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演变为邪教组织的发展轨迹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以法轮功的名义传功的起始时间是大约在1992年的5月前后。1999年7月22日,我国正式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并加以取缔,法轮功以组织形式在我国存在,前后约7年。1999年以后,通过政府的宣传教育,绝大多数原法轮功练习者,认清了法轮功的真正面目,放弃了所谓的“修炼”,溶入社会正常生活。目前,只有及少数痴迷较深的法轮功练习者,仍对李洪志鼓吹的“圆满”、成佛、成仙的歪理邪说抱有幻想。纵观法轮功的发展过程,笔者认为可以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一、 创立阶段:(1991年9月至1992年9月)

    李洪志于1988年开始接触气功,先后学过两门气功知识,一门是禅密功,一门是九宫八卦功。李在以法轮功之名传功之前,也向别人传过气功,不过开始是跟第二个老师一起教别人学九宫八卦功,直到后来两人因事闹翻了,李把禅密功的东西加入九宫八卦功中,继续向别人传功。也许是传功不佳,李前往泰国其妹妹处以探亲名义住了一段时间。泰国是一个信仰佛教的国家,李洪志在那里受到了启发,并接触了一些佛教中表面的知识,泰国的佛教娱乐活动也对其产生了一定影响,特别是舞蹈,李洪志为创立新的功法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依据,1991年9月,李洪志从泰国探亲回来后,自称得到“佛法”,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李洪志从泰国返回前,回国重新传功的内容设想已经形成。

    回国后的李洪志,一方面继续教别人练习自己改编的功法,一方面声称能给人治病,在家里客厅的桌子上摆放了“功德箱”,嘴上说给人治病不要钱,可实际上,去找其治病的人,如果向“功德箱”里放钱少了,李不但不高兴,还会背后说那个人一些不吉利的话,以表示心中的不满。

    通过一段时间的传功治病,李洪志在长春居住当地有了一点群众基础后,看到全国不少气功“大师”们都名利双收,已停薪留职的他,希望通过气功能够改变自己的经济生活与工作现状的愿望变得更加迫切。

    1992年上半年,李洪志与跟其学习的早期弟子李晶超一起,共同对练功动作重新进行编排。在原先的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的基础上,加入泰国佛教文化中的舞蹈动作手法,直至“出山前的一个月才初步成型”,法轮功的动功就这样形成了。为了给这套功法镀金,李洪志带着李晶超于1992年的七月(李晶超哥哥在北京工作,和李晶超一起去办事方便)前往北京,同年9月返回。回到长春后,李就向人们声称:法轮功被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接收为直属功派,他(李洪志)当场被考核评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高级气功师。实际情况是,中国气功协会只接受法轮功为三级站(不给有公章的),给李洪志和李晶超师徒二人只是气功师证。至此,李洪志有了传“自己创立的功法”依据。

    二、传播阶段:(1992年9月至于1996年11月)

    李洪志1992年在长春的第一次讲功法是在长春五中的阶梯教室,李洪志为了标榜自己“学问”很深,功夫很高,把从科幻杂志和街头小报看来的文章、消息,当作什么“古代文化”、“史前文明”进行吹嘘,并自称是大佛,比释迦牟尼佛高几十倍等等。原法轮功修炼者之子宋念原在《一封写给法轮功人的公开信》中对李洪志的第一次传功的印象是:“这次来听讲的很多都是禅密功学员。李洪志(当时他还很瘦,没有现时这样珠光宝润。)当时讲的内容就很乱、很玄,关于科学部分有很多我是知道的,一些世界之迷“玛亚人文化”“史前文明”之类,都是科普杂志或小报上的一些报导,我也看过的(当故事听很有趣);关于佛教方面的知识,就明显的离经叛道了,一方面尽量往佛教上靠,说了一些佛教的普通道理(我接触佛教比接触气功还早,炼气功后接触的道家功),随后开始说自己的功很高,比佛还高,可以把佛随便抓,随便绑,甚至可以随便杀,说他自己是大佛,比释迦牟尼等小佛高几十倍,法身多多等等,当时我一听就大起反感,知道他对此方面知识根本不懂。关于气功方面他讲他的功是高级的功,是给大家拔高的功,不同于普通功法,直接站在高起点等等。他讲完后就开始教功,……随后在炼功时我发现此功的很多动作是我所熟悉的,是派生于一些当时早有的功和李卫东老师教过的动作。”

