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太空开拓,是人类最大胆的一次创业
2016年07月12日
来源: 财经综合报道
【字号: 】【打印

  美国宇航局从飞行器勘测到的图像发现,火星上存在盐水流动的迹象,科学家进一步认为火星上至少在夏季会出现流动的盐水溪。而这种液态水痕迹的存在,证明了火星依然处于地质活跃期,孕育简单有机物的可能性也变得更强。

  此前,美国宇航局计划在 2030年 把人类带到火星上。液态水的发现无疑能给这个计划打上一针鸡血。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刘慈欣以前写过的一篇文章,叫《一个和十万个地球》。他在里面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大意是:

  经济和技术的原因使太空事业在近年来陷入衰落,与此同时人类全力投入到环境保护的项目中。这两件事解决的都是人类数量增长超过地球总资源极限的问题。但其实要达到人类现有的环境保护的目标,所需的技术和经济力量比起大规模行星际航行要难的多(四十多年前登月飞船上的导航和控制计算机,其功能只相当于现在 iPhone 4 的千分之一)。而人类现在对环保的投入与对太空开发的投入相比,大的不成比例。人类放弃了太空中的十万个地球,选择了在这一个地球上生存下去。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在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后仅三年多,第一名宇航员就进入太空,其后仅七年多,人类就登上了月球。当时,人们被远大的目标所激奋,认为再有十年左右人类将登上火星。但是很快,阿波罗登月因资金中断取消了剩下的飞行,尔后太空发展速度越来越缓慢。太空事业也从开拓的性质更多的转移到了经济效益的照顾上。

  仔细想下,太空开拓这件事,几乎拥有 “创业” 所有的内涵,它们都是:忘记现有的,转去创造更新的,把目光更多的放在更远的未来上。而且,在解决需求的同时,同样带有情怀和理想的色彩,在各种冰冷残酷的现实面前,同样需要勇气和信念——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都需要风险资金的支持。

  火星上的探索是这样一次大胆的创业,但人们其实还有其他更疯狂的想法和计划还没有被真正的提上日程。

  比如,早在之前就诞生了的豪气冲天的猎户座计划:用不断爆炸的原子弹驱动飞船,一次将几十名宇航员送上外行星;

  再比如,金星上的天空之城计划,更严肃的说法是高海拔金星行动计划,英文简称 “HAVOC”。这个构想是这样:金星表面有 90 倍于地球的气压,将近 5 倍于水沸点的表面温度,高达 97% 的二氧化碳含量和高腐蚀性酸雨。但在距离地表 50 公里外的表面上空,温度、重力、空气都在人类可以接受的范围中。如果能利用大量气球在金星表面上空 50 公里处形成一座天空之城,人们就有可能在金星上栖息。

  而这些项目最终搁浅的原因其实都很简单。当我们把太空开拓这件事当做全人类最重要的一个创业项目来看的时候,现在这个项目最缺的,并不是人们固有印象中感觉最重要的 “技术和人才”。太空开拓最缺的是,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一次风险投资。

  大航海时代的开始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哥伦布的航行在当时得到了西班牙伊莎贝拉一世女王的支持,女王自己也难以供起这个船队,据说她把自己的首饰都典当了,然后供给哥伦布远航。现在的事实证明,这是最明智的一笔风险投资,以至于有人说世界历史是从 1500年 开始的,因为到那个时候人们才知道整个世界的全貌。

  现在,人类正处在第二次大航海时代的前夜。我们现在甚至比哥伦布要有利得多,因为哥伦布看不见他要找的新大陆,他在大西洋上航行了几天之后还没有见到陆地,这个时候他的内心肯定是充满了犹豫彷徨。而我们要探测的新世界抬头就能看到,但是现在没有人来出这笔钱。

  在四十多年前的黄金时代里,因为美苏冷战的政治原因,太空开拓曾经有过加速的阶段。美国和苏联出于对彼此的忌惮,给了这项事业早期发展时最重要的一笔 “种子轮投资”。借着这笔融资,太空开拓事业顺势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在那之后,却迟迟没能拿到下一轮天使。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因为失去了政治动力以及经济效益上的考虑,各个国家相对而言只投入了很小一部分力量在支持太空开拓事业。这终究是一件太大的事情,它的投资回报周期太长,而启动项目的成本太高。国家机构和政治形态又决定了,在面对这么一件大工程时,一个国家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全部贡献出来的。所以,即使知道这个项目潜力无限、日后估值将会骤增甚至 IPO,在前期的基础没有多少突破前,在这个项目还太早期时,没有人会真正考虑完全接盘。

  因此,目前人们倾向于的做法是,只投入一小部分精力去延续这项事业的发展:不至于完全放弃,但也很难有真正的突破。当大多数国家都选择这样做时,太空开拓事业整体上的发展速度也就趋于缓慢。

  这很像一个大公司在做新产品时的弊端。当面前出现那些有潜力去开拓另一个时代的新兴技术时,传统巨兽通常都无法抓住。新技术的出现伴随着许多新机会,但大公司因为传统组织架构的原因,他们倾向于选择买下新技术,而不是依托技术去重构另一番新业务。缺少重构的意识和决心,最终使他们错过了另一波技术浪潮。太空开拓无疑会是这样一波新浪潮。它将会重构人类发展史上的许多业务。假设宇宙中有另一颗空荡荡的地球摆在人类面前,这颗全新的地球上一切基础设施都不存在,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重新开始。人们需要重新踏入地球上最开始时的那段蛮荒时代——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人们会带着几百万年积累下来的智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5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