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论“喉咙”与“武器”
2016年07月25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喉咙是语言的基本器官之一。如果把喉咙作为武器加以武装,那么喉咙就不再仅仅作为语言的基本器官,而成为特殊的武器了。

    关于“喉咙”的接受与接受的“喉咙”

    李洪志最初的“武器”是他的所谓“功法”讲座的汇集——《转法轮》。思想的笃信是拿出钱财的必然前提。信其言,方能从其行。一个从思想上怀疑老师的学生,是不能诚诚恳恳接受他的教诲的。试想,谁不愿意做好人呢?拉起“做好人”这面“大旗”,那些体弱多病者,那些精神失落者,那些无所寄托者,那些囊中羞涩而卖不起药者看到的全是光明,信仰开始在头脑中着陆。随之就是,修身必须修法,修法必买书!还有师傅端坐莲花打坐、身后佛光普照的照片,你能不相信他就是释迦摩尼再世吗?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带一套批发价150元的居然卖到300元;一本讲法的书售价是批发价的两倍;一个成本只有两毛五分钱的徽章,居然卖3元钱。据不完全统计,李洪志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发行“法轮功”书籍,就达1108万册、图片129万张、标识徽章23万枚,总价值达1.35亿元人民币。

    人类复杂就复杂在,人是高级动物,人是高级感情动物,人是需要思想信仰的高级感情动物。人除了与其他动物一样需要吃、喝、拉、撒、睡,最大的区别就是思想要有着落,精神要有寄托。这就麻烦了——思想下落在哪儿?精神寄托给谁?好在自古洎今中国有佛祖、菩萨、天尊、灶王、胡黄……众多神仙、灵怪。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国的大门敞开,昔日那些被扫地出门的众多教派又卷土重来,实在是纷繁众多,大可供人尊崇。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特别是90年代,形成了一股“宗教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迷信来自西方的宗教。我市许多地方兴建了教堂、寺庙,在农村还出现了家庭聚会所。与此同时,一些伪气功“大师”纷纷“传功讲法”,一时“气功热”遍布城乡各地,邪教组织乘虚而入。一些善良的人们以祛病健身的美好愿望,误入邪教,有的甚至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在众多的所谓“功法”中,李洪志的“法轮功”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特别是这位李大师言说自己是佛祖释迦摩尼转世,就连生日(改户口后)也是一样的,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既然是佛祖释迦摩尼转世,那么总该说一点佛家名词术语。对佛教稍有常识者都会知道,《转法轮》中的佛教术语。既然练功,总是要有一套动作的,弥勒抻腰、如来灌顶、佛掌乾坤、金猴分身、菩萨拂莲、双龙入海、罗汉背山、金刚排山,八个动作真是简单易学。

    早晨室外练功,上午自学《转法轮》,下午到辅导站聆听和观看师傅的“经文”和讲法的教材音像,晚上到练功点学习交流练功学法的心得体会。强烈的排他性,使练习者“一心只读《转法轮》,全天练习‘法轮功’”。通过这种全天候灌输法,“洗脑”——清洗“大法弟子”头脑中原有的思想意识,还真是卓有成效的。只要亲自与那些“法轮功”痴迷者做以探讨或辩论,你就会亲身感受到,他们所持思想理论与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意识格格不入。一些人还很是感觉良好,甚至还会理直气壮地告诉你:你不懂,我们师父说的才是真理。“师父”说自己比释迦摩尼佛法还高,练习“法轮功”可以“白日飞升”。那么这么多年来,他起码能度人升天吧?最知名的有——河南开封的刘春玲、刘云芳,山西屯留的李进忠、常驰浩,还有刘春玲的女儿年仅12岁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刘思影、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学生陈果……。据中国关爱协会在编印的《真相》一书中统计,自1992年“法轮功”创立到2002年,已知有17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死亡。其中,按照他们师父李洪志的要求,有病拒医拒药而死的1400多人,以自杀方式“升入天国”的300多人,另有20多人被“法轮功”练习者杀害致死、致残,还有无数家庭破裂。按照他们师父李洪志的说法,那些死者已经飞升天堂,如果那样多好啊。可是,已经致伤、致残的王进东、郝惠君,还有郝惠君的女儿陈果等人是不是修炼得没有达到他们师父李洪志要求的层次啊?如此看来,只有成功地死去,才能到达天堂的最高境界呢?无需太多的追问,几个问号就能使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海市蜃楼顷刻瓦解。而那些至今尚痴迷于李洪志的练习者们是否这样问一问呢?但李洪志早就强调,要学他的理论治病、升入天国,必须全部接受他的理论,不能接受其他的理念。他说:“不要被那些宗教误了。”云云。看来只有“信其道”且“献其命”,才能真正“升入天国”了,这是其弟子们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出路。

