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是邪教——定性八年仍需重温(下)
2016年07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2002年德国柏林市政府的报告中,定义了关于邪教的26条特征。下面就法轮功与这26个特征一一做个比较。

    1、邪教所提供的,正是你很长时间以来寻找却没有找到的。很奇怪,他正好知道你缺什么。

    下面用两个来自法轮功官方网站--明慧网的事例来对照。这两个例子能够说明,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在“还不太明白”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全部内容是什么”的时候,就因其空而玄的表象被吸引住了。这些人中,甚至是“已接近痴呆”的人。

    例1: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探索生命、宇宙奥秘的愿望……人从哪里来?要走向哪里?宇宙为什么会无限大?星系星球为什么会运动不止等等,伴随着我成长,它们就象种子一样深深的埋在我的生命中。……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我的世界观一下子改变了……我的生命就象久病不起的衰败者一下子惊奇的站了起来。(摘自明慧网《改变人的本质走向神》)

    例2:我今年五十二岁……得法前是一个病魔缠身的人,最严重的是糖尿病,生活不能自理,每天痛苦的生不如死,心想,老天啊!早点儿结束我的生命吧,我这样活着不如死了好。就在我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时候,我遇到了法轮大法。当时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时,倍感亲切,虽然当时还不太明白师父说的全部内容是什么(当时的我已接近痴呆)但就是感觉这本书好。(摘自明慧网《我的修炼过程》)

    2、与邪教的第一次接触就为你看问题打开了全新的视线。

    3、邪教的世界观非常简洁明了,能够借以解答一切问题。

    在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及其修炼者的心得交流中,有大量的验证以上德国定义的两条特征。

    李洪志在其《转法轮》中说道,“我们这套功法炼的很大,不象有许多功法模仿着动物去练。这套功法炼的简直太大了。释迦牟尼、老子当时讲的理,都是我们银河系范围之内的理。我们法轮大法炼的是什么呀?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炼宇宙。”李洪志将法轮功夸口成包括一切的“炼宇宙”的“理”,以至众多的法轮功炼习者说,“把我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全解开了”。

    以下是摘自法轮功明慧网的例子。

    例1:(我)从同修那里一拿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就精神起来一夜没睡,打着手电通读了一遍。当时就是觉的大法太好了,自己终于找到了平时苦想的做人的目地。我就是要下定决心,按照师父书里讲的坚定不移,绝对专一的修下去。(摘自明慧网《慈悲的师恩呵护着我修炼中的每一步》)

    例2:我一气呵成的通读《转法轮》、《精進要旨》,书中所讲的我从来没听过,这真是一本“宝书”。……把我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全解开了。(摘自明慧网《感謝师父慈悲救度》)

    4、邪教试图从情感上争取你,其他成员很快就成了你的“好朋友”。

    法轮功明慧网上也有大量的例证:老“同修”总是新“同修”的“和蔼”鼓励者,情感争取是最为直接和简便的方法。

    例:一九九七年二月,我去了千里之外学习五套功法。那地区大法学员一听要学法轮功,特别热情的欢迎我并耐心教我,我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切磋,心性提高特别快。(摘自明慧网《感謝师父慈悲救度》)

    5、你觉得提出批评性看法,那些新朋友会感到失望,而且,如果你总得拒绝新朋友不断的邀请会觉得过意不去,因为你不愿意做一个不讲礼貌的人。

    原法轮功骨干李昌曾在一次访谈中坦言,当时自己对李洪志、法轮功不敢怀疑。“因为那时我们只要出来一个气功师,他就是高人,经过修炼的。他讲的事情存在与不存在、可能与不可能,我们不是那个层次的人。所以,李洪志这么肯定的说法,肯定有深刻的认识,算是一种迷信的历史状况吧。那个时候,……不要你边怀疑边练。”(引自凯风网《李昌:我们被李洪志蒙蔽了!》)

