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法轮功”与世界其他邪教的组织的一致性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20世纪中叶以来,国际范围内涌现出了一批走上极端异常疯狂的邪教组织。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天堂之门”(又称“天门教”)、“大卫教派”、“上帝之子”,散布于欧洲的“太阳圣殿教”(又名“国际太阳圣传骑士团”、“玫瑰与十字会”),以及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其中,“人民圣殿教”于1978年11月18日,在圭亚那的热带丛林深处制造行了震惊世界的914人的集体自杀;“天堂之门” 于1997年3月26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哥县的一所西班牙式豪宅制造了39名信徒的集体自杀;宣扬世界末日的“大卫教派”在其头领大卫·考雷什的带领下,在同联邦执法人员对峙51天后,于1993年4月19日用一场大火把89人活活烧死;“太阳圣殿教”自1994年以来,在加拿大、法国、瑞士先后制造了多起教徒集体死亡事件,总共有70余人死于非命;日本的奥姆真理教 1995年3月20日在东京地铁制造了投放“沙林”毒气事件,造成5500多人受伤,10多人死亡。邪教组织制造的这些事件无不震惊了世界。

    “法轮功”与国际上这些邪教组织是否具有一致性呢?答案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首先,在对社会的态度上具有一致性。宗教组织普遍倡导信徒融于社会,服务社会,造福民众,维护社会和谐。国内外一切邪教组织则完全相反,他们的价值观、信仰和行为等都是反主流文化或反传统的。虽然他们也会盗用宗教的一些术语,但本质上却是反社会,极力蛊惑煽动成员危害社会,仇视社会。“法轮功”的反社会表现在竭力诋毁社会和破坏法律秩序。“法轮功”不仅不是依法成立的合法组织,而且还到处煽动闹事。从1998年到1999年被取缔前,“法轮功”以“上访”的名义,“静坐”的方式,组织策划练习者冲击新闻单位,围攻党政机关就达几百次,直至围攻中南海。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妄图“以教干政”、“以教代政”,表现出明显的反政府、反社会的特征。

    李洪志到处散布:“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只有他能够给人们 “上天的梯子”。为了极力否定法律在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稳定和增进全体人民共同福利方面的作用,他说:“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 “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人在传正法。”并恶毒地诋毁 “人类社会已经败坏到极点了”。可见他对社会的仇视达到了何等地步!

    “法轮功”的反社会还表现为贬损宗教和反宗教。李洪志打着佛法的幌子,盗用一些宗教术语,对宗教进行恶意歪曲和贬损。把他的所谓“法轮大法”称为“最高佛法”,是凌驾于一切宗教之上的“正法”。说什么:“本世纪所产生的宗教,何止是本世纪,前几个世纪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新教产生,这些大多都属于假的。”认为,别的宗教都不能度人,只有“法轮功”是真正能够度人的。

    李洪志的言行和其他邪教教主一样无不具有反社会性,他不仅否认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秩序和法律秩序的价值,否认人类的文明进步,而且把自己与现实社会严重地对立起来,并煽动信徒扰乱和破坏社会秩序,给国家的和人民的幸福生活造成巨大的损害。

    二是,在教主崇拜上具有一致性。宗教信仰和崇拜的对象是各自固定不变的特定的神。宗教绝不允许任何个人自比神明和自吹具有“神力”。法轮功和其他邪教组织一样,都把教主本人设为崇拜对象。为了蒙蔽信徒,邪教的头子总是冒用神的名义,或把自己虚构成是神的“化身”,吹嘘自己具有各种超常、特异的功能,从而使信徒产生神秘感和敬畏感,达到对其顶礼膜拜和精神控制的目的。李洪志和国内外其他邪教的头目一样,也是千方百计神化自己。为了把自己打扮成“神”,他首先在改出生日上做文章,把原本1952年7月7日的出生日硬是改为1951年5月13日,以便与佛教经典记载的释迦牟尼的生日(中国农历四月初八)相一致。其次,编造“幼年得法”的虚假经历,声称4岁入佛门,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到了极高层次,已经能够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和未来。12岁时“得道”于“八极真人”,21岁时又“得道”于“真道子”等等。与世界其他邪教教主的目的一样,李洪志虚构这一神奇虚假经历的目的都是为了欺骗迷惑信徒,达到对他们进行精神控制的目的。再次,李洪志和国外其他几大邪教组织的头目一样,也是用明目张胆的造假来蒙蔽群众。李洪志见诸于法轮功书目和宣传物上的所谓“法像”,竟然是借助戏剧服装和美工道具拍摄出来的。所谓法轮功的功法动作,也是通过盗用其他传统功法动作再加上一些舞蹈动作拼凑成的。却极力鼓吹“法轮功”是他多年苦修的独传大法,是经“上师确定准予弘扬”后才由他传播人世的。李洪志和国际其他邪教组织的头目一样,都是靠骗术和明目张胆的造假起家的。

