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组织活动是对公共治理的公然破坏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邪教组织不断鼓动顽固分子从事各种违法活动,却极力粉饰,总是声称“法轮功”活动不影响他人,拒不承认其活动对社会的破坏,把自己伪装成受迫害者的模样。少数群众受到“法轮功”非法宣传的蒙蔽,对政府处理处置“法轮功”的工作不够理解,认为政府浪费了精力和时间。为了批驳“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荒唐论调,澄清错误认识,本文从政府公共治理的角度来剖析“法轮功”邪教的反社会本质。

    一、“法轮功”利用公共治理模式转型的空档

    公共治理是包括政府行政管理和公共部门管理在内的新的管理范式,是政府不断走向规范化、服务型的必要过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一直致力于从管理型向服务型的转变,努力形成政府服务于社会的格局,实现了诸如国家机构组织、职能、工作程序的法定化,公务人员管理制度化,公共服务市场化等一系列改革,提高了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务供给的效率。但在公共治理模式转型期间,由于基础薄弱又面临着国际国内的复杂形势,政府的主要精力集中于经济建设和市场发展,以满足物质生活的需求,却没有很好地满足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对邪教组织的活动也缺乏必要的监管。一时间各种特异功能纷纷出现,气功大师不断“出山”。而“法轮功”邪教组织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针对群众对气功商品化的不满,以免费学功为诱饵,乘机发展组织,扩大影响。部分群众由于被其混杂佛、道的理论和漫天吹嘘的谎言蒙骗,成了其组织的一员。

    二、“法轮功”组织活动是对政府公共治理的逆动

    “法轮功”组织用歪理邪说对成员进行精神控制,四处进行非法宣传,以升天圆满为诱饵鼓动他们参与非法活动,妄图对抗政府的处理,极大的影响了公共治理的进行。

    (一)蛊惑群众,动摇公共治理的思想基础

    公共治理强调群众和社会团体参与对社会的管理,并应成为主要力量。故人民群众的思想意识状态直接关系着公共治理的效果和成败。而“法轮功”邪教组织用歪理邪说蛊惑群众,混淆群众思想意识,严重动摇了公共治理的思想基础。一是公然冲击社会的法制意识。如号称“天法”大于“人法”,以修炼为名拒绝服从我国的法律制度;宣称法律是国家领导人的个人意愿,从根本上质疑法律的权威;对宪法和法律断章取义、生吞活剥,攻击政府处理邪教的合法性。二是肆意破坏社会的道德观念。如颠覆传统道德观念,用“真、善、忍”混淆“真、善、美”,并称为宇宙特性;扭曲道德行为,把助人为乐歪曲为“德”“业”交易。三是疯狂破坏社会的科学精神。如认为科学是人类自己划定的愚见框框;号称所有的科学成果都是外星人操作的结果;认定“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

    (二)频繁活动,破坏公共治理的有序开展

    随着“法轮功”邪教本性的不断显现,特别在具有一定的动员成员的能力后,它对公共治理就成为了一种颠覆性的冲击力量,极大地影响了政府公共治理的正常运作,占用了大量的社会管理资源,增加了社会管理的成本。如在“4.25”事件以前,为了争得所谓“练功空间”和“名誉”,组织了百余起围攻党政机关、新闻出版单位的非法聚集。为实现李洪志的个人野心,竟安排数万人围攻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将普通练习者推到反社会的第一线,甚至希望“流点血”。为了对抗国家的处理,卖身投靠国际反华势力,疯狂抹黑祖国,极尽破坏之能事。他们盗取党和国家机密,非法收集国家的重要情报,出卖给外国,危害了国家安全。编造谎言,开展所谓的全球公诉运动,对从事反邪教的人员进行滥诉,妨碍了正常公务。干扰通讯卫星,进行电视插播,破坏正常信息通讯、传播,进行非法集会、串联,“发正念”、“灭邪恶”,影响了正常社会秩序。挂小喇叭宣传“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贴小广告、打IP电话昼夜骚扰、发垃圾邮件不停“轰炸”,浪费了宝贵的社会资源。《九评》中更是直接攻击政府执政的合法性,企图完全否定在公共治理中政府管理、协调社会事务的权威。

    (三)煽动对抗,影响公共治理的效能发挥

    当今中国社会正处于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历史机遇期,也是各种社会利益诉求冲突的关键期,如何促进国家稳定和快速发展已经是政府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公共治理的任务十分繁重。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期,“法轮功”却大肆制造谎言挑起各种社会矛盾,制造社会影响,干扰政府正常工作,迟滞规范化、服务型政府的推进过程,影响了公共治理的发展和运行。如明慧网、大纪元时报等编造千万人退党、退团、退队,造谣政府在苏家屯建立“大法弟子”集中营,进行活体器官移植,声称国家派特务威胁海外“法轮功”人员生命安全(问题是有师傅的“法身”护卫,他们都是“金刚不坏”的高层次的修炼者,有什么好怕的呢?)等。离间群众与党和政府的关系,插手各种社会事件进行歪曲,挑起群众团体之间的冲突和对抗,挑战和削弱政府控制社会局面的能力,妄图产生新的“颜色革命”,以推翻国家政权。

    三、铲除邪教活动是完善公共治理的重要内容

    推动公共治理的制度不断完善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部分,反对邪教也是完善公共治理制度题中应有之意。在应对“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对公共治理的冲击中,需要社会各界和政府共同努力。一是应加快规范化、服务型政府建设。认真实践“执政为民”的理念,坚持以人为本,不断明晰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力量配置,保证提供高效、优秀的公共服务,不断强化非营利公共事业的发展,进一步密切政府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减少群体性事件,从源头上消除“法轮功”邪教煽动对抗的能力。二是促进有条件和有能力的社会团体参与社会事务的策划、参谋及管理,拓宽群众表达和实现利益诉求的合法管道,多方面多途径化解社会矛盾。在群众和社会团体参与公共治理的过程中,坚持纳入反邪教内容,形成反邪教的社会网络。三是应加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反邪教教育。公共治理过程中应增强群众辩识邪教、抵御邪教歪理邪说的免疫力,反制“法轮功”的非法宣传。开展各种健康向上的文化、体育活动,倡导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全民的科学精神,形成反邪教的社会氛围。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