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在国外的边缘化和泡沫化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被国家作为邪教取缔后,随同李洪志逃亡美国,在纽约又凑起一个法轮功的流亡班子。当时李洪志正在澳大利亚参加一个法会,他要在法会上讲法,生怕国内的警务人员到澳大利亚把他追捕归案,于是便利用记者访问之机,说了许多好话,表示对4·25事件自己一概不知,如果法轮功活动有什么错,政府指出来,他们可以改正,并表示必要时,他可以回国解释云云,目的是放个烟幕弹以便尽快回到美国,找到庇护伞。

    当他一踏上美国的领土,立即改变腔调,发表了《我的一点声明》等,摆出了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声言他是美国的永久居民,自会受到美国的法律保护。但他毕竟在美国人生地不熟,开始支持者甚少。他不得不采取暂避一时的策略,又对美国会不会接受中国对他发出的国际通缉令,对于是否会被引渡回国没有把握。于是便藏进了山沟躲避起来。却美其名曰:“1999年7月20日以后,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学员与世人。”实际上是在等待内部的支持者,同时等待美国官方的庇护态度。

    李洪志在蛰居了大半年后,大约这两样东西都等待到了,一个新的策划班子拼凑起来了,可以听命于他;美国也以“精神运动”解释了他们拒绝引渡的理由,李洪志正式得到了居住国的政治庇护。从这时起,法轮功实际上成了名副其实的难民团体或流亡团体。然而李洪志却自以为得计!

    2000年10月21日,他突然出现在旧金山的“美国西部法会”上并利用“讲法”的机会,重申自己是以常人的形式出现的宇宙大神,他正在进行一场“正法”,宇宙中的旧势力的已有安排形成了对他正法的阻力和考验,“但是我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所以他们就安排了他们要干的事。大家听懂了吗?”

    他这样讲的意图在于,先肯定自己仍然是宇宙大神,这样就可以使弟子们继续信奉自己,无条件地接受其精神控制。同时也廉价地抬高一下弟子的“果位”,说什么“你们是伟大的神,很高很高层次的神都在考验着你们,所以今天的事就变得史无前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这么一个魔难。”他给弟子们灌米汤,目的在于把弟子牢牢地绑在他从此开始的反华的战车上。这次法会实际上就成了李洪志反华活动的誓师会。

    至今已经过去六个年头了,反华反得怎么样呢?两句话:一是越来越恶毒,二是越来越不得人心。最终表现为法轮功越来越被美国社会边缘化,法轮功的活动越来越泡沫化。

    按照李洪志的设想,法轮功会像他在中国刚出道时那样,在美国迅速推开,甚至可以和基督教分庭抗礼。没有想到,美国人都有独立思考的习惯,他们绝不盲从,什么新的思潮来了最多只能引动很少一部分人,所以任何时尚的东西在他们那里只能流行很短的时间,特别是用一套本质上属于东方巫术的东西来愚弄社会文明比较发达的西方人,是根本办不到的。因此,你要存在,你最多保持一种边缘式的存在,游离在主流社会生活之外。

    比如,纽约每到当地节日,居民喜欢搞一搞聚会、游行之类的活动,当社区举办这类活动时,各社团可以报名参加。起初法轮功积极要求参加,借此机会宣传自己,吸引门徒。第一年,大家图个新鲜,组织者同意他们参加了,但法轮功常常有喧宾夺主的毛病,政治意图过于明显,市民们反映很不好,不愿和他们为伍。到了第二年再组织这样的活动,人家就不同意他们参加了。法轮功为了表现自己还是死皮赖脸地要参加,仍然不被同意。他们就集中好队伍一直等到人家的车队和人行队伍都走完了,自己随在大队的尾巴上走一走,但是看的人已经很少了。这是明显的被边缘化了。

    又如法轮功街头“派发”宣传材料,人们初期没有见过,主动接受拿走看看,后来实在叫人厌烦了,派发也不接受,如果硬塞给你,有的人不客气地立即扔进街头垃圾桶。有些派发人员是给法轮功宣传机构打工的,派发有一定数额要求,所以他们就好言好语地说“请先生看看吧!”“这是新材料!”至于华人走在街上,他们就追着派发,不少人干脆绕着走,免生麻烦!这就说,华人也把他们作为边缘看待了。

    边缘化还表现在美国的任何媒体绝不报道法轮功的事,口径非常一致,仿佛法轮功根本不存在一样。电视从不放映法轮功活动的镜头,不管他们如何耸人听闻,私人与企业和官方办的媒体,不约而同,都不反映。就连法轮功分子在布什接待中国领导人时乘机闹事的场面,美国电视都一掠而过!生活在美国的人,法轮功对他们仿佛不存在一般。

    说到法轮功活动泡沫化,主要表现在他们的活动往往是虎头蛇尾的,例如,初期李洪志比较注重抓世界人权大会,一届一届都派人去干扰大会,起初曾经得到美国的支持。可是由于美国利用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自己在人权委员会的常务委员资格都丢了,法轮功一看白闹腾了一阵子,想破坏中国的形象,没有什么效果,以后就不去了。李洪志气急败坏地攻击国际人权组织本身“就是违反人权的”。这是泡沫的一个表现。

    再就是用优厚待遇资助白人到天安门广场闹事的举动,组织了几帮,花了法轮功许多钱,中国都做了符合国际惯例的处理,有的从加拿大到中国,结果给送上去德国的当次班机,法轮功还得把这些“勇士”从德国再运回加拿大,费事费力费钱,坚持不下去了,又变成了泡沫!这里还有个小故事可以说一下。

    在美国的网上,有人给中国政府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建议中国政府用驱邪的古老办法就能让法轮功弟子不敢到天安门闹事,办法就是用“狗血”和“屎尿”搅拌成“圆满汤”,谁来无理取闹,就劈头盖脸地“喷香水”,管保没有人愿意去当“勇士”了。在讨论中,有的人说,那样做太脏,不符合现代文明。另一些赞成这站种做法的人引经据典地说:在宋朝,地方志里就写着:“装神者狗血喷头,弄鬼者屎尿加身,管保让他从昏迷中清醒!”认为这是治邪教的灵丹妙药!这比抓人要文明得多!不必由警察做这件事,就让北京街道的老太太就把事办妥帖了。我很欣赏这个主意!

    一年来他们搞得最起劲的就是所谓“三退”,做法上可以化名退,可以替亲朋好友退,于是大肆制造假情况,现在据大纪元网报出已经退到“16,140,273人”了。他们每上一个台阶,就虚张声势地召开一次祝贺大会。“三退”的数字与日俱增,然而中国却纹丝不动。门徒们暗中称奇:“为什么退了这么多,一点也引不起中国的惊慌呢!”有的人怀疑说:“三国时有个说法:‘天不灭曹’,谁也搞不倒曹操。现在是不是‘天不灭共’呀!”这说明,所谓“三退”又变成泡沫了!

    其实细数起来,法轮功的一切活动,因为是倒行逆施的,不得人心,又是唯心主义的,惯于搞精神胜利法,自欺欺人,它只能变成一个又一个泡沫,在历史上不可能留下什么痕迹!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