    关于“喉咙”的武装与武装的“喉咙”

    李洪志及其境外“法轮功”组织非常重视喉咙的武装和武装的喉咙。在国内他们正在逐步失去可兜售的市场,只好在境外蒙人混事。为讨好其西方反华势力这个“主子”,李洪志不惜下大血本,甚至卑躬屈膝。

    一是建立系列反动舆论机器。在其西方“主子”的支持下,“法轮功”经过几年的经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建立了“明慧网”、《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博大出版社”、“神州电影制片厂”等舆论工具,设立了100多个专业网站和300多个地方性网站,形成了完备的宣传体系,并用以向我开展舆论进攻。

    二是以“九评”为“重武器”,实施反动宣传。对境内“法轮功”邪教组织来说,几年来的折腾不但没有取得想象的效果,反而在我严厉打击下,人民群众并不卖他们的帐。越来越似乎捞到了一棵反对中国共产党,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救命稻草”,于是,他们更加猖狂地联络地下势力,进一步蒙蔽一些基本群众,进行各种违法犯罪活动。2004年11月,李洪志及其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与“六·四”组织密切接触,炮制出《九评共产党》系列反动文章。文章中罗列的几乎都是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问题的决议》中公开明确的问题,颠倒黑白,恶意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推导“三座大山”的压迫,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伟大胜利的历史事实,妄图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改革开放,极力煽动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妄图破坏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政治稳定,阴谋掀起一股怀疑共产党、否定共产党、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恶浪。以抛出“九评共产党”系列发动文章为标志,“法轮功”就已蜕变成为一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和“台独”分裂势力所豢养、以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目的、以邪教方式进行活动的反动政治组织。目前,境内外“法轮功”邪教组织散发非法宣传品的违法犯罪活动已从以李洪志“经文”为主,向大量散播“九评”转变,大肆散播“九评”已成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在政治上蒙蔽群众,思想上向我渗透,进行政治攻击的主要手段。李洪志在其发表的“经文”中直接煽动“法轮功”练习者参与散播“九评”文章。自2004年底开始,“九评”就一直是“法轮功”喉咙里呼号的“武器”。

    三是构建理论、技术和人才基地。李洪志及其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在美国筹建“东方大学”、“中国问题研究所”,与“民运”合办“未来中国学校”网校,建设思想库、技术研发中心和人才培养基地,以图长期与中国政府对抗。

    四是实施文化欺骗伎俩。“新唐人电视台”已连续3年在世界不少城市搞所谓的“全球中华新年晚会”,妄图将其打造成“中华传统文化品牌”,欺骗华人华侨和西方民众。最近他们又宣称,要将2007年“新年晚会”搞得规模最大、演出场次最多。

    五是编造政治谎言以捞取世界政治筹码。2006年以来,境外“法轮功”有计划抛出了所谓“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等一些列谣言,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大肆炒作,妄图丑化、抹黑中国国际形象。2006年9月,境外“法轮功”在大肆传播“九评”的同时,又在“大纪元”上抛出了“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继续对我党进行恶毒攻击。

    六是妄图破坏“2008年北京奥运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在中华民族几代人努力下取得的国际性巨大成果,2008年,世界的目光将聚焦中国北京,中国将以此为新的起点,以新的英姿走向世界舞台。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与其西方“主子”决不希望中国的强大,他们会极尽其捣乱破坏之能事。2006年10月份,境外“法轮功”总部经过策划,抛出了“关注中国人权,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把煽动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作为今后的重要任务,图谋在奥运会前举行大规模闹事活动,掀起抵制北京奥运会的风暴,用心极其险恶。

    七是实施全方位攻击。在李洪志的大肆煽动下,“法轮功”邪教组织多次攻击卫星,插播电视,拨打IP电话骚扰,制作和散发反动宣传品,悬挂反宣标语,邮寄反动信件,发送反动邮件,其卑劣行径可谓肆无忌惮,其手法真是不一而足。

    到了该反击的时候了!拯我民众身心!还我清平世界!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