    6、邪教越来越多地进入你的生活,逐渐形成一种引力:似乎进去容易出来难。

    让我们看看原法轮功练习者江显东过去的一段经历。

    江显东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杜埠乡漆铺村。1995年,江显东考上了北京轻工业学院,成为第一个到北京念书的漆铺村人。一时间整个村子都以江显东为骄傲。1995年秋天,江显东踏上了前往北京的求学之路。……学校里一些练“法轮功”的人出现了,他们给江显东介绍《转法轮》,并义务教他练功。“这真是人间的真理呀!”江显东看完后如获至宝,从此成了“法轮功”的坚决拥护者,他把《转法轮》足足看了400遍,可以倒背如流。大学四年里,江显东几乎封闭了自己。唱歌、跳舞,几乎所有集体活动都不见他的身影。他的心思都用在了学“法轮大法”上。1999年7月,江显东被分配到大兴县工业局当会计。这个个头不高的南方小伙子,一到工业局,就崭露头角,为单位建立了计算机网络系统。然而上班才20天,江显东就置国家取缔“法轮功”的法律法规于不顾,到国家信访办闹事去了。上级和同事都来劝他,然而他魔变的心没有丝毫动摇。单位领导痛心不已,不得已将他退回原籍。从此他流落社会,开始了闹事、拘留、再闹事、再拘留的生涯。到2000年3月28日,他进安徽省宣城市南湖劳教所的时候,已被拘留7次。(摘自千龙新闻网《一个“法轮功”痴迷者的新生》)

    这个例子清楚地向我们展示出,邪教是如何扭曲一个正常人的思维的,就更别谈想轻松地退出了。

    7、尽管如此,你还是不清楚邪教的情况。对你的要求是,不要思考,不要检验。你的新朋友会说:“这没法解释,必须自己去体验,我们所经历的完全是另外一个层次……”或类似的说法。

    其实,对李洪志来说,就是在他许多经文中反复强调的“向内找”,只有这样,就算有千万个疑问也只能自己去“悟”了。法轮功明慧网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一名法轮功信徒在明慧网《感謝师父慈悲救度》一文中写道:一九九六年九月亲戚寄来了宝书《转法轮》、《精進要旨》并写了一封长信,……强调学法时不要带任何观念和有求之心,心越静越好,无求而自得,只管反复通读。亲戚还抄了《拜师》经文中的一段法,“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

    8、邪教有一个拥有真理的大师或者是神的传话人,他的决定权不受任何怀疑。

    下面仍用明慧网的例子来说明,例子中尤其是一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活脱脱表达出这位“同修”是多么地虔诚和听话!

    例: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学法,学好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亲身体悟到只要静心学法,无论遇到什么难关,多大的困难都能够化解,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摘自明慧网《放下人心冲破困难建立家庭资料点》)

    9、邪教的教义被视为是唯一真确、永久正确的知识,拒绝传统的科学,拒绝理性思维,拒绝理智,认为这些只重视脑,是负面的,是属于撒旦的等等。

    李洪志有许多胡言乱语,却又被信徒视为“至理真言”的歪论。

    李洪志曾说,“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有人理解不了,从科学上也理解不了,……我给大家剖析出来:在这个场的空间中,在人的前额部位有一面镜子,不炼功的人是扣着的;炼功的人它就翻转过来。当人的遥视功能要出来时,它就来回翻转。”(摘自明慧网李洪志经文)

    就是这样的胡言,也照样能唬住他的弟子,概因“同修”的思维已不独立,真为“同修”们悲哀。

    10、邪教缺乏理性的讨论文化:因为邪教认为自己拥有不可改变的真理,所以认为一切关于自己的教义和组织的讨论都是多余的。

    原法轮功练习者李义翔在自述中是这样说的:“其实,我在练功的过程中也并不是没有产生过怀疑,只不过是由于我接受了李洪志所谓‘信则灵’的修炼基本方法,不愿怀疑、不敢‘打破沙锅问到底’罢了。李洪志所教的修炼方法即:绝对盲从,不能去研究,碰到疑问就要‘向内找’;问题是出在自身,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业力’在作怪,是自己的‘层次’不够;唯有一遍遍去读他的书、去提高心性,提高了‘层次’自然就会理解了。李洪志说:‘你不要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否则你就‘永远理解不了’。”(摘自《中国青年报》2000年1月5日)