    李洪志在初期讲法传功时,由于其文化水平不高,本身对气功的知识也是知之甚少,在讲功法时只能把气功的一些概念按自己的理解胡乱解释,加上讲功法时又没有能力准备讲义,因此,只能想到哪讲到哪,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很乱。李洪志也深知自己的短处,并发现特异功能热和气功热已使那些热衷于学功、练功的群体失去真伪鉴别能力。那些已在社会上出了名的“大师”们的胡言乱语,也给了李洪志很大启发,“不说大点没人信”,结果,李洪志后来居上,过去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的口号,在李洪志这里,有了进一步的发挥,因此,话从李洪志的嘴中说出时,已不讲对错,只为满足想跟他学练功法人的胃口,“假、大、空话”信口开河。就是后来经过别人给他加工整理成书,也还是文理难通,不合逻辑。读过李洪志书的人,你会发现,最大的特点是“以虚证虚 ”、“答非所问”。

    李洪志在这一时期的目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推销自己和所创立的法轮功;二是以气功谋生、敛财。李洪志于1992年创立“法轮功” 后,为了能够在气功界争得一席之地,在传功法不长时间,就在北京设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自任会长。此 后,又陆续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了39个“法轮 功”辅导总站,总站下又分设了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自上而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组织系统。

    “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领导和管理各地“法轮功” 辅导总站一切事务,审批各地“法轮功”组织的机构设置 ,任免主要骨干分子的职务。还制定了《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法轮大法弟子传法传功规定》、《法轮大 法辅导员标准》、《法轮大法修炼者须知》等一系列规章 制度,使“法轮功”活动组织化、规范化。

    李洪志作为“法轮功”的最高头目,经常发布指令。“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各地总站定期或不定期地组织 “弘法”、“会功”、“庆典”、“纪念”等大规模活动 。

    李洪志在传播“法轮功”的过程中,不断标榜自己是 超凡脱俗的“最高的佛”,但实际生活中的李洪志,却对 金钱格外贪婪,靠传播“法轮功”,短短几年暴富起来。

    早期弟子多人证明,李洪志在“传功”初期,是以祛 病健身为幌子,靠“治病”吸引信徒。虽称免费治疗,却 在家中设立“功德箱”,暗示弟子告诉患者每人应捐“功 德”钱100元以上。

    “弘法”初期,李洪志通过举办培训班聚敛了大量钱 财。据不完全统计,仅1993、1994年,李洪志在长春教功售书就收入428300元,在全国各地办班收 入789000元,共计1217300元。其中在哈尔 滨办班时间只有几天,但听课证每张却高达53元,净收 入达20万元。

    此后,李洪志又称“想学好大法就必须读书,看录像 ,听录音练功”,通过“法轮功”组织大量印制书籍、录 音带、录像带、VCD等,以每套300元的价格在练习 者中出售,并极力吹嘘自己的“法像”和“法轮功徽章” 有“灵气”,鼓动练习者购买。近年来,李洪志又“推出”练功服、练功垫,将原来出版的“法轮功”书籍印成价 格更加昂贵的“精装本”,向练习者兜售。还宣扬“有失才有得”,以小失获大得,从众多练习者中骗得了数额不等的“捐款”。

    传功初期,法轮功就不断受到来至社会不同阶层的反对与批评,但由于当时法轮功的势力处在发展阶段,势力弱小,李洪志对来至社会的反对与指责是保持沉默的态度,并多次告诫学员弟子:“不理他就完了,也不用跟他去争去斗,他爱说什么说什么,不要理他就完了。不给他市场,不去听就完了。”但随着后来人多势众,特别是李洪志钱包已鼓并移居国外后,没有了后顾之忧,李洪志的态度就逐渐发生变化,交不断地用“经文”鼓动弟子参与围攻闹事,甚至在“大暴光”中用“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话来为弟子撑腰打气。

    三、非法传播阶段:(1996年12月至1999年7月21日)

