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岭南画”初露锋芒
2016年07月21日
来源: 金融时报
【字号: 】【打印

   20世纪初,多元化的画家群体与绘画流派的并兴。海上画派、京津画派和岭南画派在民初画坛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然而,在中国拍卖市场最活跃的10年间,北方和江南各画派的作品已逐渐被市场所接受;而岭南画派的大多数精品价格处于超低位,甚至出现了“岭南画派正在消亡”的声音。

  值得一提的是,一度低迷的岭南画派又慢慢火了。这火势不强不弱,以渐温的方式让岭南画派拍卖价持续平稳上升。

  分析人士认为,在海派与京津画家光芒四射的同时,岭南画派刚刚被国内市场所认识,很快岭南画派就会成为艺术市场的焦点所在。

  岭南书画露风芒

  在不久前结束的中国嘉德、北京诚轩和北京永乐三场春拍中,近现代名家精品价格稳中有升,其中岭南名家书画拍品数量大幅增加,成交价格出现不同幅度上涨。

  根据中国嘉德、北京诚轩、北京永乐的拍卖情况,近现代岭南作品在春拍中也较为热门。中国嘉德在“艺苑七景”中推出50余件近现代岭南名家作品,成交率高于90%。

  中国嘉德在今年春拍上重点推广岭南近代书画,包括高剑父、高奇峰、关山月、黎雄才、杨善深、赵少昂、方人定七位艺术家的近50件作品。其中有高剑父的大幅作品《丹山白凤》,高奇峰的《秋风立马图》、《林荫小憩》,十五件题材特别的黎雄才佳作,关山月写生之作和典型的梅花题材,以及赵少昂、杨善深作品。

  从成交情况看,最受欢迎的还是关山月、黎雄才,成交价多为数十万元,特别是关山月的单件作品《红梅积雪图》成交价格最高。《红梅积雪图》估价仅为60万元,现场买家一口价就叫到100万元,最后以162.4万元成交。

  在北京三场春拍中还出现了一批岭南买家入场,他们除了关注全国性大名头书画家,也接受地方画派的作品,因此长安、金陵、岭南三个画派本次均备受关注。

  7月初,一场黎雄才书画专场在杭州西泠拍卖开槌,这是江南市场中首次推出的岭南画家专场,当地的拍卖行人士表示,自去年北方市场开始掀起以黎雄才为首的“岭南热”,今年对黎雄才的市场推动已成南北呼应之势,岭南画家作品的市场价格将在近年出现全国性的喷发。

  事实上,在画家人才辈出的江南地区,市场上少有岭南书画作品流通。不过,在去年西泠拍卖的秋拍上,一件未到一平方尺的黎雄才册页以50万元左右成交,而买家竞拍的目的是为了个人收藏。这种市场反应给出了新的信号,即岭南画派开始被全国市场所接受。

  岭南画派崛起于上世纪之初,是岭南文化特色之一,和粤剧、广东音乐被称为“岭南三秀”。其创始人为“岭南三杰”高剑父、陈树人、高奇峰,他们主张国画应折中中外、融会古今,使岭南画派与海上画派和京津画派成为国画三大派别之一。在艺术特色上,岭南画派深受西方艺术思潮的冲击,注重写生,融会中西绘画之长,既以革命的精神和强烈的时代责任感改造了中国画,也保持了传统中国画的笔墨特色,创制出有地方特色、气氛酣畅热烈、笔墨劲爽豪纵、色彩鲜艳明亮的现代绘画新格局。

  近年来,岭南画派在市场上逐渐崛起,价格大幅提升。其中关山月、黎雄才等标志性人物的影响力遍及全国,其作品价格得到市场的认可。

  在雅昌艺术网上,黎雄才的作品拍卖指数呈明显的上升趋势,在2009年秋季拍卖中,他的作品成交均价达39745元/平方尺。其中,黎雄才的作品《登高观云》在北京诚轩拍卖中以97万元的高价拍出,《深谷搜胜图》也以46万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成交。

  “北热南冷”局面在改变

  20世纪初无疑是中国美术史上最为绚丽璀璨的时代,多元化的画家群体与绘画流派的并兴成为这一时期美术的主流。海上画派、京津画派和岭南画派在民初画坛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中国艺术品市场历来都是“北热南冷”,书画市场亦如此。在中国拍卖市场最为活跃的10年间,北方和江南各画派的作品已逐渐被市场所接受,价格也逐渐水落石出;而岭南画派却未被全国市场所接受,大多数精品价格处于超低位。

  分析人士认为,观察近几年市场状况,价格水平较高的作品多集中在传统书画部分,而岭南画家作品因为受到西洋美术的影响,而呈现出与传统不同的特色,导致在岭南之外的市场无法全面接受岭南书画。与北方同时代画家相比,岭南画派大师们的市场地位始终有距离。

  然而,这种局面开始出现扭转。在书画市场调整期中,岭南近代名家的价值将逐渐被发掘,岭南书画在中国书画中的影响力和份额也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升值空间日趋增大。

