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解体“法轮功”文化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一、“法轮功”与文化

    文化,是广泛应用而又难以精确把握的一个概念。

    文化一词来源于《易经》。《易经》上说:“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说文解字》的解释是:“文,错划也”;“化,教行也”。意思是说,按照人文来教行、教化。

    《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对文化的界定是:“人类知识、信仰和行为的整体。在一定意义上,文化包括语言、思想、风俗习惯、禁忌、法规、制度、工具、技术、艺术品、礼仪、仪式及其他有关成分。”《辞海》的概括更为宽泛:“广义指人类在社会实践过程中所获得的物质、精神的生产能力和创造的物质、精神财富总和。狭义指精神生产力和精神产品,包括一切意识形式: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社会意识形态。”

    从文化的本质和社会作用上说,可分为先进文化、健康有益文化、落后文化和腐朽文化。

    根据历史文献和权威辞书的概括,凡与人类意识和行为有关的一切事物,均可以包括在文化的范畴之内。当然,“法轮功”及其他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也可以从文化的视角加以审视。但是,从它们的本质和社会作用来说,既不属于落后文化,也不属于健康有益文化,乃是与具有人民性、科学性、进取性、时代性特征的先进文化背道而驰,对抗科学、文明和社会进步的腐朽文化,当在坚决抵制之列。

    二、“法轮功”的文化渊源

    具有邪教性质的会道门组织,是清末民初从民间秘密教门演化而来的。它们制造和传播迷信邪说,迷信色彩极为浓厚,且由于历史原因,一般都有着反动政治背景。清末民初的中国社会,开始由传统农业社会向近代工业社会转型。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走到了尽头,民主与科学思潮开始兴起。而民间秘密教门由于本身固有的封建基因所决定,仍然坚持迷信反对科学,坚持帝制反对共和,反对社会革命,总体上演化成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政治组织。更有甚者,在国难当头的岁月里,一贯道、同善社等会道门,与日伪政权相勾结,充当汉奸卖国贼,为虎作伥;与反动统治阶级相勾结,敛财渔色,鱼肉乡里,劣迹斑斑,罪行累累。它们散布的荒诞不经、格调低下的鬼神巫术、劫难救世说教,欺骗愚弄下层人民,严重阻碍了下层群众的觉醒,成为中华民族思想解放运动的重要障碍和中华传统文化中最顽固、最落后的营垒。

    全国解放后,反动会道门组织仍然与人民为敌,20世纪50年代初被人民政府明令取缔。但是,反动会道门文化作为一种社会意识,为思想文化变迁滞后规律所决定,不会随着社会变迁,时代进步很快灭亡,它会长期潜伏在社会土壤中,一旦遇到适宜气候,还会沉渣泛起,借尸还魂。

    20世纪90年代滋生蔓延开来的“法轮功”等组织,就是反动会道门文化的延续。虽然一般看不到它们与反动会道门的师承关系和组织接续,但在组织形态、教义内容与活动方式上,与会道门如出一辙,不难看到反动会道门文化在这些组织中的影响。

    “法轮功”等组织与反动会道门一脉相承。

    三、“法轮功”与迷信文化

    迷信,相信神灵鬼怪等超自然的东西存在之谓也。泛指盲目的信仰崇拜,一般指相信星占、卜筮、风水、命相、鬼神等的愚昧思想。这些迷信活动大多产生或流行在封建社会,习惯上又称之为封建迷信。

    封建迷信是人类社会文明中的糟粕,腐蚀社会和人们的灵魂的文化垃圾,也是巫婆神汉图财害命的谋生手段。一些迷信组织更是藏污纳垢、残害群众,甚至违法犯罪的场所。

    “法轮功”在宣传封建迷信方面,比巫婆神汉有过之而无不及。它的基本教义《转法轮》一书,什么动物修炼,狐黄白柳附体之类充斥其中。说什么宇宙中有个理,就是不许动物修成,一旦长功就会打雷劈它;动物要想修炼,就必须借着人体,这就是练功人被附体的原因;还说气功师写出来的书是蛇,是狐狸,是黄鼠狼,看那些书,这些东西就从字里往外跳。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更令人开眼界的是,书中还讲了李洪志在贵州大战明朝蛇精的事,他说用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功叫化功,把蛇精下半身化成水了,上半身跑进了一个山洞里,眼睛放着绿光;在北京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才把它彻底毁灭了。这种荒诞故事,只有在志怪小说和民间故事中才能看到听到,不想李洪志却大言不惭,煞有介事,言之凿凿。实为不折不扣地迷信邪说。