    三是在制造世界末日歪理邪说上具有一致性。在宗教的典籍中虽然也有“大灾大难”、“世界末日”之类的说法,但这些宗教典籍从未把世界末日作为眼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是看作是遥远的未来。宗教更关注民众现实的生活,希望给人们以精神慰籍,让他们生活得更加美好。而国内外一切邪教的教主却是千方百计刻意渲染劫难的恐怖性和现实性,不断制造耸人听闻的歪理邪说,甚至杜撰劫难和世界末日的具体时间,用以搅乱人心,制造恐慌,骗人为躲过劫难而入教。可以说,“世界末日论”几乎是所有邪教赖以立教的一种邪说。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大卫教”、“上帝之子”等概莫如此。邪教教头子所以刻意制造这种歪理邪说,一个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对信徒实现精神控制,从而达到其险恶目的。李洪志不仅完全效法国际邪教教头的这种卑劣做法,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洪志一会儿说,地球已经毁灭了81次了,一会儿说已经毁灭了9次,一会儿又说已经毁灭了8次了,并恬不知耻地说,本来地球在1998年就应该毁灭了,是他让地球毁灭推迟了30年。制造出这样的神话后,李洪志这个“大神仙”自然就造出来了。他总是不择手段地力图让人们相信他是救世主,人们要想躲过劫难,只要跟着他修炼法轮大法,就能够得到上天的梯子,从作为“垃圾站”的地球升到宇宙的高层次中去,即所谓“法轮世界”。为了和人们的现实生活结合起来,他千方百计地向信徒灌输,修炼他的法轮大法不用求医吃药也可以强身健体,甚至还能修成佛体、金刚不坏之身,返本归真,回到天国。为了达到对信徒控制的目的,他极力想让信徒相信他的所谓法身无处不在,每时每刻都能够洞察信徒对他和他的歪理邪说是否三心二意。李洪志的这些卑劣手法与世界其他邪教组织教头的做法是何等相似呀!

    四是在立教目的上具有一致性。宗教不仅追求超越,也表达对民众的终极关怀,力图以超俗的精神来推动社会实现公义、道德与和谐,让人们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邪教教主立教的目的则完全不同,国内外一切邪教的教主都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或骗取钱财,或奸淫妇女,甚至要实现控制整个社会的野心。李洪志搞所谓“法轮功”也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骗取钱财,进而控制社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在制造各种歪理邪说神化自己的同时,打着“祛病健身”、“益寿延年”、“弘扬功法”的旗号,千方百计培植骨干建立非法组织。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建立起了一套从北京到全国许多地方,有着严密的决策系统、指挥系统、信息传递系统的非法组织体系。通过这个非法组织体系李洪志的指令可以顺利传达到各总站、辅导站、练功点和练习者。为了使其组织更加严密、有形、便于控制,李洪志要求练习者每天到辅导站或练功点进行集体“修炼”,还定期举办各种集体活动,把“法轮功”组织变成他进行各种违法政治活动的工具。李洪志从传功初期开始,就把非法敛财摆上了重要日程。口称“免费”为人“治病”,却要摆上功德箱收敛所谓捐款,看到别人往箱里投钱少了都当面表露不满。到了传功的中后期,他已不满足做这种小生意了。在宣传其“法轮大法”的书刊、“经文”中开始公开宣称“有施才有德”、“小施得大德”,变为公开索要了。李洪志通过在全国各地开办所谓“法轮功”辅导班、功法报告会,卖书、卖图、卖“法轮”章、卖音像制品以及练功用具等,从全国众多的练习者口袋中骗得了巨额的钱财。事实上,李洪志的生意已经成了具有相当规模的非法产业。这些从练习者身上搜刮来的钱财,都成了他为自己购买豪华汽车、住宅和逃到美国后恣意挥霍的资本。

    五是在残害群众方面具有一致性。国内外一切邪教组织尽管残害群众的形式不同,方法不同,都是残害群众的。李洪志除在宣扬邪教教义,采取各种邪教手段控制修炼者方面与国际邪教组织的头目有共同特点外,也有其独到之处。他所制造出来的“业力说”就是最容易迷惑人,也是最害人的。他极力宣扬“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原因是前世的回报”,“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得还。”“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真正要治好病人,必须是真正修炼的人。”还宣扬,打针吃药并不能消除“业力”,“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练功能练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正是这种歪理邪说欺骗和蒙蔽了无数练功者,使他们有病不能医,有药不能吃,贻误了有效的治疗期,给许许多多的家庭造成了悲剧。在法轮功被取缔前一年左右时间,全国已发现因练“法轮功”致死的就有743人,致伤致残者不计其数。因练功导致精神失常者,更无法统计。尽管如此,“法轮功”邪教组织为了诱骗更多的人上当,却故意用刻意编造、弄虚作假、张冠李戴的卑劣手法,精心炮制出许许多多祛病健身的“调查报告”,用以掩盖罪行,继续诱骗更多善良无知的人上当。如果不是被政府及时取缔,还不知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综上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出,“法轮功”绝不是一些西方势力所说的新宗教,它与宗教毫无共同之处。从它的基本特征看,却与世界上公认的几大邪教组织有着完全的一致性。应该说,“法轮功”作为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是不容置疑的。尽管这个邪教组织目前还受到某些国际势力的庇护、豢养、支持和纵容,但终究逃脱不了与国际其他邪教组织一样的可悲命运。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