  岭南画派的作品由于其地域性的原因,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广东拍卖会的主流拍品。随着其艺术价值越来越被发现,目前参加广东拍卖会的买家已经远远超出了广东本地域的局限,而吸引了诸多海内外等地的买家。岭南派大师高奇峰、陈树人、黎雄才、关山月、赵少昂等人的作品,在每场拍卖会上竞争都会非常激烈。

  分析人士认为,岭南画派作品这段时期一直处于调整阶段,客观上制约了岭南画派其他画家作品价格的上扬。

  纵观全国艺术品交易情况,在这一波上升行情中,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等仍是北方市场所着力追捧的宠儿,他们的作品在近年来屡屡打破拍卖纪录,一路高歌猛进。

  相对而言,岭南名家书画市场在这一轮热潮中,始终保持着相对的冷静与从容,价格未出现一飞冲天的情况,而是总体上稳中有升,步步推进。

  目前高剑父、陈树人等名家作品价格明显偏低。尤其是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可惜他的作品价格却只有二三流的价位。

  至于关山月、黎雄才和赵少昂的作品价格相比同档次的海派名家,升幅也不大。在上世纪50年代与傅抱石、李可染等齐名的关山月,目前的画价约为每平尺8万~10万元,与傅抱石、石鲁、潘天寿等人的动辄几百几千万元的拍卖价格来相比,还存在着相当大的估值空间。

  而赵少昂曾经被徐悲鸿誉为“中国花鸟画第一人”,而如今赵氏的作品价格一直徘徊在1万~2万元之间。

  以前岭南画派作品的市场价值一直不高,特别是与京津画派、海上画派等作品相比较差距更大,这主要是与广东藏家的实用理性有关。由于历史积淀和文化心理等诸多原因,广东本地的企业家宁愿投资房地产和股票,也很少介入艺术品的投资与收藏。因此,导致本地甚少炒家来“护盘”岭南画家作品,该板块也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而北方画派等作品价格扶摇直上,除了是其艺术价值再发现外,以“江浙兵团”为代表的炒画大军的加入是很重要的因素。

  当北方画派作品被疯炒之时,炒家们发现岭南画派作品居然如此便宜,于是就纷纷南下炒岭南画家作品。如今,随着广东本地文化大省建设的逐步推进,本地的知名企业纷纷介入艺术品的收藏,这样一来,外来资金的注入迅速激发了本地藏家积蓄已久的购买力,这两种力量一起发力,导致岭南派作品价格的压迫性上涨。

  从今年初期的形势来判断,相当一部分资金已经进入岭南画板块,岭南画派作品的市场情况值得期待,有望打破海上画派和京津画派占主流地位的传统局面,岭南画派作品将成为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新兴力量。

  岭南画崛起有待时日

  近期股市和楼市处于不稳定的调整期,令部分资金流入艺术品市场。而岭南书画以价格优势,成为买家入货的最佳对象。

  然而,相对于海派作品及江浙艺术家的作品,岭南书画作品的拍卖价格仍处于未爆发状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岭南书画作品的收藏价值将在不断挖掘中持续上升。

  广东和江浙地区均为中国经济发达省份,彼此间的经济实力在伯仲之间,但是,在书画市场交易价格上,江浙一带的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往往比广东艺术家的作品价格高出许多倍——这是近十几年来一直存在的事实,其原因着实耐人寻味。

  书画市场的培育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藏家逐渐成熟,市场运作程序日益规范,良好的文化氛围与消费观念也渐趋形成。从这种意义上讲,岭南书画市场与江浙书画市场不可同日而语。

  江浙地区不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更有扎实的市场基础。单就明清时代而言,骚客文人云集的江浙地区就已卖画买画蔚然成风,这也让诸多孤傲清高的文人有了赖以生存的空间。

  长久的市场积累让当下江浙地区的艺术品购买收藏需求较广东高出许多,因为供求关系影响商品价格的高低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江浙地区深厚的市场基础和较为成熟的文化消费观念,造就了一支整体素质偏高的收藏队伍。而这支收藏队伍虽然仍以收藏本地艺术家的作品为主,但收藏量大,且品位高,关注范围广——他们对未成名画家也给予关注。由于广东人以务实著称,远未形成有关艺术品从欣赏购买到收藏投资的较为系统的文化消费观念。

  分析人士表示,岭南画派没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没有束缚,这让她拥有更大的包容度。同时,广东具有毗邻港澳,面向东南亚的地域优势,容易接触并吸引外来文化,这是岭南画派的自身优势。因此,岭南画派市场潜力巨大。

  链接

  岭南画派是海上画派之后崛起的最成体系、影响最大的一个画派。岭南画派与粤剧、广东音乐被称为“岭南三秀”,是中华民族绘画史上的一个重要民族绘画流派。

  岭南画派始于晚清时期,创始人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简称“二高一陈”),其弟子多成名家,形成了一个海内外华人都喜欢的著名画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