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终身残疾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王健刚,1969年12月生,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

    1993年,我从东南大学无线电工程系本科毕业,经过双向招工被南京一家中外合资公司录用,在公司经营开发部做营销工作。由于我工作勤奋、任劳任怨,经常背电脑仪器等到全国各地出差,通宵达旦计算方案、做论证报告、参加论证会等,深受公司领导好评。

    1998年年初,公司组织全体职工进行身体普查,经诊断我得了乙型肝炎,连续休病假6个月未愈,又续休病假3个月仍未好转。在这期间,我到多家医院治疗,吃了很多药,但收效甚微,由此我在思想上产生悲观情绪。在病假期间,我还购买了一些包括社会科学、经营开发管理及医药针灸等方面内容的书籍看,以期提高工作水平,并寻找治病方向。

    邻居郑某得知我生病一直未有好转,送来《转法轮》一书,她告诉我:“法轮功是好功法,李洪志是‘大师’级人物,他创立的功法遍及世界各地,包治百病。不但能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就是癌症也不在话下。只要你坚持练功打坐,不吃药,不打针,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根治你的肝病。”尽管她说得头头是道,神乎其神,但我当时也没有太当回事,只是我那时在家闲来无事,不经意间我还是捧起《转法轮》,翻看起来。看着看着,渐渐地被书中“祛病健身、真善忍、修性”等内容所吸引,我迫不及待地找郑某要看李洪志的教功录像,从此加入到练功队伍中。由于我练功不久,自我感觉身体比过去好多了,渐渐地就对法轮功产生了依赖,无论上下班还是出差我都坚持修炼,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999年年初,我出差去哈尔滨,住在宾馆。某天凌晨,气温零下二十多度,宾馆门口有一群人在集体练习法轮功。我忘了戴手套,身上也穿得比较单薄,就下楼参加练功,高举双手,冻得全身发抖、双手冻僵,但我坚信有师父的“法身保佑”,是不会有问题的,坚持练功到底。等我回到宾馆室内时,双手已成透明硬块,当时几乎一折就断。出差回来后,我的手指开始溃烂,流脓出血,每天戴上两只白手套,不敢给人看。家人问我总是回答:“好多了,不要紧”。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由于严重冻伤,我的手指开始一层层脱皮,每晚痛得不能入眠,真正品尝到了所谓“十指连心”的那份痛苦滋味!尽管如此,在当年5月份南京法轮功组织的“法会”(经验交流会)上,由于会前功友们已经指点我,让我在大会发言时“不要讲师父,要讲自己”,加上当时我仍然深信能得到师父的“法身保佑”、“我的手指不会有事的”。因此在大会交流发言时,我仍讲:“是自己悟错了师父的讲话,做过了头”,为此,辅助老师大加赞赏、自愧不如,在后来的几次“法会”上,仍让我上台谈体会。特别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练功打坐,自己感觉手指痛得没有以前厉害了,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不是那么疲乏无力了,乙型肝炎食欲不振、肝区疼痛等症状似乎也不那么明显了。因此,就觉得法轮功是神功,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自己便暗下决心,一定要长期坚持练习下去,彻底治好我的肝炎病和那冻伤的手指。

    从那以后,我全副身心地投入到练功学法中,尽管我的手指并没有保住,齐刷刷地烂掉6节手指,但我一点都不埋怨师父,因为我了解到“人有病是因为前世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造成的,只有修炼功法,排除体内‘业力’,才能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直至恢复健康。吃药、打针只会重新把‘业力’压回体内,不但起不到治疗的目的,相反还会增加药物的副作用,是得不偿失的”。我还停止干扰素等肝炎抗病毒药物治疗,全身心地投入到练功打坐中,自己还满心欢喜,自鸣得意:真是无毒无副作用,绿色环保的好功法,天底下打着灯笼都难找,“师父”真是济世救人的“活菩萨”啊!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就不干了,法轮功是天底下最好的功法,有什么过错?为此,家人和公司领导们经常找我谈心,真是好话说了一箩筐,但我一句也没听进去。2000年2月19日,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一个人去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法轮功接待站,想反映自己对法轮功的看法,被有关部门遣返。经教育,我的思想认识有了一点转变。由于我是公司技术骨干、平时工作积极,单位领导和家人出面担保,我在做出不外出练功和串联的保证后,又回到公司继续上班。但我心里依然想不通,“对老百姓有益的东西,政府为什么要横加干涉?”,我的骨子里对法轮功依然痴迷,始终没有停止练功。

    2000年6月18日凌晨,我一个人在南京商厦门口公开练功时,被当地群众举报抓获。后来到单位上班时,公司领导告诉我要解除合同,我听了一言不发,泪水盈眶。尽管当时一刹那,我对工作还有些留恋,但后来我反而觉得彻底解脱了!心想这下子我离师父更近了!

    从此我变得更加不可理喻,行为也更加疯狂而无所顾忌。2000年7月2日,我乘晚上7点45分的飞机于当晚10点30分到达北京,再转乘大巴到达天安门附近的旅馆住了下来。7月3日上午,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练功,没一会儿就被查获。

    我屡教不改,同年12月13日,再次只身一人再次来到北京。在十八里店乡老君堂村一居民出租屋内与其他法轮功人员聚集,集体练习法轮功、学习《转法轮》、交流心得。结果在12月15日晚,又一次被北京公安部门抓获。由于我多次破坏社会秩序,终于受到了国家法律的制裁。

    然而政府、家人和社会反邪教志愿者们并没有嫌弃我、放弃我,仍然竭尽全力挽救我。在我迷茫时,是父母等多位亲友一起回忆我的成长经历,以我们家庭长辈的奋斗史教育我,帮助我认识到自己肩负的家庭和社会责任,以亲情、友情唤醒我淡漠的良知、泯灭的人性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社会反邪教志愿者们从爱国主义、心理健康、人生观、道德伦理、法律、无神论、宗教知识等方面,帮助我纠正思想认识上的偏差。

    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终于对李洪志是人还是神、“真善忍”是真还是假、法轮功是正教还是邪教、修炼者是为公(普度众生)还是为私(个人圆满)、修炼至今我是做成了好人还是坏人等方面,有了清醒地认识,通过志愿者们对李洪志法理“抽丝剥茧”的剖析,我终于渐渐认清了法轮功的危害,慢慢摆脱了李洪志歪理邪说对我的控制。通过中医调理,我的乙型肝炎如今也已完全康复。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所走过的路,特别是每每看到因为习炼法轮功而硬生生失去、已无法再生的那6根手指,我悔恨不已,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法身保佑”、“法轮功包治百病”、“生病不吃药治疗就会好”……这些全是骗人的鬼话!是法轮功害得我终身残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