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葛国军:老伴被法轮功害死了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是河北省肃宁县葛庄人,老伴叫裴秀芬,比我大一岁。我们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孩子们都很出息,也很孝顺,可以说我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但是,去年老伴却在法轮功“消业”说的迷惑下拒医拒药,过早的离世,剩下了孤独的我。

    1999年1月,正是农村冬闲季节,村里有几个妇女在一块练法轮功。她们说练法轮功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最后还能圆满飞升,不断拉拢大伙和她们一起练。听说练法轮功能袪病强身健体,老伴跟风似的参与了进去。“有病不用吃药那还要医院做什么?医院早就黄了。”我和3个孩子都觉的不靠谱,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她。但是老伴儿说:“听说他们当中有练功治好病的,我先试试,不行的话,我就不练了。”看老伴这么说,我和孩子也就没有再劝她。

    从此后,老伴儿每天一有时间就和功友们在一起集体练功和交流,慢慢的她被法轮功的消业治病、圆满飞升以及师父的各种“能力”所吸引,完全沉浸在练功当中。她每天早晨早早起来去村里的练功点修炼,白天一有空就看捧着一本《转法轮》观看。我有时候忍不住就问她,书上的字你认得全吗?她不以为然的回答:“认不全也没关系,只要心诚,师父肯定会引导我圆满。”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和孩子们就劝老伴别练了,可她说什么也不听,拧的不行。起初她不外出,就是在屋里坐着,比比划划的,说是在练功。我们也没有办法,看她也不外出,就随她去吧。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来月,我又劝她,她还是坚持练功,让我别管。并说:“我就信法轮大法,习练法轮功可以上层次、圆满,我成佛后你们可不要后悔。”这时的她就像着魔一样,整天的不是练功,就是学法,还时常外出,据说是去“弘法”。后来,孩子们知道这事后,非常担心,说这么大岁数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呢,于是让我把在板厂的工作辞了回家陪她,生怕她闹出什么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担心她出去,大门锁上后,屋里门也锁上,钥匙还得藏好了,怕她偷着出去,这一陪就是10多年,孩子们和我操碎了心。

    2013年的麦收前,一直在家习练法轮功的老伴突然感觉不适,胸闷气短,很难受,让村医来看,医生说应该是心脏病的早期症状,赶紧去大医院看看吧,不要耽误了。我们就安排送她去县医院,可她坚持不去,说什么自己有“病业”,这是她“师父”在考验她,不能耽误她上层次什么的,后来在孩子和亲朋好友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我们便强行将她送到了县医院,经查说是心脏病。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她的病好多了,医生说出院后要按时吃药,注意保养。回家后她还是老样子,整天在屋里练功,还把药偷偷藏在褥子底下,我平心静气的同老伴进行了沟通,想着劝她按医嘱服药,但她还是坚持那一套,说大法弟子有病不能吃药,病是业力造成的,只有练功才能消业袪病,吃药只能暂时把业力压回去,还是强拧着不吃药。过了一段时间,她又时常感觉呼吸困难,夜间睡觉时比较严重,白天走路稍快就感觉气短、没劲儿、胸闷,而且手指脚趾明显肿大。她自己也时常自言自语地念叨: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师父的法身肯定会保佑我的。就这样她还是坚持不去医院、也不吃药,一直在家坚持练功学法,虔诚的盼着李洪志为他消业袪病。

    2014年春节前后,老伴实在坚持不住了,主动让我带她去医院看病。我说:“你不是说练功不用吃药看病吗”?她说“不管用呀,我很难受,快去医院吧。这段时间我慢慢明白了,也后悔了,练功不能治病,”。我说“你现在明白晚了,我们谁也帮不了你了,听天由命吧”。话是这样说,我心里能不难过吗?当时我眼泪哗哗的,老伴也是老泪纵横。我赶紧找人把她送到了县医院,医生看后,说赶紧转到大医院吧。我们又把她送到了北京阜外医院,医生诊断为慢性肺原性心脏病,医生说,你们来的太晚了,早些天可能还有转机。

    2014年4月16号,我老伴走了。临终前几天,老伴几次后悔的说:“是法轮功害了我呀,耽误了看病的好时候,我要早听你们的,就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