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看不懂 时刻准备着
2016年07月21日
来源: 人民日报卫韦华
【字号: 】【打印

 今年,在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常常听到人们感慨:看不懂!

  普通爱好者看不懂,因为前些年,他们可以通过节衣缩食,参与其事,如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有旁观的份了。和田玉、明清官窑、近现代字画价格升幅成百上千,对于一般工薪阶层,中国文物与艺术品价格似乎贵得有些离谱了。

  古董商人与艺术品经纪人看不懂,因为多年以来,他们在这个市场中低价进高价出、那边进这边出、前年进今年出,闪转腾挪,如鱼得水,如今,他们依然四处奔波,满世界踅摸,却常常空手而归,常有力不从心、捉襟见肘的感觉,因为成本远比从前高昂。

  甚至,造就中国文物与艺术品目前这种炎炎之势的一些拍卖公司老总们也说看不懂,一些他们看好的东西动静不大,而不为他们重视、且不时面市、表现平平的一些东西却突然为人热捧,这冷热的转换实在有些过于迅速了。

  曾经作为这个市场主体的人们已经被边缘化了,曾经作为这个市场行情的主线被调整了,曾经作为这个市场主导的人们有些迟疑了……这样,我们可不可以说,人们看不懂的是行情,其实是这行情变化的依据。

  收藏的重要依据是对象的稀缺性,对于我们庞大的十几亿人口以及更为庞大的收藏缺口,现存的中国文物、特别是那些历史价值、艺术水准兼备的物件自然是处在众目睽睽之下,而十分耀眼。因为战争、内乱与愚昧,我们曾经屡遭抢夺,我们曾经暴殄天物,我们曾经家徒四壁,当中华民族千百年的收藏传统被春风唤醒,其巨大的吞吐力自然会超乎寻常。如是,那些附载着历史文化信息的古董必然成为人们的志在必得之物了。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人民创造并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当这些财富越过衣食住行这些眼前的樊篱时,自然会有一部分转化为文化追求,转化为家学积累,转化为文物与艺术品的收藏,转化为一波又一波攀升、且后劲十足的行情。有人说,哪怕是在北极举行拍卖会,中国文物与艺术品也会拍出个天价来。其言下之意是,中国文物与艺术品价格的不时飙升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文物与艺术品的价格增加幅度是与整个国力成正比的。中国经济的长期向好不变不仅给国人以自豪感与自信心,也给了一些外国商人以启示,所以,他们提前布局,暗捉商机,下大本钱买重器,然后,他们在一个不甚遥远的高坡上,微笑地等待着好像是饥肠辘辘的中国收藏家们。这不禁让人想起那些往事:许多年前,在美国,一张明代大画家唐伯虎的作品叫价七八千美元,和普通人家用的一辆小汽车相当。许多年前,在香港,从广州运去一船工艺品,不是按件卖,而是装在小竹篓里,一筐十几块钱,和时鲜蔬菜价格差不多。许多年前,在日本,我们的代表团馈赠的是文玩字画,得到的回赠是家用电器,甚或筷子手绢等……于是,我们既要有身当盛世的幸运感,更要感佩外国商人的睿智、魄力与多年按捺内心变现冲动的定力。

  看不懂这市场,把不住这行情,其实,说到底,是对这市场的巨大变化缺乏应有的心理准备、学术准备与资金准备。这种理论上的失语、操作上的乏力、管理上的缺席岂止是收藏爱好者、古董商人与拍卖机构的错?相对于中外古董艺术品依然有些悬殊的差价,相对于中国人依然薄弱的家庭文化积累,相对于流失海外的那些数以千万计的中华文物,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未来空间依然不可限量,我们岂能以“看不懂”而翩然而去,我们要时刻准备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