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画面中的特殊“档案”大有玄机
2016年07月24日
来源: 中国商报
【字号: 】【打印

 某张重要的照片或者绘画作品中,其背景有一件文物品时,不少人会对这件东西好奇,并对它的去向关心,这张照片或者画作也就成了此件物品的特殊“档案”。而当照片或者画作中的那件东西出现在市场上时,也往往更容易引来众人的目光。但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很多人看中了这种特殊“档案”所带来的经济价值,借助高科技作假,这也提醒人们在看重这种特殊“档案”的同时,也不能盲目相信。

  画作背景很特殊

  在今年的艺术品市场上出现了一对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这对双鹤香炉中,大鹤直立昂首,口衔桃枝;子鹤作步行状,回首相望。鹤身中空,嵌白色釉,背施条状蓝釉,以掐丝作羽纹,饰绿嘴丹顶,翅可开合为盖。底座蓝釉錾胎珐琅为石,底饰绿白掐丝珐琅浪花。

  此器造型逼真雄伟,纹饰镶嵌精细,以掐丝珐琅和錾胎珐琅相结合的工艺,充分体现了雍正时期妙至毫巅的艺术修为。当香炉点起,烟会从鹤口缓缓飘出,萦萦绕绕,观者仿如置身仙境一般。然而就是这组香炉,曾经作为背景出现在19世纪西班牙艺术家为收藏家阿尔弗雷德·莫里森绘制的肖像中。

  此器祥瑞之至,阿尔弗雷特对之也青睐有加,作为一位拥有众多珍品的大藏家,阿尔弗雷特能够选中这件藏品,无疑显示出其重要性。这样的例子,还有张大千在1963年绘制的《嘉藕图》立轴。《嘉藕图》为香港首屈一指的华人收藏家张宗宪先生的旧藏,张氏对此画极为珍爱,视为“镇宅之宝”。上世纪90年代初期,已故著名油画家陈逸飞先生曾为张先生作油画肖像,张氏即取张大千此幅作为背景,可见喜爱之深,有了陈逸飞先生的这张肖像画作为“著录”,此《嘉藕图》最终以1030.4万港元成交。而张宗宪选择这张画作为背景,显然与画幅中暗寓之意有关:画幅中一枝荷花开得十分灿烂,衬以旁边几朵仍含苞待放的花蕾,寓“一枝独秀”之意。

  作者合影可参考

  除了藏家与自己的藏品“合影”受到追捧之外,一些作者或者鉴赏家与作品的合影也是重要的参考。2009年市场出现了一件王琦款广陵花瑞图瓷板,最终以49.5万元的高价成交。花瑞指特异而不常见的奇花。宋范正敏曾在书中记载:“初夏,芍药盛开,忽于 中得黄缘棱者四朵,士人呼为金腰带,云数十年间或有一二朵,不常见也……盖花瑞也。”宋代的扬州人不但爱种植芍药,也喜爱簪戴、观赏。每日拂晓,就有沾雨带露的鲜花应市。

  这块瓷板作于1925年,从人物的衣纹、石头的皴法来看有黄慎的风格,是王琦众多作品中的精品。更为重要的是,与王琦同为珠山八友之一的王大凡的侄子——当代著名陶瓷艺术家王锡良先生曾与该作品合影并题识,对这块瓷板的评价颇高。这无疑也是受到藏家关注的重要原因。

  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意识到合影提升拍品的重要性,许多拍品描述中都可以看到相关的内容,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007年香港苏富比推出的徐悲鸿《放下你的鞭子》,成交价达到了7200万港元。拍卖行特意展现了当年徐悲鸿在这幅油画之前与抗日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女主角王莹的合影。

  特殊档案也要当心

  有人求画、得画后又请求与作者合影留念,并将字画醒目昭示,这本是人之常情。有精明之人售画时出具此类照片,以为佐证。这样的作品自然成了经作者本人亲鉴的真迹无疑。从某种角度说,一张小小的照片比专家的鉴定证书还管用。不过这之中也有很多的“猫腻”,值得藏家警惕。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利用Photoshop等工具进行后期加工,这无疑是目前最常见的一种造假方式,但是相比这种拙劣的方式,一些更加隐蔽的方式值得注意,特别是一些藏家会找画家的家属合影。由于种种原因,即使画家的家属了解到作品存在着种种问题,但是会碍于面子问题而勉强合影,但这却成为了今后卖出的重要凭证,对于这种合影,藏家在拍卖市场上还是应该引起警惕。

  另外一种风险,就是利用类似藏品的合影对于拍品进行“推销”。例如在前两年的拍卖市场上,有一件拍品,其描述就是“一张著名大收藏家仇炎之的老照片中,在仇炎之身后的文物柜之间亦有一件类似的”,这种描述无疑是非常具有诱惑性的,这说明拍卖的藏品与大藏家的珍品相似,并没有提供有用的参考价值,不过还是容易让不知情者上当。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