    11、邪教内部的批评者被诬陷、隔绝或开除。

    李洪志认为有三类人是他的忠实、坚定的追随者,即“坚定实修的”、“为大法名誉,直言上书的”、“为不负责任的报导(道)不平的”。对于其它类别李洪志就进行打压。

    李洪志在“经文”中说,有的练习者“不向内修,搞分裂的”、“传播小道不实消息的”、“认为出现了什么社会动向的”,“有比这更严重的破坏大法吗?”“更有甚者,带着魔性造谣生事,惟恐不乱”。这就活脱脱表现出,只要是“同修”,对他这个“师父”本人以及布置的任务只能唯命是从愚蠢跟随,否则就要被那些骟动起来的信徒们群起而攻之,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严重破坏大法”。

    12、来自邪教外的批评被当作邪教正确的证据。

    从下面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这位“大法修炼者”把小伙子批评法轮功的言辞与生病造成“上吐下泻”做了必然联系,并认为由此证明了法轮功的正确,甚至是报应(因为说了法轮功的坏话,所以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生病)。

    例:有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突然指名道姓的说起师父来了,又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天安门自焚”等等。……第二天清早,我们下楼去吃饭,在楼下碰到那个小伙子,他对我说:他上吐下泻,折腾了一宿,一点觉也没睡,早饭也不想吃了,他爸爸正找车准备送他到附近医院去输液呢。我体会到大法是慈悲的,同时也是威严的。(摘自明慧网《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13、邪教总感觉自己被敌对势力包围,外部的人都在对自己施展阴谋。

    痴迷者一旦进入邪教精神控制的魔圈,按照他们的思维,周围的“凡人”岂不就是对他们的不支持、捣乱?

    例:1999年12月23日,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营林处干部、39岁的“法轮功”练习者邹刚持刀将处长吕庆生砍死,将处里的周亚洁等3名同事砍成重伤。据邹刚交待,他自1995年8月开始练习“法轮功”,1998年11月以来产生幻觉,经常听到李洪志对他说“你们单位的吕庆生和周亚洁是你的克星,只有杀死他们,你才能解脱。”于是邹刚于12月22日在市场买了一把菜刀,于23日行凶杀人。(摘自人民网《保护人权必须清除邪教》2000年7月9日)

    14、邪教只认识两种人: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敌人,谁不是我们的支持者,谁就是我们的反对者。

    下面这个例子取自明慧网,是法轮功宣扬的好“同修”的心得。当然也能完全看出来这位“同修”是多么愚忠于法轮功。

    例:有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突然指名道姓的说起师父来了,又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天安门自焚”等等。……我心一惊。……他说起来没完,我看也太不象话了,我说:“法轮功把你家孩子扔井里了?你咋这么恨法轮功呀,你跟法轮功有什么仇呀?你不要人云亦云,电视怎么讲,你就怎么说。电视把你卖了,你还帮着数钱呢。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比你更了解法轮功。小伙子别瞎说,小心点儿呀。”(摘自明慧网《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显然这位小伙子不是法轮功的支持者。因此,按照法轮功的逻辑,作为反对者,就要受到数落和恐吓。

    15、世界面临着大灾难,只有邪教自己知道,如何让这世界或自己的信徒得救。

    由下面李洪志说的“经文”可以完全反映出李洪志是如何宣扬“末世论”的。否定现代科学,宣称政府无能,其最终目的是要把他自己打扮成整个人类的“救世主”,只有他能拯救人类。

    例:李洪志说:“你返回到原来人类社会这个境界当中,不用太高,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很可怕!”他说:“人都是从宇宙各个空间掉下来的。因为他不符合那一层宇宙的法的要求的时候,那么他只能往下掉。直至掉到常人这个状态来了。返不回去的,就只有继续轮回直到业大销毁。所以地球就有多次劫难。……宇宙中不好的人往下掉,掉到宇宙的中心——地球。地球就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我是第一次真正把修炼的东西留给人,这是从来没有的,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没做过的事,给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

    16、邪教内部的人是精英,外部的人都在走邪路,充其量是传教的争取对象。

    下面这个例子再次证实了法轮功把修练者拉出真实世界的精神控制效果。

    例1:师尊早就多次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自己感觉好象都做了。我仅举一例:每天都到早市买菜找机会讲真相。有时就遇上了熟人,同学,同事,邻居。一般来说,我都不放过,都能积极主动向他们讲真相。(摘自明慧网《师尊经文点醒了我》,说明:例中提到的“三件事”是指“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

