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湖州日报:优雅的收藏
2016年07月21日
来源: 湖州日报
【字号: 】【打印

  说起收藏,人们便觉得是在汇集珍品,追溯历史,而这需要有专业知识和雄厚资本为基础,因此许多人感到高不可攀。其实,收藏不仅是在记录历史,也不仅仅是一种投资增值的手段,更是生活富足以后人们工作之余的闲情逸致,一种力所能及的优雅之举。

  山水画秉承“以山为德、以水为性”的理念,是中国厚重历史文化的沉淀,因而它是我十分钟爱的藏品。每当目光停留在那些不是名家所作的山水画中时,我同样可以品味出画里所蕴含的民族之气、古典之韵、百姓之情。山水画是有生命的,只要你“入了画”,就可以近在咫尺看青山、观碧水、听鸟鸣,历经树叶初绽枝头时的欣喜,感受鲜花含苞待放时的躁动,体会渔夫泛舟垂钓时的安宁。每每整理这些山水画藏品时,就是对大自然的一次精神之旅,我总会让自己沉浸在一种雾绕群山、碧波荡漾、绿树掩映的画境里,心也会随之徜徉于一种恬然的宁静中……

  收藏古币,只因我喜欢在那些或光滑,或锈迹,或残缺的金属片中去追忆秦砖汉瓦、开元繁华、康乾盛世,将历史的碎片拼接成熠熠生辉的文明。举起一枚古币,让阳光通过方孔射出一束光芒,清晰的历史印迹便呈现在地面的方圆阴影之上了。看着动辄就有几百年历史的“孔方兄”,其实它在诉说着一个永恒的哲学精髓:内方,一种方正的品格;外圆,一种圆融贯通的心态。而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追求优雅生活的人生态度。

  我收藏的瓷器年代并不是很古远,外表的釉色或彩绘也不是很精美,但或因为外观、或因为图案、或因为色彩,它们都是与我有情感的。由于没有仔细考证过,大大小小的瓷器可能出身于官窑,也可能出身于民间作坊,但在我眼中它们都是同样的高贵、精致和细腻。瓷器是有情感的,我觉得我能听懂它们的语言,我能了解它们的心声。把玩时,用手指轻轻地敲打,我便会被瓷器响起的清脆乐音所感染,心也会随之而翩翩起舞。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