事情都是你们在做,在常人中证实大法,甚至我们新学员也变成了老学员,也都在做弘法的事情,叫更多的人得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1999年5月8日)

    ——“我们总讲弘法弘法,叫更多人得法。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众多人的炼功场面就是最好的弘法。你为什么不去支持它一下呢?圆容它一下呢?”(《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1998年8月22、23日)

    ——“大法弘传的方式可是主流就两种方式:一个是我们书店里有书,有炼功点儿,法身带着他去找;一个是通过法会和我们学员自己的感受讲给亲人。主要是这两种方式来的人比较多,质量高。那么至于采取其他方式,不管是东方、西方的,我看主要就是这两种方式。我们初期在许多地区人们对法轮功还没有认识,那么我们把他介绍给别人,采取报纸或者杂志之类的,写一篇文章这样做,当然也是在弘法,这一点是肯定的了。”(《在瑞士法会上讲法》1998年9月4、5日于日内瓦)

    ——“弘法对你来说就那么不想做吗?大家知道,大家在修炼中修善,看见人在难中就想帮其得法,这是你们修炼中逐渐要具备的东西。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所以我觉得把法介绍给别人那本身就是弘法,就是好事。”(《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1999年2月21、22日于洛杉矶)

    如此看来,这个时期的李洪志是迫切地希望弟子们大力“弘法”的了。如果仅仅从经济角度考虑,此时的李洪志并不缺钱,何况还会有人继续为他“赞助”呢?那么,另一个动因就是为了扩张势力了。只要弟子们不停地“弘法”,来学练法轮功的就会越多,李洪志就完全可以借助精神控制手段,使一批人身陷其中;等到相信和痴迷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了,李洪志再振臂一呼,那感觉、那形态、那情势,就绝不会等同过去了!可以说,这个时期,恰恰是李洪志借精神控制的手段,行扩张邪教势力的时期。

    四、邪教政治组织阶段(2000年至今),借“讲清真相”之名,行推翻政权之实。

    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非法组织。从此,法轮功的邪教本性愈加暴露无疑!直至完全、彻底地撕下了“不参与政治”的遮羞面纱!

    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对法轮功非法组织予以取缔,后来又根据法轮功的种种行为表现,认定其为邪教。应该说,这完全出乎法轮功组织和李洪志之流的预料,给了他们一个闷棍!李洪志在沉默了近半年的时间后,终于缓过神来,又迫不及待地跳到台前“讲法”了。但是,李洪志这时讲的内容,就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从2000年6月16日的《走向圆满》,到2000年8月12日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后到2000年9月26日的《严肃的教诲》(2000年9月27日作了修改),再到2001年1月1日的《忍无可忍》,李洪志的“讲法”在一步一步地加码,“讲法”的中心话题在一步一步地加快转移。到2001年底,李洪志提出了所谓的“三件事”:即“学法”、“讲真相”、“发正念”。

    第一,提出“三件事”。

    李洪志系统地提出“三件事”,主要是在2001年12月29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上:“我想呢,就讲这么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在这之前,“三件事”的问题都是分开讲的,到这里时则集中起来讲了。而且最为关键的就是这个所谓的“讲清真相”。前边我们已经提到,“学法”自《转法轮》出来后,李洪志一直在强调,从未间断。“讲清真相”最早始于1998年7月6日的《挖根》,其中讲到:“集体向谁反映事实情况”,是“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无数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种”,认为“大法弟子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是在“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值得肯定。1999年6月13日,李洪志在《安定》中又讲:“学员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事件,把广大人民与政府对立起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情况,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这其实就是对各地法轮功组织非法围攻当地政府、媒体,甚至围攻中央政府的违法行为的支持与肯定。

    2000年8月,李洪志在《理性》中要求法轮功信徒要“用理智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2000年9月李洪志在《严肃的教诲》中用十分严厉的口吻要求“大法弟子”必须“走出来”,“到北京证实法”,“向人民讲清真相”。2000年10月,李洪志又在《窒息邪恶》中说:“所有今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学员做得非常好,我对这个是做了充分肯定的,他们做得绝对得对,这是无疑义的”。2000年12月,李洪志又《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说:“不论是你走到天安门去,你在其它环境向世人讲清真相,还是在国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恶的真相,都是伟大的,因为你们是一个整体”。