    17、邪教可以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不择手段。

    法轮功苟存到今天,可谓在宣扬其歪理邪说上花尽了心思,用尽了办法,哪管什么合法不合法。例子多得枚不胜数,下面就举电视插播和骚扰电话两个方面来说明。

    2002年9月8日以来,“法轮功”邪教组织再次以非法电视信号攻击和破坏我国广播电视设施,严重干扰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以及部分省级电视台的节目转播,致使边远农村、山区和电视教育节目的观众不能正常收看节目。(选自搜狐网《“法轮功”邪教组织再次攻击鑫诺卫星》2002年9月26日)

    自2002年年初以来,“法轮功”邪教组织通过在境外使用IP电话拨号、群发的方式,向国内的电话用户拨打电话、强行播放非法录音,非常恶劣地扰乱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反感和愤怒。(摘自新华社《上海破获一被"法轮功"利用非法经营IP业务案》2003年7月22日)

    18、邪教内部通过特别的标志或行为规则与其他人隔离开来,比如通过自己的语言、特定的服装、饮食、对日常生活的控制和对私人关系的干涉。

    例1:在1999年的一次座谈会上,原“法轮功”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辅导站站长张胜捷,披露了“法轮功”内部严密的组织结构。张胜捷介绍,他就是李洪志1994年来哈“讲法”期间亲自任命的哈尔滨市“法轮功”总站站长。总站下设8个分站,分站又设了许多辅导站,辅导站辐射到街道、村、屯的练功点。北京的研究会一旦有什么通知,通过电话一级级很快就会传下去。上一级的辅导站对下一级的“班子”有任免权。张胜捷说,他由于在去年冬天围攻哈尔滨日报社的事件中“组织不力”,多次受到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和长春总站的批评。(摘自《人民日报》1999年08月07日第2版)

    例2:这是一位原痴迷法轮功大学生的自述:“李洪志对外称法轮功没有组织,可实际上法轮功组织严密,有完备的组织制度,李洪志还制定了《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法轮大法弟子传功传法规定》等,‘法轮大法研究会’还有明确的内部分工。法轮功如果没有严密的组织,是很难组织起全国数百万追随者的。”(摘自扬清网《我认识到了“法轮功”的六大邪教特征——一位大学生的自述》)

    19、邪教促使你与到目前为止的社会关系隔离,原因是这些社会关系影响你的进步。

    下面这个例子是一位知识分子认识到法轮功是邪教以后的一段痛苦往事追忆。

    原法轮功练习者李义翔在自述中这样说道:我把老师、同学看成是“常人”,平时我就只愿与功友来往而不愿同“常人”多打交道,何况是情绪对立的现在。按照“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他们来开展帮教活动,是受“魔”的驱使干扰我的修炼,所以我根本就同他们坐不到一起。同时,我早就相信了李洪志在《熔于法中》等经文里所说的,人们日常生活中听到的、看到的“法轮功”以外的东西都不是好的,这些东西会影响修炼。为了不被“毒害”,平时我就尽量不看报纸、电视等。现在我不断受到“法轮功”在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的引导,网上说全国各地揭露李洪志的材料都是伪造的;说政府对“法轮功”的处理是“魔”控制“常人”在破坏大法;说电视、报纸在“魔”控制下“充满了业力”,练功的人是不能接触的,听了、看了会产生“思想业力”等等。(摘自《中国青年报》2000年1月5日)

    好在李义翔已经摆脱了法轮功的桎梏,否则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20、邪教促使你把自己的信息来源局限于邪教自己的意识形态(不看新闻,不读报纸,不读文学作品,只读邪教内部的读物)

    下面这个例子来自明慧网高调宣扬的“同修”心得。读后让人十分震惊,连生命是谁给的都会认识错误,这也不得不让我们警惕和佩服邪教的能量。

    例:我家住在贫困山区,生活困难,亲戚总想要帮助我,希望全家搬到城市里去。我说:“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有健康的身体,也是大法给的,在大法需要我的时候,我得先做好该做的事。”(摘自明慧网《清除干扰在修炼中提高》)

