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鉴陶品瓷》序
2016年07月22日
来源: 雅昌艺术网
【字号: 】【打印

 

   如果说上帝用土所造最精彩的作品是人,那么人用土所造最精彩的作品便是陶瓷了。

  上帝吹了口气,土捏的人活了;人吹一口气,土做的陶瓷并不能活,但它却将人本来短暂的生命、流星般闪过的智慧、千变万化的心情,凝固下来,千年乃至万年,让后来的人看到,触摸到,心为之所动。

  当人第一次用土烧成了一件陶器,其惊喜和震撼绝对超过如今任何一项诺贝尔奖发明。火让人类的生活方式与野兽拉开了距离;而“玩火”过程中发明了陶,则使人进一步确立自己在生灵万物中卓尔不群的地位。

  土是神奇的,若不神奇,它怎能承载并生养生灵万物?

  即使土变成了陶瓷,仍然承载着人的企盼和梦想。

  从出土的彩陶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古人从一开始制作陶器时,就把自己的生命意识、情感和思想注入其中。追求完美的人类一旦发明了陶,就一定会接着发明瓷。但无论陶还是瓷,中国古人从没有放弃过将生命的信息融入其中的企图,无论这种企图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所以,考古学家或者收藏家如果仅仅从外在的形态去研究、赏析陶瓷,恐怕会疏忽更多陶瓷本来想告诉我们的。

  就像有人可以从书画作品中看出作者的性情、境遇,陶瓷虽多属工匠手笔,却也反映出某一时代、某一族群(小至家庭,大至民族、国家)的审美倾向,甚至更深层的社会人文背景,如哲学、宗教思想的形态,经济、科技的状况,文学、艺术的风尚。从陶瓷风格的演变,我们还可探究艺术发展的规律和人性的规律。

  当我们将中国文明史中的陶瓷一章细细看过并看懂后,那是有资格说一句“阅尽人间春色”的。

  神秘莫测、大气天成、绚烂繁复、简约素雅、粗狂厚重、精美绝伦……中国古代陶瓷千变万化都看过后,有的人心大乱,有的人心大定。这完全因人不同的智慧和悟性而异。

  收藏界中有许多好听的故事,譬如某藏家如何为他人家中一只万历五彩大碗,费尽心机去廉价占为己有;又有人如何狸猫换太子以假充真,蒙过了高手的法眼等等,细想起来,其实都是人在绝美的陶瓷及其连城之价面前把持不住,失去本心,妄想妄为。还是看不懂,参不破。

  刘春华创办的东华陶瓷博物馆之藏,满目琳琅,美不胜收。但每与主人闲坐其间,我都觉得对方显得分外闲淡安宁。

  如今优雅的收藏家并不多,春华兄算是一个。他喜欢陶瓷,但喜欢得平静。他知道人生的安宁喜悦是心造的,收藏陶瓷是让自己的心得以回到宁静的港湾,而不是让自己的心走得更远,跑得更快。

  但使人生百年,在历史长河中亦不过如白马之一跃。由于收藏,我们得以触摸到上下数千年的古人脉搏,把玩帝王贵胄之遗珍于掌间,何异于延长了生命的历程,拓展了人生的阅历。是缘,是福,何复他求?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