    迷信文化死灰复燃,对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危害极大,我们不能不认真对待,涤而荡之。

    四、“法轮功”与巫术文化

    巫术,产生在原始社会前期,长期流行于封建社会,是巫师使用的法术,是幻想依靠“超自然力”对客观施加影响或控制的活动。

    使用巫术,诅咒、祈求鬼神加害于人或以邪术使人迷惑昏狂,历史上称为“巫蛊”。中国历代法律均视“巫蛊”为犯罪行为,严刑惩治。汉律规定:巫蛊者处死。北魏律规定:“巫蛊者,负羖羊,抱犬,沉诸渊。”汉武帝时,统治阶级内部斗争尖锐复杂,特别是武帝晚年多病,疑其左右人巫蛊所致。征和元年(前92年),丞相公孙贺被人告发用巫术诅咒,在驰道埋木人,死于狱中。次年,江充诬告太子宫中埋木人,太子刘據大惧,杀江充及胡巫,武帝发兵追捕,太子发兵抗拒,激战五天,死伤数万人,太子兵败自杀。巫蛊祸国,前事可鉴。

    在我国诸多文学作品里,也不乏巫术、巫蛊的描写。《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遇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说的就是赵姨娘买通马道婆将写上生辰八字的纸人并五纸鬼掖在凤姐和宝玉床上,使其疯魔的故事:“只见宝玉大叫一声:‘我要死!’将身一纵,离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乱叫,说起胡话来了”;“正没个主见,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钢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最后还是癞头和尚、跛足道人救了二人性命。读过这则生动故事的人,便了解巫术、巫蛊是何等货色了。

    当然,巫术、巫蛊之类是迷信行为,并非真正有效。杜甫有诗云:“自古虽有厌胜法,天生江水向东流。”厌胜,也是古代方土的一种巫术。

    巫师施巫,乱政乱家,谋财害命,屡见于典籍文字,虽经历代严厉禁止,也未绝种。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还有“法轮功”承其衣钵。近几年,“法轮功”在其信众中发起的“发正念”,妄图用意念杀人害人,致人于死地,便是巫术文化在当今社会的再版。当然,他们这种做法主要目的是增强对信众的精神控制,巩固自己的组织,对于别人难动一根毫毛。但是,我们应该警惕的是,用意念杀人是灌输仇恨,无异于训练杀人狂徒,从用意念杀人到真正拿刀杀人并没有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这种巫术的实施,对社会还是有一定潜在危害的。

    五、“法轮功”与伪科学文化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段入木三分的话:“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这种羼进鬼话、带了妖气的科学,当属于伪科学。

    李洪志声称,他讲的东西非常明了,“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而且讲的层次很高”,“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他讲的科学,是羼进鬼话最多、带着妖气更重的伪科学。

    科学与伪科学是两个根本对立的概念。

    科学,是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和规律的知识体系,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在现代,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伪科学,指违背客观规律,冒用科学理论用以骗人的错误的知识体系,它是人类认识史上的怪胎,社会文明进程中的绊脚石。在这里,冒用与误用是有区别的,其主观动机不同,误用是知识缺乏,冒用是有意行骗。

    “法轮功”除冒用宗教、气功之外,还大量冒用科学概念。例如,一些科学家认为,地球上的生命来自太空中的有机分子,它们被小行星或彗星带到地球或落入海洋,成为生命的种子。这只是一个假说,科学家并没有找到证实这个假说的有力证据。而李洪志接过这个假说,大谈人是宇宙太空产生的,是真善忍物质构成的,人是从太空中掉下来的,进而杜撰出一个宇宙造人、宇宙掉人、地球是垃圾站、修炼返回、法轮大法救世等为主要内容的荒诞体系。

