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扬州八怪之——高翔
2016年07月23日
来源: 新浪
【字号: 】【打印

 

    高翔这个名字很现代,其实高翔是清代著名画家,扬州八怪中的重要人物,是一个画派某种程度上的开创者,奠基人。

  扬州八怪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海派,但是谁催生了扬州八怪?清初四画僧之一的石涛贡献很大。而高翔是石涛的关门弟子,石涛去世后,每逢清明,石涛墓前总会有高翔的身影,从不间断,直至自己驾鹤西去。他一生不为官,是位非常有天赋的专职画家,诗书画印都很有成就,尤其山水最得石涛真传,清新、自然、大气,不泥古。此外,中国画中的指画为人们津津乐道,它可以产生一种特有的毛笔所完全达不到的稚拙效果,潘天寿是指画高手,而高翔则是指画的开山鼻祖。

  山水画继承石涛衣钵

  清代的扬州是长江流域的富庶之地,这里有很多富商大贾殷实人家,尤多盐商。当时的扬州不仅富裕还很风雅,有“家中无字画,不是旧人家”之说,于是很多画家在扬州云集。

  康熙年间的一天,住在扬州城天宁寺不远处的一个很有灵气的小男孩发现天宁寺上空云霭缭绕,缭绕的云中似有山峰时隐时现。扬州无山众人皆知,小男孩被时隐时现的山峰吸引,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天宁寺,原来著名的画僧石涛正在挥毫画山水。无山,小男孩从没有看到过自然界的丘壑山峦,现在却被石涛笔下的山水吸引住了。挂锡于天宁寺的石涛得了方丈的指示,要给殿侧七十二间耳房,每间配一山水。石涛每天一幅,一画画了七十二天。小男孩一看看了七十二天,很有灵性的小男孩发现这位画画的大和尚实在太有本事了,这七十二幅山水幅幅不一样,绝不雷同。这个小男孩就是高翔,他与石涛有缘,从此成了石涛的入室子弟。

  冬去春来,小男孩渐渐长大,成了扬州城里的著名年轻画家,而画僧石涛在挂锡的天宁寺里圆寂了。得到大师真传的高翔很有孝心,他为石涛守灵送葬,每年都去石涛的坟前扫墓。年复一年,数十年从不中断,直到自己驾鹤西去。

  他的指画十分稚拙可爱

  高翔又称高其佩,字韦之、韦三,号且园、南村、书且道人,是扬州八怪中的本地人。大家知道金农是罗聘的恩师,其实罗聘在金农之外还有一位老师,这位老师就是高翔。

  扬州八怪的形成离不开石涛,在一定程度上也离不开高翔,其指画在其艺术生活中值得大书一笔。据说,高翔一次与朋友聚会,朋友知道他是丹青高手,要他作画,找到了纸墨却找不到笔,高翔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居然用指头蘸墨画了一幅花鸟。这张花鸟照样气韵生动,生气勃勃,还特别稚拙可爱。从此高翔的指画一发不可收,无意中造就了一个新画种,他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画种的开山鼻祖。

  高翔晚年的指画已炉火纯青,声名远扬。他对指画如醉如痴,经常“甲残至吮血,日匿频烧烛”。他曾为兵部尚书卢舜徒画像,与真人等高,画成后,卢舜徒大喜:“神乎技矣!进乎道矣! ”

  真迹鲜少上拍场

  高翔山石常以“披麻皴”画出,苔点恰到好处,很少渲染,笔法简练,墨色淡雅,有空灵之感。树干常用双钩技法,树叶或圈或点,墨色清润。他是石涛的学生,但画并不与石涛相同,他的画个性很强,正是石涛“师造化,用我法”的体现。高翔在山水、人物、花鸟、书法等方面无所不精,人们可以通过他的作品增加一些对扬州八怪的认识,收藏的境界有时并非体现在经济价值上,而在于收藏一段历史,保存一段文化。

  目前来看,高翔的作品真迹很少在拍卖场上出现,拍卖价格每方尺在十万元左右,但仍然是价值高于价格。这主要与高翔作品不多,且仅有少数专家学者认识他所造成的。高翔是扬州八怪中的重要人物,扬州八怪又是一个承前启后,影响深远的重要的画派,他的画作非常值得收藏。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