    21、邪教给你安排任务,要求你参加活动,占用你几乎所有的时间(比如卖书刊、参加学习班、参加活动、祈祷、打坐、共同读书、拉新人入教)。

    这也就是说,一旦对邪教痴迷而拔不出来,剩下的就只是任教主摆布了。下面这两个例子就是被法轮功认为是好“同修”的心得体会,它也正是邪教特性的鲜活体现。

    例1: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自己充份利用时间和机会先向单位同事讲真相,发资料。(摘自明慧网《慈悲的师恩呵护着我修炼中的每一步》)

    例2:我体会到:一、要坚定地信师信法。信师信法就得做到诚心诚意的学法,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再忙也要学好法。经常要做到心里装着法,身不离开法,每思每念都在法理上。这样才能对师对法有坚定的信念,旧势力才无可乘之机。二、对三件事情要尽心尽力地去做,不能马马虎虎,三心二意的应付。要多救众生,抓紧最后的机遇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三、要放下所有的执著心走好最后的修炼路。要做到这一点要时时处处用大法衡量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使所做的事情都在法理上,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地。(摘自明慧网《重生》,说明:例中提到的“三件事”是指“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

    22、你很少一个人单独活动,总是有邪教的人来接你,或许你还被要求到邪教的集体住处去住宿,对你的个人生活的控制被称为是对你坚持走唯一正路的支持。

    例:年仅35岁的青年妇女魏志华,因痴迷“法轮功”精神受到严重摧残,当她看到自己的亲人受“法轮功”所害不幸身亡后,发出了“不再做李洪志弟子”的呼喊。包括魏志华的丈夫在内的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荒谬地认为她是破坏“大法”的“魔”。根据李洪志“经文”的“旨意”,为了“除魔”,与魏志华朝夕相处的丈夫,与她所谓“志同道合”的“功友”,竟惨无人道地将她捆绑并捂住口鼻,最终导致魏志华窒息死亡。(节选自金羊网《一起残酷的“法轮功”邪教杀人案件被查清》2001年9月19日)

    可恶的是,这个杀了妻子的丈夫连同他那些“同修”,后来还认为是在帮魏志华“除魔”。这样的邪教带给我们的除了恐怖还有什么?

    23、邪教也为你做通常由每个人自己做的决定。

    一位转化后的“法轮功”痴迷者在他的悔过书中写道: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法轮功”痴迷的现象,根源在于邪教的思维方式。在“法轮功”邪教思维中,一切现象与问题都可以通过邪教的思维而得以解释。例如:病是业力的反应,有病就是在消业,人世间的父母并不是真正的父母,不孝敬父母、虐待子女的现象都可以用业力轮报来解释,甚至练功人杀人也成了度人。(摘自千龙网《心理咨询和抵制邪教》)

    24、邪教公开或暗示性地要求你严格服从,甚至要求你放弃自我,因为这是取得进步或得救的唯一途径。

    许多法轮功“同修”就是在李洪志的指示下“兢兢业业”地做着他所布置的任务。

    例:写我的一点经历,是想见证伟大的师父对弟子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让我们记住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洪大师恩,抓紧时间更努力的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摘自明慧网《慈悲的师恩呵护着我修炼中的每一步》)

    25、如果你对邪教产生怀疑,不会有人关心你怀疑的原因,更多的是,你将会听到某些现成的解释:这套体系本身没错,只是你还没到时候。如果你没能取得进步,那么原因只在你自己,因为你信得不够,读得不够,理解得不够,祈祷不够,打坐不够或者是上课上得不够等等。

    原北京“法轮功”总站副站长刘淑文如是说:“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李洪志讲授的内容不可理解,有些甚至听起来很玄乎。一次听课时,台上的李洪志问台下:‘开了天目’的请举手。我看了看周围,果然有些人举起了手。事后,我悄悄问旁边举手的人,真的看见了什么吗?他们说,看见了。我又问,看见了什么?他们又都茫然地摇摇头。我当时的确有些怀疑。后来,我又听了李洪志的几次课,一次又一次的歪理邪说的灌输,使我迷迷糊糊地觉得,理解不了的事就是因为你还没有“修”到那个层次。从此以后,对‘法轮功’理解不了的东西再也不去想了。”