    再如,美国科学家伽莫夫等人于20世纪40年代提出宇宙起源于一次大爆炸的理论,这是现代宇宙学影响最大的一种学说。李洪志又接过这个学说,杜撰出宇宙空间每经历久远年代以后都会发生一次大爆炸,就目前而言,这个宇宙空间早就应该发生大爆炸了;每次爆炸,都是一场灾难,毁灭宇宙中的一切,只有少数生命存活下来;他仔细地查了查已毁灭了81次,还没查到头。这种信口雌黄,显然是有意所为。被李洪志吹嘘为最精深、最玄奥、超常科学的《转法轮》一书,当然属于伪科学。

    科学文化是先进文化的基石,伪科学文化则是腐朽文化的支柱。

    一般说来,对科学真伪的区分,是从判定其知识的真假这个角度来看问题的。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伪科学的产生是一种社会现象,有其社会背景,特别是伪科学的泛滥,往往是社会大变动时期的消极产物。对搞伪科学的人,也要作具体分析,有的开始是以骗取财物为主要目标的,但也有一开始便有政治图谋的;即使是以经济诈骗为初衷者,随着实力的增强,也会产生强烈的政治野心。

    “法轮功”大搞伪科学,是有政治背景的。

    六、“法轮功”与无赖文化

    无赖,指强横无耻、放刁、撒泼等恶劣的行为作风。作为一种行为态度和风格,也可以视作一种文化。秉无赖作风者,为无赖之辈。

    许多出国观光或公务出访的人士,见到境外“法轮功”人员在公共场所举办有碍观瞻、被外国人称之为“难民操”的集体练功;在领使馆门前“弘法”、“静坐”;在街头拦截行人,强行派送传单、报纸,拒收则恶言相加;尾随出访领导人,寻机出丑闹事,南草萍撒泼,歇斯底里;诬告、滥诉,谣言漫天;老虎屁股摸不得,无理纠缠等等,无不从心底冒出一句话:无赖行径。

    中国有句俗话:“行医不治癣,治癣不露脸;治癣不治癞(赖),治癞(赖)划不来。”意思是说,癣难治癞(赖)更难治,老赖最难治,常人不愿与无赖打交道,粘毛赖四两,我是无赖我怕谁?例如,“法轮功”挖空心思炮制了一段文字,便认为是一种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没想一旦抛出反应甚微,于是扬言无人敢驳,实际是令人不屑一顾,人各有生计,谁愿与无赖纠缠?

    《水浒传》第十二回《梁山泊林冲落草,汴京城杨志卖刀》中,有一个破落户泼皮牛二,一再向卖刀的好汉杨志挑衅,而杨志迫于生计,一再退让,不是牛二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实不愿与无赖较量。牛二们切莫自我感觉良好。

    七、“法轮功”与汉奸文化

    汉奸,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国侵略者,甘心受其驱使,出卖祖国利益的人。汉奸的心理状态及行为,可称为汉奸文化。

    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有一个字备受推崇,那就是“忠”字。忠臣、忠良、忠诚、忠心等词已渗透到民族的血液中,凝聚在民族的脊梁里,保证了中华民族薪火相传,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忠于祖国,忠于民族,被认为是最高的美德,最大的光荣。历史上的苏武、岳飞、郑成功、林则徐、陈嘉庚、鲁迅等民族英雄,受到人民的敬仰。中华民族最恨的是汉奸卖国贼,张邦昌、秦桧、袁世凯、汪精卫等民族败类,被视为永世不得翻身的千古罪人,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

    “法轮功”恰恰犯了民族大忌,步千古罪人之后尘,投靠了西方反华势力,并与民族分裂势力勾联,逢中必反,逢喜必冲,逢节必闹,千方百计破坏国家形象、民族振兴、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秩序。视祖国为敌,完全是汉奸卖国贼的行径。

    千夫所指无疾而死。我们已经注意到,一些良知未完全泯灭的“法轮功”追随者,正是被这顶汉奸卖国贼的帽子压得喘不过气来,才幡然省悟,将来必然会有更多的追随者猛省前非。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