    “发正念”是2001年才出现的。是年元旦,李洪志发表了《忍无可忍》,其中说:“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而不是个人修炼问题”。2001年4月24日,李洪志发表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其中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这是李洪志最早提到“发正念”的一篇经文。随后“明慧网”连续发表《发正念》、《再发正念》、《三发正念,根除邪恶》等文,对“发正念”抬轿敲锣,推波助澜。许多法轮功信徒纷纷询问“发正念”的手势,是否要分男女,是否是莲花掌,结束时是否需要结印或合十。于是,经李洪志同意,“明慧网”专门刊登了李洪志“发正念”的照片,并附文说明:单手立掌统一用右手,不分男女;是否莲花掌均可;结束时不需要结印或合十。李洪志还要求从这一年的6月10日起,“全世界大法弟子将每周一次,在固定时间内共同发正念清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邪恶”。固定的时间是每周日上午5点、6点、7点,每次5分钟。这一年的7月16日,李洪志再次发表经文《正念的作用》,捏造事实,编造谎言,对法轮功人员“发正念”摇旗呐喊,鼓劲打气,他在经文中说:“目前邪恶所能干坏事的地方是还没有被正法洪大的巨变所触及的地方,在这里正是大法弟子用正念起作用的地方”,“大家在正念除恶中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量的邪恶生命被清除掉,也有的被部分清除掉,使邪恶大伤元气,在很多正法还未到的空间铲除了邪恶,对恶人也起到了消除和震慑的作用”。

    2002年4月,李洪志抛出了《北美巡回讲法》,他系统地对“三件事”问题,进行了一番论述。其在“内容摘要”中声称:“当前三大任务:一要重视学法,为认识法和正法奠定基础。二要讲清真相。讲真相是使众生摆正对‘大法’的态度,实质上是在救度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三要发正念,在正念中清除邪恶。正法之事不能由师父包办,必须由大法弟子去破除旧的法”。在正文中,李洪志强调:这次讲法,“主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第三件事,就是你们发正念的问题”。李洪志说:“学好法对每个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他一改以前“学法”只是为了提高“心性”、“层次”、“圆满”的说法,而将“学法”与修炼者“所代表的天体”及其中的“救度无数众生”联系起来,从这里开始,李洪志完成了他的把“学法”所代表的“个人圆满”转向“救渡众生”转换。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李洪志还特别强调了“讲清真相”,他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渡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渡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李洪志同样将“讲真相”作了修改,把它与“救渡众生”也挂上了钩。文中他还具体地讲了如何“讲真相”的方式,他说:“发传单哪,打电话,利用电脑网,上领馆哪,还有的通过各种媒体形式在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

    总之,在法轮功的“三件事”中,除了“学法”是李洪志一直在强调的外,“讲真相”和“发正念”都是李洪志后来加进来的。而“发正念”则是人们见到的最古老又最新鲜的说法(说它古老是人们在我们祖先的巫术中时时可以耳闻到,说它新鲜是因为时下人们早已将它淡忘了)。而且“学法”与“讲真相”的内涵较之过去,也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它们不再是法轮功信徒个人“圆满”的责任,倒成了“救渡众生”的义务了。

    第二,抛出政治纲领。

    李洪志表面上讲“不参与政治”,但实际上法轮功是越来越深地参与政治,越来越暴露其反动政治本质。从对新闻媒体、各级政府的围攻,到赤裸裸地叫骂,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2000年以来,李洪志发表了一系列“经文”,公然向中共叫板。2000年6月28日李洪志在《预言参考》中说:“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后来,李洪志又在《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着》、《严肃的教诲》、《除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等文中,公然煽动法轮功信众要“顶着压力”从“放下生死”中走出来,与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对抗,也就是所谓的“揭露邪恶”、“抑制邪恶”、“除尽邪恶”。李洪志在2001年1月1日的《忍无可忍》中说:“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法制止、铲除”。

    同时,李洪志还为法轮功参与政治进行狡辩,2001年6月4日李洪志在《不政治》中说:“那些反对邪恶政权祸国殃民的正义反抗者”,不是在搞政治,而是“救度世人”、“挽救众生”。也就是说,李洪志不认为法轮功所从事的反动政治活动是“参与政治”!