    刘淑文后来痛心疾首地说:“我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蒙骗了那么多年,围攻电视台、围攻中南海,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有许多内幕,我真的是让人当枪使了。”(摘自《人民日报》1999年08月06日第1版)

    26、有时候你会觉得这个邪教可怕,觉得自己受到了压力,可是你很快就排除这种念头,并且尽力使自己更加靠近这个邪教。

    一名“法轮功”痴迷者在转化后说道,“他(李洪志)要求凡事都要用‘法轮大法’去衡量,从而导致在其中时没有自己理性的思维,没有自我,完全成了一个被操纵的机器人,所以有的学员醒来后,就有一种感觉,好象从梦中醒来了一样,对此我也深有体会,犹如做了一场梦。”在“法轮功”教主的精神控制下,信徒不但要接受自己的微不足道,而且还要最大限度地贬抑自己,承认自己是“宇宙的垃圾”;要完全放弃个人意志,彻底听李洪志的话,并消灭个人自我,去除执著心,惟有如此才有“圆满”的机会。(摘自千龙网《心理咨询和抵制邪教》)

    由于篇幅和资料所限,每一条邪教特性不可能举例穷尽,有些众所周知的法轮功例子也没再重复使用。实际上,法轮功的每一个事例都能够完全体现邪教的特点与共性。为了能够更加明确地说明问题,笔者在举例对比中采用的例子,在其相应的邪教特性上显得更为突出。

    这样的对比完全能够说明,法轮功不仅被我国定为邪教,以其表现,也当属其它国家定义的邪教范畴。同时,也带来一个问题,既然符合其它国家邪教定义的范畴,为什么没有被这些国家明确定性为邪教乃至取缔?笔者以为,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上层组织成员现大多居住在海外,但其主攻目标还是国内,许多骨干也不是法轮功邪教的痴迷者,只是把其当作一股反华反共的政治势力来对待,也就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这些法轮功的骨干,由于背叛祖国、长期寄居海外,他们首先要解决的是自身的生存问题。因此,他们也不会随便拿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教义”在国外误打误撞害了自己,也正是基于生存的需要,他们现在才彻头彻尾地蜕变为西方以及台湾等反华反共势力的政治工具。基于语言、文化、习俗的不同,法轮功也很难将其本身就逻辑混乱、东拼西凑、胡言乱语的教义授予西方人。当然,也不排除一些西方人因对神秘东方文化的好奇和探究,一时被法轮功的一些表象所迷惑。据有关报道:“法轮功”虽然也已经开始渗透法国,但至今没有太大的发展。据法国情报总署估计,信奉“法轮功”的人在法国可能也就200至600人。这个道理就如同美国邪教“大卫教派”、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在国内几乎没有追随者一样。尤其是他们不但没有危害到所在国家的根本利益,反而还成为了某些国家的某些势力的得力助手,当然也就不在这些国家的取缔之列。

    今天看来,法轮功在海外造势、表演的内容、形式五花八门,有酷刑表演、歌舞晚会、艺术比赛、法庭诉讼、图片展览等等,似乎比起过去要温柔许多。更有人认为,法轮功不就是听着音乐练练功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我们应当清楚地看到,这些表象都是围绕李洪志当前布置的“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三件事而进行的。其之所以能够继续让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执迷不悟,依然如此虔诚地听“师父”李洪志的话,靠的就是教首李洪志炮制的《转法轮》以及持续不断发表的新“经文”为核心的一套歪理邪说,而这正是任何邪教都具有的核心所在。精神控制、改变正常人的思维、一切唯教主是从等邪教特点依然清晰地存在。但凡仍然坚信李洪志法轮功所说的话“句句是真、句句是法”,那就终究摆脱不了法轮功的精神桎梏,今天他可以让你不顾一切地做“三件事”,明天就可以让你脱离“肉身”去往“天国园容”,从此一命呜呼,法轮功要做到“毁”人不倦也就变得轻而易举。

    希望那些仍然痴迷于法轮功的“同修”们,看到邪教反人类、反社会本质,为一个个鲜活的例子所警示,能够幡然醒悟,回到正常人的生活轨迹。同时也应认识到,邪教这颗毒瘤必须予以清除。唯如此,人类社会才能健康地向前发展。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