    由于李洪志传播的法轮功在较短时间内背离了当初传功的宗旨,在传播的形式与内容上由教授五套功法为主演变为学“法”为主,由教气功使人祛病健身为主演变为让人“圆满”、“成佛成仙”为主,同时大搞个人崇拜,神化自己,大量宣传封建迷信和当时一些街头不实的小报内容,在其所谓的“经文”中,贬低其他气功、宗教,歪曲人类发展史和科学文化等,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强烈批判声讨。早期的弟子与合作者看清了李洪志的弄虚作假、欺骗信众后,纷纷退出了法轮功组织并开始不断地向各级组织揭发李洪志的骗子行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在听取各方面意见后,也对法轮功组织的行为与宣扬内容展开了调查,发现李洪志极其法轮功组织已经背离了运用气功为民健身祛病的真正目的,因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于1996年11月6日作出了“注销其组织,不予注册登记”的处理决定,而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作出对法轮功组织注销之前,新闻出版署于1996年7月24日就发出了《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此时的李洪志已身居国外,认为自己已身处安全之地,不顾其法轮功组织已被注销的现实,公然继续更加疯狂的传播法轮功及自编的歪理邪说。同时,由过去约束弟子们对抗社会与政府的行为发展到鼓动弟子们去对抗社会与政府,据不完全统计,从96年至99年7月取缔时,法轮功组织有组织的对抗政府与社会的围攻、静坐事件就达百起,严重的扰乱了社会的安定,破坏了气功祛病健身的群众性活动的正常形式,行为特征向邪教方向发展。李洪志虽已置身国外,并从96年开始在国外推销其法轮功,但由于“水土不服”,很难让外国人接受,经营的范围只能在华裔的圈子里,与国内的发展态势很难相比,因此,李洪志仍然想寻求能够使法轮功组织在国内取得合法地位。在国外势力的支持下,迅速发展起来的法轮功组织以为有了与政府相抗衡的资本,多次的静坐围攻没能奏效后,最终暴发了冲击中南海事件。

    四、对抗政府阶段:1999年4月25日至2006年12月

    1999年7月,中国明确取缔法轮功组织后,李洪志纠集已跑出国的少数法轮功骨干分子,在境外的反华势力支持下,公开于政府对抗。李洪志由于害怕中国政府对其抓捕,99年至01年的一年多时间里,公开出面活动的次数不多,对国内法轮功人员采取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在境外建立的明慧网进行发号施令。其目的是鼓动弟子们从家里走出来,去向政府讨“说法”,向群众宣传法轮功的“好处”,政府取缔法轮功组织和不让练是“错误”的。李洪志用“走向圆满”等少数几篇“经文”引诱弟子们去北京或当地的政府部门去滋事。

    01年以后,李洪志感觉到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对其的人身安全构不成威胁,加上国内各级政府,通过工作,使得大部分法轮功人员脱离了法轮功组织,停止了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在国内影响越来越小,于是,李洪志公开活动的次数开始增多,发表的“经文”也开始增加,同时,法轮功组织与境外的反华势力逐渐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从02年开始,李洪志的“经文”主要以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主要领导人为主要内容。03年公开号召弟子们要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发正念、学法练功。在04年底,狼狈为奸的产物,以攻击中国共产党为主要目的的“九评”公然向社会抛出,同时,李洪志还公开在网上发表“退团声明”,并在大纪元网站建立“三退中心”(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妄图瓦解中国共产党组织,推翻现政府。06年下半年,大纪元又发表了题为“解体党文化”的反动长篇系列文章,表面上看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文化政策进行攻击,真实目的妄想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用法轮功的所谓“神传文化”取而代之。

    五、全面对抗人类社会阶段:2007年以后

    当初,李洪志用拼凑的法轮功做诱饵,加上自己编造的谎言才吸引一些想祛病健身的和封建迷信思想严重的人上了圈套,李洪志起初的“不参与政治”的承诺,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被自己露骨的参与政治的言行所吞噬,剩下的很少部分的追随者妄想早日离开地球“圆满升天”的迫切愿望,早已不能按压住心绪燥动,这让李洪志要想继续的被着“不政治”的外衣进行大搞政治活动,已实难做到,李洪志不得不扯去遮羞布,2007年2月21用向弟子们吹出“再论政治”的音符,赤裸裸的带领弟子们参与了政治。

    另外,李洪志虽以气功的形式起家,但蛊惑人心的却是那套盗用宗教名词概念进行胡编乱造的歪理邪说。起初,李洪志为了掩盖自己的理论与宗教有瓜葛,一方面否定自己搞的法轮功组织不是宗教,另一方面对宗教进行贬低与攻击。现在,李洪志赤裸裸的参与政治活动后,为了给自己自命的“宇宙主佛”在人间找一个安身的位子,2007年2月27日,出“经文”煽动弟子们,去向宗教界寻衅。

    李洪志公开的喊出参与政治和向宗教界挑衅的言行,清楚的表明了,今天的法轮功组织,已经由当初利用人们强身健体的需要而进行诈骗钱财和宣扬封建迷信活动的非法组织,演变为与境内外反华势力相互勾结,妄图推翻中国政权、抢霸宗教信仰领域的一股危害人类社会政治、生活、信仰稳定的重要力量之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