    如果说法轮功以前的政治本质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到2001年7月4日《解梅花诗后三段》的出笼,李洪志就干脆撕下了面纱。在这篇“经文”中,李洪志对伪称是宋代哲学家邵雍所作的《梅花诗》进行曲解附会,说什么“十年前对共产国家一方来讲,就已经是残局一盘了”,“百分之九十的国家放弃共产主义,这对共产党来讲真是大难临头”,“共产党体系解体了,但是表面却象留了一张皮一样被中国政府继承”,“只不过是中国当权者想利用共产党形式维持政权而已”,“即使最佳秋色(也是党的最后时刻)再好,秋色自然不会长久”,“中国共产党在天上的最低空间中以红色恶龙为表现形式”。在《圣经》中,“红色恶龙”又称“大红龙”,就是魔鬼撒旦。显然,李洪志已经丧心病狂地赤膊上阵了。2001年12月29日,李洪志《在美国佛罗里达讲法》中说:“你说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那神怎么能干呢?共产党怎么能战胜宇宙的法呢?你要跟他斗,那你就必垮”。2002年4月27日李洪志《在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更加肆无忌惮:“那么强大的一部国家宣传机器,在全世界到处都设有领馆,有那么大的军队,我们面对的是这么一个要镇压我们的邪恶的流氓政治集团”。2003年6月22日李洪志《在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更是无所顾忌:“XX党从来没有向人民认过错”,“这政府不可怕吗?难道不需要铲除吗?”李洪志甚至还利用历史问题做文章:“中国人有一大半被XX党迫害过。在XX党政权建立之前,大家知道,有很多有钱人哪,被抄了家、分了财产,甚至被枪毙、坐牢。‘镇反’、‘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许许多多运动中,都迫害了人数众多的中国人,所以总体上加起来呀,中国人有一半以上受过各种迫害。”最后,李洪志明目张胆、恶狠狠地对法轮功信徒煽动说:“XX党政权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你们在正法过程中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铲除这一邪恶旧势力呢?”“我们要维护常人层次上的法,就要铲除XX党政权这个旧势力的总代表”。

    2004年11月18日至12月4日,在美国的法轮功报刊《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是法轮功组织迄今为止抛出的最为系统的反动政治言论,更加充分地暴露了法轮功的反动政治本质。《大纪元》在它的“公告”中表示,《九评共产党》是“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定论”。文中毫不掩饰地说:“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文中甚至将中国共产党称之为“邪教”,蛊惑说:“我们有必要全面反思和揭露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组织,让仍旧被共产党政权欺骗的人们认清它十恶俱全的本质,从精神上肃清共产党的流毒,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党的一切幻想”。《九评共产党》通过歪曲事实真相、篡改历史真实、利用历史问题等各种手段,企图从所谓历史的角度全面否定共产党、全盘否定共产主义运动,否定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成就。最后,还恶毒地提出了反动政治口号及政治纲领:“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有希望;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大纪元》还在“公告”中表示,要发表《九评共产党》的续集,及所谓的“五评”,并与境外法轮功组织的其他媒体如“博大新闻网”等联合举办《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大赛。

    从《预言参考》到《九评共产党》,我们看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早已不再是“不参与政治”,而是从为其参与政治进行所谓的“不政治”狡辩,发展到赤裸裸地打出反动政治旗子,彻底撕毁了用以遮羞的“不政治”面纱,政治叫骂不断升级,甚至从零星叫骂过渡到系统的反动政治纲领。这里不难看出,法轮功正是借助“讲清真相”之名,打着“不参与政治”、“不政治”的幌子,干着推翻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勾当!

    2007年2月21日,李洪志的《再论政治》又浮出水面:“如果‘政治’能够揭露迫害,‘政治’能够制止迫害,‘政治’能够帮助讲清真相,‘政治’能够救度众生,那这所谓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何乐而不为之呢?”“那就堂堂正正的利用这‘政治’揭露迫害、救度众生吧!”从这里人们不难看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搞所谓的“修炼”已经腻烦了,现在他们要利用“政治”,大搞特搞他们的邪教政治了!估计今后他们连邪教也没兴趣搞了,就该直接搞政治了!那时他们就将直接进入第五阶段——政治组织阶段。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