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文史原创】鲁达见义勇为后为何逃亡
2017年06月1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前往开封的逃亡路上,鲁达又碰见了老熟人——他解救出来的金翠莲父女。正是为解救遭遇逼债的她们父女俩,时任驻扎在甘肃平凉地区的陕甘集团军少尉排长的鲁达,失手打死了当地最大的“黑社会”头子郑屠户,从而踏上逃亡之路,使得鲁达从见义勇为的军官一念之间成为逃犯。

    其实,在我国宋代的法律制度中,像见义勇为这样的特殊案件,最终的审判量刑由最高司法机关决定,一切还是个未知数。但文化程度不高、每天只知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熊孩子”鲁达,出于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在打死郑屠户后,再没有回部队,径直逃亡了。这一逃,成为其最后加入当时最大的“黑社会”集团——梁山集团的开端。

    仗义疏财 义救落难父女

    在施耐庵的《水浒传》里,位居当时最大的“黑社会”集团——梁山集团第十三位的花和尚鲁智深,是这个集团里为数不多的真正的好人之一。作为土生土长的关西人,即现在的平凉人,他的出场身份是陕甘集团军的少尉排长,却以仗义疏财的侠客形象亮相。

    徽宗年间的一天,史进和李忠从陕西华阴来平凉,结识了鲁达,他们义气相投,很快成为好朋友。鲁达请他们去街上的潘家酒馆豪华包厢喝酒。不料,隔壁包厢传出的女人悲伤的哭啼声,骚扰了三人的雅兴,作为东道主又是军官的鲁达,自然让服务员叫来啼哭之人问个明白。

    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隔壁哭啼的女人金翠莲,是和父母从开封来平凉走亲戚,但亲戚已经搬到南京去了,母亲又在客栈染病身亡,父女二人只能流落街头。当地的“黑社会”头子——号称“镇关西”的郑屠户看上了金翠莲的姿色,便找了一个媒婆强迫提亲,打了个3000贯、相当于现在150万元人民币的彩礼白条,骗金翠莲父女立下卖身契,纳为小妾。金秀莲过门不到三个月,郑屠户就玩腻了。他便和大老婆合谋把金翠莲赶出家门,软禁在东门里鲁家宾馆,让打手天天追讨3000贯彩礼钱。金家父女无可奈何,只好在酒馆里卖唱还债。由于近期生意不好,赚不够每天的还债钱,担心郑屠户来收账时,当着父亲的面和打手一起羞辱她,金翠莲便成天以泪洗面。

    鲁达听后义愤填膺,立即要去找郑屠户替金家父女讨个公道,被史进和李忠劝下。3人便凑了15两银子交给金家父女,让他们回宾馆结清房费,收拾好行李,等着他护送他们安全离开平凉,回开封去。

    见义勇为 失手打死“黑老大”郑屠户

    第二天天蒙蒙亮,鲁达和史进李忠便来到东门里鲁家宾馆,找到了金家父女,要护送他们出平凉。不料,宾馆的男服务员是郑屠户的打手,拦住他们不让出门,理由是金家父女欠他们“老大”的彩礼钱还没还清。鲁达说这账算在他头上,让金家父女离开,服务员不但不答应,还咋呼了他。作为少尉排长鲁达,觉得在朋友面前很没面子,不但把服务员打了几个耳光,而且还说要去教训一下这个“黑老大”郑屠户。

    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鲁达就是这样做的,其人虽然生得粗糙,但心却很细。他把郑屠户的打手打跑后,让金家父女赶紧离开宾馆回开封,担心这些打手半路拦截,自己拿了一条凳子,在宾馆门口整整坐了四个小时,估计他们走远后才离开宾馆,直奔状元桥肉菜市场去教训郑屠户。

    鲁达虽然没有多少文化知识,但跟着司令员种师道父子学了不少谋略,也懂得寻衅滋事和正当防卫的区别。

    他来到郑屠户的肉铺子,以司令员派他来买肉为名,开始挑逗这个“黑老大”。毕竟是部队军官,郑屠户一开始毕恭毕敬地听鲁达的吩咐,按照他的要求亲自切肉。被鲁达折腾的连中午饭都没吃,但还是没有满足人家的要求,又看见远处站着不敢过来的受伤的手下,郑屠户心想肯定是金家父女那里出事了,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从肉案上拿了一把剔骨刀,直奔鲁达。鲁达看到郑屠户中计,便跨步跑到街道中心。

    这时,围观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由于惹不起“黑老大”郑屠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提刀追杀这个少尉军官,不敢上前劝架。鲁达等郑屠户挥刀先砍了几次后,便出手进攻。作为军官,鲁达身手还是很利索,一个擒拿便将郑屠户撂翻在地,紧接着连打三拳,郑屠户已经一动不动了,脸色也变了。

    鲁达心想只是教训一下,谁知道这位恶贯平凉的“黑老大” 这么不经打,才打了三拳就一命呜呼了。

    害怕坐牢 少尉排长亡命天涯

    鲁达发现郑屠户死后,便起身大步离开,一边走,一边回头喊道:“你这小子还装死,回头我再找你算账”。回到家里,鲁达心想,虽然是失手打死郑屠户,但肯定要吃官司,要坐牢,而且坐牢了又没人送饭,还不如趁早逃跑,便拿了一些衣服,抄近路一溜烟跑出平凉城,超开封方向走去。路上又遇上了金家父女,便一同前往开封。最后在金翠莲丈夫赵员外的推荐下,鲁达在五台山皈依佛门,隐姓埋名,成为其加入梁山集团的开端。

    这真是应验了“没文化真可怕”:鲁达作为当时精锐部队陕甘集团军的少尉排长,竟然没有真正地理解总公司的司法制度。

    我国封建社会的司法制度发展到大宋时期,不但成熟完备,而且已经发育出“疑罪从无”和审、判分离的司法思想。大老板为了笼络人心、缓和阶级矛盾,最大程度地贯彻儒家“仁政,止杀思想”,继承并完善了唐、五代以来把死刑用“脊仗后刺配充军”的方式替代。同时,为防止冤假错案,实行连署会审制度,如果审判有错误,审判法官还要负连坐责任。更为重要的是,在死刑的审判过程中,如果认为某案有“法重情轻,情重法轻,事有可疑,理有可悯”等特殊案件时,地方政府要上报给最高法院审判,最终由司法部量刑。

    所以,如果鲁少尉能够深入学习理解当时的司法制度,像打死“黑老大”郑屠户这样的案件,等于是为民除害,属于见义勇为的特殊案件,最终的审判量刑由公司最高执法机构执行,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出于对法律的敬畏和坐牢没人送饭的担忧,一个优秀的步兵指挥官从此沦为逃犯,最终加入了梁山集团。他虽然反对“老大”宋江接受大宋公司招安的主张,但后来还是跟随他远赴江浙作战,并亲手抓获方腊。班师回京途中,这个“黑社会”的好人花和尚,在美丽的钱塘江畔坐化圆寂!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67601