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寻找迷失的母亲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2014年6月8日,我完成了人生中最要的一场考试——高考。随着拥挤的人流,我走出考场。几乎所有人都面带笑容,唯有我忧心忡忡。对于大多寒窗苦读12年的同学来说,这一天是解放,扔掉了乏味的教科书,脱离了父母的唠叨,这个夏天,可以享受父母包容与放纵。走出校门的路上,已经有不少同学商量着去哪旅游,让老妈买个iPad之类的。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一天并没有解脱,而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走出考场,不得不去面对逃避了几个月的问题——寻找迷失的母亲。

    我叫王杰,今年21岁,家住浙江省临安市天目山镇门口村五组,妈妈名叫余华英,今年48岁。1994年,妈妈嫁给爸爸王小良,开始了朴实的农家生活。1997年,他们承包了村里的三亩地种植竹笋,一起创下了一份不错的家业。但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却在全能神的侵蚀下轰然崩塌。

    2013年11月的一天,天气寒冷,妈妈因为长期劳作导致小腿萎缩突然加重,疼痛难耐。我们急忙把妈妈送往於潜镇医院。医生吩咐妈妈要在家多休养,注意营养。我当时在於潜中学读高三,寄宿在学校,没有办法回家照顾妈妈,妈妈由谁照顾成了问题。这时,村口的廖水仙阿姨闻讯赶来,热情地说:“我来照顾华英吧,你们就安心忙自己的,我保证把华英照顾好。”我和父亲当时特别感激廖阿姨的“雪中送炭”。可没想到,这一块“炭”竟然是全能神送来的“毒炭”,把妈妈熏得走火入魔。

    原来,廖阿姨早就深陷全能神的泥潭,她秉着“传福音”的幌子,跟妈妈说:“全能神是个好东西,她是比基督还灵的‘女神’,信了她,你的病马上就会好起来。你儿子读书也不会费力。”她大方地给妈妈一些书籍和光盘,说是“女神”赐给有缘人的。妈妈开始将信将疑,但是养病无聊的她经常翻阅这些书籍,加上廖阿姨每天竭力给她“洗脑”,让她觉得自己精神和身体状态转好真的是受到了全能神的庇护,终于还是陷了进去。

    一开始,我和爸爸都感激廖阿姨对妈妈的照顾,但是渐渐地,我们发现,妈妈身体好一点之后,经常不着家。爸爸心疼地说:“田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身体刚养好,要多休息。”可妈妈却神秘地回答:“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为了我们全家人的身体和更好的生活。”爸爸想着妈妈多出去走走锻炼身体也好,也就没再过问。

    可妈妈并没有体谅爸爸的辛苦,反而变本加厉。她每天早出晚归,神神叨叨,家务事扔一边。爸爸每天干完农活回到家,没有了往日热气腾腾的饭菜,灶头上总是堆着没洗的碗筷。爸爸想找个机会和妈妈沟通,但妈妈不是回来很晚,就是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准任何人进入,也不和爸爸说一句话。

    2014年元旦,寄宿的我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却发现家里一团糟,卫生间堆着几乎发臭的衣服,灶台冰凉。饿坏的我煮了一包泡面,等到爸爸回来,妈妈还是不见踪影。我问爸爸:“妈妈呢?”爸爸低着头一声不吭。“妈妈人呢?”我焦急地问。爸爸点了一支烟,郁闷地说:“你妈妈每天都在村口的破房子里,和一些人神神叨叨,我拉都拉不回来。”我觉察到事情的不妙,飞奔到村口的破屋子里,妈妈果然在里面!但是她憔悴的面容让我都不敢认她。她看见了我,却只是瞥了一眼,又把注意力转回到她手中的书上。想起以前每次我回家,妈妈总是在门口等我的情景,我心头不禁一酸。我怯怯地喊了一声:“妈,我们回家吧,我饿。”但是妈妈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手舞足蹈,嘴里念念有词。我哭着跑回家,爸爸见了,无奈地摇头说:“看来你妈妈是真的不要这个家了,自从生完病,她好像着了魔一样,整天看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瞒着我。”我越想越生气,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跑到妈妈房间,翻开抽屉,发现《跟着羔羊唱新歌》、《话在肉身显现》等一些书,我翻开一看,里面大肆宣扬“对神所作都百依百顺,没有任何怨言,不论断,不分析,更不研究,以至于你们都能对神顺服至死,像羊一样任神牵、任神杀,没有一点怨言”等荒谬言论。我马上想起学校宣传栏里关于邪教全能神的宣传资料,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我不愿承认妈妈深陷全能神的事实,傻傻地等到她回家。但她一到家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我哭着敲门说:“妈妈,你到底怎么了?我马上要高考了,你为什么要信那种邪教?你快回来好不好!”哪知道妈妈突然把门打开,不顾三七二十一地打了我一巴掌!从小到大,妈妈第一次打我。我愣愣地望着她。她却只是恶狠狠地说:“你小孩子懂什么!我信奉全能神还不是为了你们好!等你考上好大学,你就会感激我的!”父亲听到争吵声跑过来,一把把我拉到身边说:“你妈妈已经走火入魔了!”“你们这群凡人,全能神说没错,你们果然是阻碍我的恶灵,我要远离你们!”说着妈妈就跑回房间随便抓了几件衣服,跑到村口的破屋子里,一呆就是好几天,亲戚朋友去劝都无功而返。

    2014年3月15日,学校放假一天,我多么希望,回家可以吃到妈妈做的饭菜,希望可以听到妈妈说“孩子,我回来了”。但是,全能神却捏碎了我所有的期盼。我一回到家,看见了70多岁的外公哭着坐在家门口,身边有着一瓶被打翻的农药,散发着刺鼻的味道。旁边围观了很多村民,爸爸挽着外公的手,试图拉他起来。但是外公哭着说:“老天爷呀,华英怎么会变成这样?”邻居婶婶告诉我,原来外公知道妈妈陷入了全能神,想来劝她,却被妈妈关在门外。外公爱女心切,拿了家里的一瓶农药,想以死相逼劝妈妈回头,幸好被闻声赶来的邻居叔叔阻止。妈妈却拿着家里的存折和一些衣服,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只扔下一句话:“你死不死和我没关系!我不会再跟你们这群邪灵有任何关系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从那之后,我就没见过妈妈了。

    接下来3个月,全能神的阴影笼罩着全家,我无心复习,成绩一落千丈。结果,我高考失利,进入了杭州的一所三本院校。外公也因积郁成疾,2014年年底住进了临安市人民医院。我们费了很多心思去找妈妈,却始终杳无音讯。2015年年初,外公去世,临走前最后念叨的还是妈妈的名字,却没能见上妈妈一面。

    走错路了,依旧可以回头。妈妈,你快点回家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